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324章 是他
    “不一样……”

    张禹拿起音乐盒,再次放在手中查看起来,他刚刚已经检查过一遍,没有发现任何的问题。

    此刻,他干脆闭上眼睛,用心眼感受起来。

    音乐就是普通的音乐,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又听了一会,张禹睁开眼睛,将音乐盒放回桌子上。

    骆晨看向张禹,说道:“这东西,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张禹轻轻摇头,说道:“结合你刚刚说的话,我总觉得这东西应该有什么蹊跷。可是这半天,我也没看出半点问题,真是怪了。”

    “我也说不上……只是两次的音乐,确实不一样……你又说,这东西不是你从英吉利邮寄回来的……那又会是谁寄来的呢……”骆晨满是疑惑地说道。

    她以前是老千,心思自然细腻。别看无法从音乐盒上看出什么问题,但她隐约觉得,这里面好像真的有什么问题。

    之前的她,还一直认为,张禹杀死了她的儿子。可当张禹将一切说给她听,她又将藏在心里的疑惑都说出来之后,骆晨发现,好像一切真的有可能是一个误会,自己错怪了张禹。

    “谁寄来的……”张禹略一迟疑,脑海中立时浮现出来一个人影。

    英吉利国教大主教查尔斯。

    “不会是他吧……”张禹暗自嘀咕起来。

    自己破坏了查尔斯的好事,谁都知道,这家伙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唯一的问题就在于,说这东西有问题,张禹还真就没看出来。

    片刻之后,张禹说道:“骆晨姐,你怎么突然决定恢复记忆了呢。我在家的时候,还真没听你说过。”

    “那天咱俩在床下的时候,我不是恢复了一下记忆么……后来……我有一天上街去买东西,遇到了一个人……”骆晨一边回忆,一边说道:“当时我们在步行街吃焖子,那个男人一直看着我,我就说你看什么看,可他回答了一句……我第一次看到过,有人的记忆时断时续,还能生活的这般惬……我当时听了他的话,十分的纳闷,但又觉得,他好像知道我失忆的事情……跟着他又说,人生有的时候就是这样……不过记忆中有了裂痕,终究是一种遗憾……我说我也知道这是一种遗憾,可是……我又有点害怕……他没说别的,就说有些口渴,问我能不能请他喝一杯咖啡……我对他充满了好奇,就答应他,跟他一起进了旁边的一家咖啡厅……”

    “那接下来呢……你们在咖啡厅里面都说了些什么……”张禹也好奇起来。

    说句实在话,以张禹的实力,都不可能在不使用心眼触碰身体的前提下,看出对方失忆。

    而骆晨所说的人,似乎是根本没有碰过骆晨,光是靠眼睛就能看出来骆晨的问题。如此实力,张禹能够肯定,这绝对是在自己之上。

    “进到咖啡厅之后,我就如实跟他说,我确实是失去了一部分记忆,可是我又不敢恢复那些记忆,害怕想起那些痛苦的往事,我会在痛苦中无法自拔……他说我的顾虑没有错,还说看我的面相,命理之中,不仅仅是失去了一部分记忆,而且还失去了自我,想爱又不敢爱。人生如此,实属一种折磨……我又说我现在确实很是迷茫,失去了自我,希望他能够指点迷津。”骆晨如实说道。

    “然后呢?”张禹有点迫切地说道。

    “他让我把自己的生辰八字告诉他……”骆晨说道。

    “你把生辰八字告诉他了?”张禹倒吸一口凉气,担心地问道。

    生辰八字是不能随便告诉人的,如果有人想要使坏,利用生辰八字能做很多事情。

    “我告诉他了……”骆晨又如实说道:“他先掐算了一下,跟着对我说……我的前半生,命运坎坷,并且命中还有一大劫,这一劫即便不要了我的命,也会让我的后半生......生不如死。不过他又说,在我这一劫到来之时,偏偏有贵人相助,不但让我渡过此劫,甚至逢凶化吉、遇难成祥,这辈子可以想尽富贵。”

    张禹点了点头,对方算的,确实没错。张禹料想,估计也正是因为对方说了这样的话,骆晨接下来一定会对那个人深信不疑。

    他又行问道:“他算的很准,之后呢?”

    “之后他又说,我虽然后半生荣华富贵,吃穿不愁,可是我的后半生,却会十分的凄凉。膝下会无儿无女,而且身边不会有人相伴,只会孤独终老。”骆晨说道。

    “这个……”张禹下意识地打量起骆晨的面相,他发现骆晨的面相,并非这般。

    骆晨又开口说道:“听了他的话,我很是害怕,就说……你前面说的那些一点不错,之后的事情,没有发生,但我相信,一定也没有错。不知道我现在该怎么办,才能避免这种结果的出现?”

    “那他怎么说?”张禹很想知道,对方接下来又会说些什么。

    “他说想要避免这种结果的出现,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给我改命。”骆晨说道。

    “改名!”

    闻听此言,张禹的脑袋“嗡”地一下。

    自己已经三番两次听说过一个能够给人改名的人,但从来还没有见过。

    实在想不到,骆晨竟然遇到了。

    骆晨见张禹这次的反应突然如此巨大,忍不住问道:“怎么了?”

    “你……你现在能不能想起来,那个人叫什么?长得是什么样子?”张禹直截了当地说道。

    “他……他好像说过,他叫什么,但是我给忘了……他的模样……”骆晨回忆起来,她眉头深锁,甚至用双手紧抓住头发,脸上露出痛苦之色,半晌之后,摇头说道:“我、我想不起来了……还记得,当时他离开咖啡厅之后……我好像就想不起来他的模样了……”

    “是他!一定是他!”张禹不自觉地要紧牙关,狠狠地说道。

    “你知道这个人?他是谁啊?”这次轮到骆晨意外了。

    “我只是听说过他,并没有见过他。但是,凡见过他的人,之后都不会记得他的模样……好像是一个迷……”张禹正色地说道:“他给你改命的时候,是不是拿出了一个稻草人,还在上面画了张符,又把你的血滴在稻草人上……最后,手一摇晃,稻草人就点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