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322章 温情
    “接下来……”张禹跟着,就把之后一枝梅得意忘形的言辞,以及自己用戒天尺把他打趴下的过程,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尤其是,自己原本是想把一枝梅给带回去,让他恢复记忆,但是没有想到,一枝梅竟然选择了自杀。

    当听到一枝梅自杀之时,骆晨不由得惊叫一声,“呀……”

    张禹的手,慢慢从骆晨的手腕向下,握住了她的手。但是,张禹并没有出声,因为他知道,需要给骆晨时间,来消化这个噩耗。

    骆晨原本止住的眼泪,这次又不自觉的潺潺淌出,半晌之后,骆晨才哽咽地说道:“原来是这样……”

    “骆晨姐,这就是一切的经过,没有半点虚假。”张禹真挚地说道:“这件事,其实关系重大,一来是我在其中找到的东西,二来是我杀掉了四个岛国高手。不管是哪件事传出去,都会给我惹来无穷的麻烦……但是对于你,我不想隐瞒……因为我们是一家人……”

    他最后的这句话,让骆晨的心中一阵感动,一阵温暖。可是很快,她又想到方彤和夜凤凰的对话,忍不住说道:“可是……”

    “可是什么?”张禹温柔地问道。

    “没、没什么……”骆晨也不知道,这话该不该说。

    “骆晨姐,我已经把全部经过,以及所有的秘密都说给你知道了。有什么事,难道你就不能对我说么……隔阂和猜疑,往往都是因为这个产生的……”张禹真诚地说道。

    见到张禹的诚挚,骆晨迟疑了一下,终于点头说道:“我是听方彤和你师姐说的。”

    “听她俩说的……”张禹愣了一下,满是纳闷地说道:“她俩说了什么?”

    “她俩说……她俩说……是你杀了我儿子……而且明明知道那是我的儿子,还向他痛下杀手……”骆晨流着眼泪说道。

    “她俩这么说的……”张禹明显不信,说道:“骆晨姐,你真的听到她俩是这么说的,没听错吧……”

    “绝对不会听错!”骆晨用肯定的语气说道:“那天我还清楚的记得,你从英吉利给我邮寄回来了礼物。晚上回到家之后,和往常一样,我换了衣服,下楼吃饭。当我走到一楼拐角的地上,正好听到她俩这么说……”

    “等等……你刚刚说什么……我从英吉利给你寄回了礼物……”张禹错愕地说道。

    “是啊……”骆晨点头说道:“是一个十分漂亮的音乐盒……”

    “音乐盒……怎么可能……”张禹说道:“我压根就没从英吉利寄回来任何东西……”

    “你没从英吉利给我寄回来东西……那、那这个音乐盒是哪来的……明明是从英吉利寄回来的……”骆晨看到张禹错愕的表情,她也不禁有点疑惑起来。

    张禹的脸上,露出沉思之色,迟疑半晌,说道:“骆晨姐,我觉得这里面好像有点问题。你看要不然这样,音乐盒放在什么地方,咱们先去看看。”

    “就在公司,我的抽屉里。”骆晨说道。

    “事不宜迟,咱们现在就走。”张禹说道。

    说完,他直接站了起来,但随即想到,骆晨好像还走不动,于是转身温柔地说道:“骆晨姐,你的脚怎么样?”

    “好了一些……”骆晨嘴里这么说,下意识地低头看向自己的脚。

    张禹一看她的反应,就知道骆晨的脚并不像她说的那样。

    想想也是,任谁关在那里这么长的时间,脚也会吃不住的。

    张禹干脆蹲下身子,直接去拖骆晨的鞋子。骆晨的脚上,穿的是一双黑色的瓢鞋,十分的精致漂亮,看起来就像是一条小船。可因为太过精巧,保暖方面自然要差上许多。

    她右脚上的鞋子,被张禹轻轻取下。鞋子乍被脱下,骆晨的心头不由得一紧。有心阻止,但还是没有出口。她低着头,看着张禹,在她的脚上,还穿着白色的薄袜子,虽然脚上没有出汗,可由于两天一只穿在脚上,都已经沾在上面。

    张禹的手,轻轻将她脚上的袜子脱了下来,骆晨的小脚特别的白嫩光滑,只是眼下,又特别的冰凉。张禹的手一触碰到她的脚,就知道脚上已经冻得血脉不同。自己当然也可以恢复,但需要一定的时间。他的手,随即在骆晨的脚心上来回揉动起来。

    骆晨看着张禹,她完全能够感觉到张禹手上的火热。她的脚,冷的有些发木,手上的火热,让她的心都是一阵温暖。

    她不由得心中又开始胡思乱想,“难道真的是误会了……可是……好像我没有听错啊……这里面,到底……有什么问题……”

    想着想着,脚上越来越温暖,冰冷的身子,也都渐渐变暖。人体的穴脉,本就是从脚开始,脚上温暖,身上血脉流通,也会跟着温暖。

    看着张禹认真的样子,骆晨不由得又想到两个人曾经发生过的事情。两个人的相遇,是一种巧合,自己还在张禹的身上吃尽了苦头。两个人发生关系,又是一种巧合,自己有些主动,那种感觉又是那样的美妙。

    她突然发现,自己的心里有些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乱。

    这时候,张禹已经把她的右脚放下,又拿起骆晨的左脚。将鞋子取下,脱掉袜子,开始替她的左脚进行按摩。

    再次的触碰,让骆晨的身心再次暖洋洋的。她看向张禹的目光中,已经不再像之前那般,而是慢慢地流露出柔情。

    “是啊……他没有理由骗我的……他瞒着我,对他又有什么好处……他也不会利用我去做什么,以他今时今日的身份和地位,如果不是我们之间的那份情,我在他的心中,恐怕不过是一个渺小的存在……在家里,杨颖、方彤、萧洁洁,都是各有千秋……我呢……跟她们相比,我的那点姿色,又算什么……他……真的对我很好……问题,到底出现在哪里,不应该啊……”在骆晨的心中,她渐渐意识到,张禹真的没有骗她的理由。

    不但如此,她的心也从半信半疑,慢慢地转变为,倾向张禹说的话。

    唯一叫她不解的只有一点,那就是自己听到的对话。如果说,张禹能够给她一个完美的解释,她一定会彻底的信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