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323章 曲子不一样
    “好了,你现在觉得怎么样?”

    就在骆晨胡思乱想的功夫,张禹的声音响起。

    骆晨这才反应过来,低着头一看,自己的鞋袜都已经被张禹给穿上去了。

    她能感觉得到,自己的脚不再像先前那样麻木,连带着身子都很是温暖。

    “感觉好像没问题了……”骆晨说着,慢慢地站了起来。

    “没问题就好,咱们先去公司。”张禹说道。

    “嗯。”骆晨点头,但随即说道:“阿洛的案子怎么样了?凶手有没有找到?”

    “凶手已经死了。”张禹说道。

    “那就好……”骆晨的心里踏实了一些,又道:“是什么人害得他?”

    “这话说起来就一言难尽了。路上的时候,我再慢慢的跟你说吧。”张禹说道。

    他心中着急,想要看看,那个所谓自己送给骆晨的礼物,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监控室内。

    宋峰在把张禹和骆晨送到会客室之后,就回到了这里。

    警方的人,刚刚已经按照他的意思,前往永和小区,寻找汪忠民。现在大屏幕上,正是小区外各条路口的全部情况。

    “队长,目标在进到小区后,有四辆车先后从不同的路口进入小区。过了半个小时,这四辆车又从不同的路口出来,看起来十分可疑。”有警察向宋峰如此汇报。

    “哦?”宋峰看着大屏幕,屏幕上正是四辆黑色轿车从不同路口进入小区内的画面。随后,画面快进,期间没有任何人和任何车辆,再从小区内出来。

    也就是过了半个小时,刚刚进去的四辆车,又从不同的路口出来。看起来,确实十分可疑。

    毕竟,如果不是有组织的,车子怎么可能这么巧一起进到小区,又怎么可能这么巧,一起离开。

    “立刻调查这四辆车的牌照!监控屏幕继续向后播放,看有没有其他的可疑人和可疑车辆进出。”宋峰说道。

    “是!”“是!”“是!”……

    警察们立刻答应,一个个按照宋峰的命令,开始进行调查。

    刑警队的效率还是特别高的,没过几分钟,就有警察进行汇报。

    “报告队长,这四辆可以车辆的牌照,已经调查清楚。”

    “车主登记的是谁?是不是套牌车辆?”宋峰问道。

    “这四辆车是武警总队登记的内部车辆。具体是不是套牌,我们暂时无法确定,需要跟武警总队进行沟通,才能辨明。”警察答道。

    “武警总队的车……”宋峰愣了一下,说道:“打电话跟武警总队沟通,询问这四辆车今天有没有来过这里。调拨监控屏幕,全面追踪这四辆车的方向。”

    他这边刚下达命令,监控室的门敞开,有小警察走到他的身边。

    “宋队,那位穿道袍的张先生找您,说是要走。”

    “我出去看看。”宋峰马上朝监控室外走去。

    来到走廊上,看到张禹和骆晨正在等他。两下打了招呼,张禹表示,还有事情要做,现在就要离开警局。

    他又问了宋峰,汪忠民的下落可曾找到。宋峰只是无奈的摇头,告诉张禹,线索虽然有,人并没有找到。但相信以警方的力量,想要找到汪忠民,并不是什么难事。

    宋峰亲自送张禹和骆晨下楼,离开警局。李明月、张银铃等人,之前也都跟着来到警局,在楼下等待。

    下楼后,张禹让李明月负责开车,送他和骆晨去无当集团。其他的人,先回道观,等自己的事情忙完,再去无当道观汇合。

    一路无话,张禹和骆晨来到无当集团。半路的时候,张禹将阿洛的案子,详细的说了一下。骆晨听了,也不禁瞠目结舌。想不到,竟然会发生如此变故。更加想不到的事儿,自己和阿洛的聊天内容,还会成为破案的关键。

    来到公司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六点钟,天已经蒙蒙亮。

    公司还没有上班,只有保安负责看门。保安们自然认识张禹和骆晨,一看到这两位大早上的过来,张禹还穿着道袍,虽然有点意外,却也是赶紧开门,敬礼问好。

    张禹让李明月在楼下等着,他和骆晨一起上楼,走廊上静悄悄的,进到董事长办公室,是外间骆晨的办公场所。

    骆晨也不耽误,来到自己的办公桌后,很快从柜子里拿出来一个精美的盒子。

    将盒子打开,就是那圆球状的音乐盒。

    “这就是你从英吉利邮寄回来的礼物。”骆晨说道。

    “我压根就没邮寄过东西啊……”张禹说着,将音乐盒从盒子中拿了出来。

    他仔细打量了一下,并没有看出,这上面有什么问题。

    “不是你邮寄的,怎么会是从英吉利邮来的呢……”骆晨不解地说道。

    随后,她从柜子里,又找出了包裹的外包装。

    “你看,这上面都是英文,还有公司的地址和我的名字……”骆晨又道。

    张禹看了一下,说道:“如果是我邮寄的,上面总要有我的签名吧。可是这上面,根本没有啊……”

    “这个……好像也是……”骆晨点了点头。

    张禹摆弄了一下音乐盒,上面的一半圆球弹开,里面是一个水晶钢琴。看起来很别致,可因为没有音乐,倒也不知是用来做什么的。他干脆问道:“骆晨姐,这是什么东西?”

    “这是一个音乐盒,不过已经没电了。”骆晨说道。

    “没电了,在哪装电池啊……我想听听……”张禹说道。

    “这用的是纽扣电池,公司里没有……”骆晨说着,正好看到办公桌上摆着一块电子表,“我记得这个是纽扣电池,你等一下……”

    她直接将电子表拿了起来,拆出里面的电池。跟着又拿过张禹手中的音乐盒,将底部打开,把电池换了一下。

    电池装好,音乐声立刻响起,这是一首轻盈的舞曲,听起来十分的美妙。

    可是,骆晨却微微皱眉,说道:“这首曲子,好像不是我上次听到的。”

    “不是你上次听到的……那你上次听到的,是什么样的……”张禹问道。

    “我上次听到的……特别的幽美……虽然这首曲子也很好听,但我可以肯定,两首曲子是不一样的……”骆晨的语速很慢,语气却十分的肯定。

    “会不会还没放到上次的曲子,咱们再等等。”张禹说道。

    音乐盒不停地播放音乐,其实也只有一首曲子,循环的播放。

    听了能有半个小时,曲子反反复复的听了几遍,始终没有出现骆晨上次听到的曲子。

    “怪了,这是怎么回事……曲子真的不一样啊……”骆晨纳闷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