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328章 戴罪立功
    汪忠民两个黑西装的男人,一直架进楼内,顺着楼梯,来到二楼右侧的第二个房间门外。

    “当当当……”

    一个西装男人轻轻敲了两下门,紧跟着里面响起一个中年男人平和的声音,“请进。”

    西装男人将门拧开,只见里面摆着一张长桌,长桌后一共坐着五个人。居中的中年男人,能有四十多岁,在他两侧的四个人,差不多也都有三十岁。

    在长桌之前,有一把单独的椅子,除此再无其他。

    这里的光线很暗,但有一个特别亮的照灯,专门照向椅子的位置。

    “汪忠民已经带到。”一个西装男进门后,先行说道。

    居中的中年男人点了点头,伸手指了指前面的那把椅子。

    两个西装男立刻会意,将汪忠民压到椅子前,旋即将人按到椅子上坐下。

    汪忠民的手上,早就被铐上了手铐,他坐下之后,看着对面的中年人,率先开口说道:“你们是什么人,凭什么把我带到这里来?”

    “凭什么……那我先自报家门……”中年男人正色地说道:“我说镇海市廉政督察局副局长褚臻焕……这是我的证件……”

    没错,中年人正是褚臻焕。他掏出证件,递给坐在最外侧的汉子。

    汉子拿着证件,走到汪忠民的面前,用极为严肃的口气说道:“自己看看吧,我们有没有资格请你来!”

    汪忠民一看到廉政督察局的证件,心里登时打了个突,他干笑一声,说道:“原来是廉政督察局的褚局长……不知道,找我有什么事……”

    汉子拿着褚臻焕的证件走回去,还给褚臻焕。褚臻焕面带微笑,冲着汪忠民说道:“有什么事……难道你自己不清楚么,男扮女装,这是想要跑路吧……”

    “我……我就是有穿……女人衣服的爱好……而已……”汪忠民结结巴巴地说道。

    “哈哈哈哈……”褚臻焕忍不住笑了起来,说道:“汪厂长原来还有这样的爱好……那不知道,繁花酒店的那桩命案,你要怎么解释……”

    “我……”汪忠民实在没有想到,廉政督察局的消息竟然这么灵通,连这事都知道了。当然,他也明白,人家都能在永和小区把他给抓到,怕是早就对他进行定位跟踪了,就差证据确凿之时,将他给拿下。

    汪忠民无奈一笑,说道:“我若不杀她,她就会杀我……我这也是正当防卫……”

    “她为什么要杀你?难道是为了灭口?”褚臻焕盯着汪忠民,正色地说道。

    “是的。”汪忠民点头。

    “你都知道什么,会让人要杀你灭口?”褚臻焕问道。

    “这个……”汪忠民低下头,慢吞吞地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什么……应该是他们太过小心……”

    “你这话骗谁呢?若是你不知道一些重要的事情,谁又会杀你灭口!我劝你还是如实交代,否则的话,单就是一桩杀人命案,也够你死刑的了!”坐在褚臻焕左边的汉子,见汪忠民还敢狡辩,登时就火了,他指着汪忠民怒声说道。

    汪忠民这次低着头,一声不吭。

    “你……”见汪忠民不说话,汉子又要大吼大叫。

    不过,不等他的话说出口,褚臻焕就转头看向他,平和地说道:“周刚……”

    汉子立时闭嘴,不再出声。

    褚臻焕又看向汪忠民,仍然语气平和地说道:“这桩案子,在正常情况下,你难逃一死。但是,如果你能够配合我们廉政督察局进行调查取证,有立功表现的话,我会向法官求情,为你减刑。另外,你杀死那个女人的案件,如果对方确实要杀你灭口的话,我可以帮你向法官申诉,将此案定义为防卫过当。你怎么看?”

    “褚局长,我愿意协助廉政督察局进行调查取证。”汪忠民见褚臻焕提出这样的条件,略一思量,就这般说道。

    褚臻焕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这才对么……那现在,你先说说,等你说完之后,有什么需要问的,我会再问你……”

    “这个……从何说起呢……”汪忠民的脸上,露出沉思之状。

    褚臻焕说道:“我看过你的履历,你是江北农业大学毕业,毕业后在镇南区环保局工作,后来又去了镇南区林业局。在林业局工作一年,调到了镇南区林场工作。当时,你二十七岁,先前的五年,你在林场似乎碌碌无为,可接下来的两年中,你平步青云,在三十四岁就坐上了林场副厂长的位置,转年升为厂长。虽然以你的学历,想要坐上这个位置,应该也不难。可是……你接连被破格提拔,其中难免有什么问题吧……就从你到林场之后说起吧……”

    “我在林场工作的前五年,确实是碌碌无为,直到有一天,我发现了一棵树不对劲……这彻底改变了我的命运……”汪忠民说道。

    “哦?”褚臻焕好奇起来,“这话怎么说?一棵树怎么改变你的命运呢?”

    “林场内种植的树木很多,一般来说,没有人能够从树木的表层看出,树内是不是空心的。而我却意外的发现,有一棵原本是实心的树,在几天后,竟然变成了空心的。周边好像还有被挖掘过的痕迹。于是,我就将这件事汇报给我们当时的厂长朱清……”汪忠民说道。

    “那他是怎么说的?”褚臻焕问道。

    “他说没我的事儿,让我不要去管……我当时并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是告诉他,这种空心的树,如果移栽的话,存活的概率是很低的……大体上,不会活过十天……”汪忠民说话的速度很慢,“果然不出我所料,在一周后,那棵空心的树死掉了……甚至不仅仅是一棵,林场里一共塌掉了四棵空心树……朱清找到了我,问我有没有办法,能够让移栽的空心树不会死掉……可这种事哪有那么容易,但为了表现,我还是说,有八成的可能做到……”

    “之后呢?”褚臻焕又问道。

    “之后,朱清不知道又从哪里弄来了四棵大小差不多的空心树,让我给移栽上去。移栽树木看起来容易,想要做到却不是那么容易了。我将四棵树木移栽妥当,并且全部存活。但没过多久,就来了几个道士,让人将这四棵树给挖出来了。当他们看到,树是空心的之时,显得十分失望。”汪忠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