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321章 心扉与隔阂
    听了骆晨的话,张禹的心头一颤,一枝梅自杀的那件事,知道的人实在是太少,只有自己和朱酒真,以及那位老爷子。

    三个人谁也不可能说,骆晨到底是怎么知道的呢?

    张禹疑惑地说道:“骆晨姐,我也不瞒你,你说的一点没错,你的儿子确实是已经死了。可是……你说他是我杀的,那就是冤枉我了……”

    “冤枉你?”骆晨正色地说道:“他不是你杀的,还能是谁杀的?”

    “自杀!”张禹正色地说道。

    “自杀……”骆晨不由得苦笑一声,说道:“张禹,你这话说出口,你自己会不会相信。他一个小孩子,怎么可能会自杀……”

    “没错,如果不是亲眼看到,没有人会相信他是自杀。”张禹摇头叹道。

    “我当然不会相信!张禹啊张禹,我实在想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欺瞒与我,这对你来说,又有什么好处。如果说,我还有什么利用价值,那你不妨直截了当的告诉我。”骆晨咬着牙,瞪向张禹。

    这一刻,她的眸子中已经不自觉的淌出眼泪。

    这两天关在这里,虽然没有受过什么刑,可是被单独关在看押室内,这种精神和**上的折磨,也着实是一般人所难以承受的。

    两日来的委屈,加上看到张禹,想到自己的丧子之痛,换做是谁,也是难以承受的。

    “哈哈哈哈……”张禹不由得苦笑,说道:“骆晨姐,若说利用价值,你未免太瞧不起我张禹了。今日的张禹,不敢说如日中天,却也是纵横镇海。一直以来,我张禹都是放不下那份情,一直以来,我张禹在你儿子的事情上,都是问心有愧。正所谓,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我听不明白。什么叫你不杀伯仁,伯仁却因你而死?”骆晨盯着张禹说道。

    “你儿子和你都被海上娱乐城的人下了失忆药,他们对你手下留情,只是让你失去了一半的记忆。可是,你儿子在服用了药物之后,可不仅仅是记忆被抹掉了。”张禹认真地说道。

    “他不是记忆被抹掉,那还能怎样?”骆晨狐疑地看着张禹。

    张禹正色地说道:“他今生的记忆被全部抹掉,同时因为药量太强的缘故,竟然唤醒了前世的记忆。也就是说,你儿子在那个时候,就已经彻底死掉了。”

    “我不信,你骗我……这个世上,怎么可能会有如此离奇的事情……”骆晨忍不住失声叫了起来,“我不信、我不信……对了、对了……我记得当初我儿子来过吉祥别墅区,还把方彤和你师姐一并掠走……而他只是帮我放进了衣柜里,并没有把我抓走……他若说不认识我,怎么可能会这么做……”

    光凭这一点,骆晨就能认定,儿子没有像张禹说的那样失忆,一定是认识她的。

    “你说的没错,这件事你记得,我也记得。骆晨姐,那你说,如果是一个正常的小孩子,他真的有本事跑到这里来,将家里的人一网打尽么?”张禹一脸严肃的看着骆晨。

    这个问题,骆晨也曾经想过,她也不是很能想通,儿子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那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骆晨问道。

    “我当然知道……”张禹颇为无奈的说道:“你儿子因为服用了失忆药,获得了前世的记忆。可他的前世,却不是普通的人,乃是明朝吕祖阁的主持,另外一个身份,甚至还是明朝著名大盗一枝梅。他被当代吕祖阁道士搭救……”

    当下,张禹对骆晨没有半点保留,一五一十地将关于一枝梅的事情和玉天王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讲述了一遍。

    说到最后,张禹又补充道:“一枝梅之所以没有抓你,不是因为他记得你,而是因为你觉得他眼熟,对他很好。他也能够无形中感觉到这种情感的传递,毕竟血浓于水,所以在打晕你之后,没有将你带走。”

    “你说你抓住了他,又把他给放走了……那、那你为什么又说他是自杀了……”骆晨半信半疑地看着张禹。

    “因为之后的故事,就更为扑朔离奇……”张禹的脸上有些伤感。

    “到底有多离奇?”骆晨看着张禹,哽咽地说道。

    确实也是因为张禹所讲述的故事太过匪夷所思,骆晨的眼泪都不自觉的止住了。

    “之后的故事……”张禹也看着骆晨,郑重地说道:“这是一个很大很大的秘密,其中涉及到的事情,已然超过了玉天王一案。”

    “啊?”骆晨发出惊讶之声,她有点不敢相信,什么样的事情,还能超过刚刚张禹所讲述的玉天王案。

    张禹迟疑了一下,跟着说道:“原本这是不能说的事情,可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误会我。我不希望我身边的任何人受到半点伤害,任何人之中同样也包括你。隔阂现在已经产生,我认为就必须消除这个隔阂,当然……你是孩子的母亲,他的死,你也有权力知道……”

    骆晨看着张禹,她能看得出,张禹脸上的诚挚。

    正是因为如此,她的心中越是狐疑不定,不知道该坚持自己的想法,还是应该相信张禹。

    张禹见她不出声,又继续说道:“骆晨姐,可以把你的手给我吗?”

    “嗯?”听了这话,骆晨愣了一下,迟疑片刻,慢慢将自己的左手伸向张禹。

    张禹轻轻地握住骆晨的手腕,感受起她的脉搏,骆晨的脉搏还好,就是稍微有点凉,这是两天来身心疲倦,以及看押室内太冷造成的。

    他又用心眼查看骆晨体内的情况,同样没有什么问题。这也让张禹放心,他继续握着骆晨的手腕,认真地说道:“你儿子,也就是一枝梅,他是在太行山自杀的……当时的经过是这样的……”

    张禹也不隐瞒骆晨,当即将自己和朱酒真前往太行山找人,在山腹迷阵中遇到一枝梅,以及之后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

    张禹并没有添油加醋,只是如实叙述,但其中惊险,听得骆晨已然是瞠目结舌。

    当张禹说到一枝梅用玉虚绳捆住朱酒真之时,骆晨整个人都惊呆了,她忍不住说道:“那、那接下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