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326章 拉链
    偌大的盒子里装着的晚礼长裙,一看就知道极为华贵,价格必然不菲。

    骆晨心中欢喜,张禹大老远的去英吉利,竟然还没忘记给她买礼物。

    从英吉利买回来的东西,都放在沙发这里,不难看出,张禹回来之后,一听说她出了事,就马上着手营救,应该是连家都没回。要不然的话,这些东西怎么会还放在这里。

    饶是如此,骆晨还是故意白了张禹一眼,说道:“这衣服只有大场合才能穿,是出席宴会用的。我什么时候能有机会穿,都不知道呢……”

    “只要想穿,什么时候不能穿。姐姐你穿上这个,一定特别的漂亮。”张禹笑嘻嘻地说道:“要不然,现在就穿上试试……我看洋鬼子女人穿这个可漂亮了……你穿上之后,肯定比她们还漂亮……”

    “你这家伙,现在还学会给人灌**汤了……”骆晨美滋滋地说道:“那我就试试,要是不好看的话,可不饶你……”

    “放心,肯定好看……”张禹面带微笑,不住地点头说道。

    骆晨四下张望,看样子,真是想找个地方,把新衣服给换上。

    张禹指向里面的休息室,说道:“到那换。”

    骆晨也不客气,径直走到休息室的门口,不过拉开房门后,却故意斜了张禹一眼,故意用警告的语气说道:“不许偷看。”

    “我是那样的人么……”张禹无辜地说道。

    “干不干那样的事儿,跟是不是那样的人,好像没有直接的关系。”骆晨满是认真地来了一句,随后进到休息室,反手将门给关上。

    张禹在沙发上坐着等待,女人穿衣服的速度,确实比较慢。等了大概能有十分钟,张禹突然听到,休息室内响起骆晨的声音,“张禹……张禹……过来帮帮忙……”

    听到她的喊声,张禹赶紧来到休息室门外,“骆晨姐,怎么了。”

    “拉链卡住了,你进来帮帮忙。”骆晨在里面说道。

    张禹打开房门,只见骆晨弯着腰站在床边,一只手拉着裙子的后领,一只手拉着后面的拉链。那姿势,看起来要多别扭就有多别扭。

    这种裙子,根本就不是一个人穿的,起码需要一个人帮忙。

    “骆晨姐,我来帮你。”张禹两步来到骆晨的身后,从骆晨的手里接过她捏着的拉链。

    距离一近,张禹不难看到,骆晨脑门子上和脖颈上都见了汗,看来这半天,光忙乎着拉拉链了。

    长裙是连衣套上去的,而且露出肩膀,从后面把拉链拉上去,最是麻烦。拉链现在已经拉到后心的位置,但由于和里面的衬子卡到了一处,成了拉不上去,又拽不下来。

    “拉链夹住了,我先帮你给拉下来,然后再拉上去。”张禹说道。

    “嗯。”骆晨应了一声,说道:“这个拉链也太长了,简直是考验我胳膊的长度……”

    “这个茬,让我给忘了,以后我来帮骆晨姐拉拉链。”张禹笑呵呵地说道。

    “这还差不多……”骆晨满意地说道。

    张禹向下拉动拉链,无奈之前骆晨塞进去的衬子实在是太多了,现在想要一下子就给拉下来,哪里有那么的容易。这种精细活,需要一点一点的来,可是张禹压根就干不了这种绣花似的活。

    他连续拉了几下,也没有将拉链给拉下来,这一着急,干脆向下一用力。

    “嗤”地一声,拉链一下子就被张禹给扯了下来。

    说句实在话,这衣服拉链的质量,可是相当好的,能被直接给扯掉,不难看出张禹的手劲有够大。

    拉链这一掉,骆晨身上穿着的礼服长裙,登时就从身上滑了下来。

    她这衣服,也没有袖子,只是到腋下。骆晨也没有准备,礼服滑落的太快,简直叫人猝不及防。

    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身上只剩下自己穿着的白色文胸和白色的小裤裤。

    “呀……”

    骆晨忍不住惊呼一声,双手下意识的护到身前。不过,她就是被冲着张禹,前面到底是何风光,张禹根本看不到。

    当然,张禹也意识到,自己惹了祸。他连忙蹲下,将骆晨的长裙从地上拉了起来,遮到她的身上,嘴里也是忙不迭的说道:“一不小心……把拉链给……拉掉了……没想到,这外国货……也这么不结实……”

    骆晨在双手护胸之后,小心肝不住地乱跳。现在,衣服勉强算是贴到身上,她倒是松了口气。但随即意识到,自己的身子,对于张禹来说,好像也没什么秘密可言。上次在黄金海岸,两个人可是几番激战呢。

    听到张禹的声音结结巴巴,骆晨不禁觉得有趣,她故意扭过头来,说道:“这种衣服的拉链,怎么可能不结实,我看你就是故意的吧。”

    “我真不是故意的,刚开始我拉了好几下,可就是拉不下来……后来我一着急,用力大了点,没想到就给拉下来了……”张禹委屈地解释。

    “这可是你送给我的新衣服,结果一次也没穿,就变成这样了……你说,这该怎么办……”骆晨撅起小嘴说道。

    “那我再给你买一件。”张禹连忙说道。

    “可是我现在想穿,本来想看看,漂不漂亮的……现在却穿不成了……”骆晨故作委屈地说道。

    “这个……我那个别针,先帮你别上…...”张禹舔着脸说道。

    “呸!那万一掉下来怎么办……”骆晨觉得扭着头跟张禹说话不方便,干脆一转身,将身子转了过来,面对张禹。

    张禹本来是用手指夹着骆晨衣服上的后襟,她突然转身,张禹没反应过来,手指一松,骆晨身上的衣服,旋即再次滑落。

    晚礼服瞬间落到脚面上,正好赶在骆晨才转过身子的一刻,她就觉得脚下一拌蒜,身不由己的朝前面扑去。

    “哎呦!”

    张禹见骆晨扑来,忙抬起双臂,准备将骆晨扶住。可是骆晨摔来的速度太快,根本不给他扶的机会,身子就已经扑入张禹的怀中。

    张禹只能搂住她的肩头,柔声问道:“没事吧……”

    “没事……”骆晨的脸颊埋在张禹的胸前,她缓缓地抬起头来,粉颊已经不自觉的桃红。此刻的她,显得十分扭捏,嘴里发出的声音自然也特别的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