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320章 我们还会像以前一样吗
    镇南区刑警队的看押室。

    警局的看押室,是分三六九等的,有的跟休息室都差不多,而有一些,里面就别提了。

    骆晨所在的看押室,里面只有一把铁椅子,其他的摆设,一概没有,显得空荡荡的。这里没有窗户,灯特别的亮,都有点刺眼。骆晨一个人坐在椅子上,她的双脚锁在椅子腿上,双手背着,靠在椅子背上。

    大冬天的,在这么一个空荡荡的房间里,又是坐在铁椅子上,任谁也是受不了的。此刻的骆晨,冻得瑟瑟发抖。

    刑警队审案子,从来没有客客气气的时候,这对骆晨都已经算是客气的了。

    把人独自关在一个冰冷的房间内,里面的灯又是这么亮,让人根本不知道白天黑夜,会感觉到时间无比的漫长。一般的犯人,都不需要关的时间太长,大体上三天就老实了。

    骆晨落在椅子上,心中胡思乱想,“我现在被关了多久了……上次吃饭,距离这一次,有多少个小时了……我又冷又饿,是不是已经到了该吃饭的时候了……”

    她虽然是老千出身,可终究是一个女人,最近的打击对她来说,实在是太大。加上这种心理上的折磨,让她的承受能力,变得越来越弱。她不知道,自己要被关上多久,她实在不愿意再继续留在这里了。

    “咔”地一声,房门打开,进到声音,低着头的骆晨心头一动,潜意识里认为,肯定是到点吃饭了。

    她立刻抬起头来,可抬头一瞧,哪里是什么送饭的,而是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张、张禹……”骆晨脱口叫道。

    也是因为太冷的缘故,骆晨都有点感冒,嗓子有点发炎,说话的声音已经沙哑。

    “骆晨姐,我来了。”张禹说着,快步走到骆晨的面前。

    宋峰和一名警察站在外面,宋峰轻轻一挥手,那警察会意,忙不迭的跑到骆晨的身后,将骆晨的手铐和脚镣先后打开。

    警察随即走出房间,宋峰示意他可以走了。宋峰并不知道,张禹和骆晨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但是宋峰比较识相,身子一闪,后背靠到墙壁上。他从兜里掏出来一支烟,点燃吸了起来。

    看押室内,骆晨抬头看着张禹,她的脸色十分复杂,说不出是个什么样的心情。

    “骆晨姐,起来吧,现在咱们可以走了。”张禹温柔地说道。

    “好。”骆晨应了一声,站了起来。

    她坐在这里这么久,房间里内,地上冰凉,脚早就冻木了。人这一起来,骆晨就是一个踉跄,身子直接向前扑去。

    好在张禹就在她的面前,见骆晨扑来,忙伸出双手,抱住骆晨的肩膀。

    “你没事吧……”张禹关切地说道。

    “我……我没什么事……”骆晨说这话的时候,不自觉地有点紧张。

    她的身子本来就因为太冷,冻得一直打哆嗦,眼下这一紧张,抖的就更加厉害了。

    还有骆晨的脸色,也不好看,精神上和身体上的折磨,让她的脸色苍白。

    张禹干脆让到骆晨的身侧,扶着骆晨,慢慢朝外面走去。

    “骆晨姐,让你受苦了……咱们先出去……然后找个地方休息一会……”张禹关切地说道。

    “嗯。”骆晨轻轻应了一声,任由张禹扶着,出了看押室。

    张禹回来的消息,她并不知道,被警方抓走之后,几乎是与世隔绝。

    此番见到张禹,她心里也想不出来,张禹是来救她的,还是另外有什么阴谋。

    骆晨慢吞吞的跟着张禹出来看押室,张禹看向一旁抽烟的宋峰,说道:“宋队长,我姐姐可能是坐的太久,腿脚现在有些不舒服,可不可以给她找一个休息的地方。”

    “我带你们去接待室。”宋峰说道。

    他在前面带路,张禹和骆晨走在后面,很快来到一个房间门外。

    宋峰将门推开,打开里面的灯,这个房间就要比刚刚骆晨坐着的房间,不知道好上多少倍。

    张禹将骆晨扶进去坐下,宋峰说道:“我先去办点事,有事叫人喊我。”

    言罢,他很是自觉地将房门关上,然后朝监控室方向走去。

    房间内,只有张禹和骆晨两个人。骆晨坐在沙发上,她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对于张禹到此把她从看押室里救出来,她没有显示出来一点兴奋。

    这一幕,完全和自己当初救杨颖时的场面不同。他还记得,小阿姨当时的激动、喜悦、兴奋。

    不过张禹知道,骆晨现在已经恢复了记忆。唯一让张禹不解的是,骆晨为什么会跟阿洛说,知道了儿子的下落。

    骆晨到底有什么样的心思,张禹觉得,自己有点似懂非懂。于是,他决定在这里,跟骆晨把话给说清楚。

    刑警队的接待室,那是不会按监控的,外面也没有其他人的声音。

    于是,张禹说道:“骆晨姐,你……已经恢复了记忆……”

    “我……”骆晨听了这话,不由得心头一颤,她结结巴巴地说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彤彤说你那天戴着眼镜,好像是哭了,我就琢磨着不对。后来他跟我说,你有一天晚上头疼,还疼昏过去了,我当时就猜想,你肯定是恢复了记忆。”张禹微笑着说道。

    “你、你……你既然知道我恢复了记忆……那你准备对我怎么样……”骆晨有点紧张地说道。

    “对你怎么样……”张禹纳闷起来,随即想到,两个人之前曾经发生的关系。但是,发生关系的那件事,骆晨在这之前就已经知道了。张禹慢吞吞地说道:“骆晨姐,你这话指的是什么,我挺不太明白……怎么样,还像以前那样……难道不好么……”

    见张禹还在装傻充愣,想到阿洛又死了,自己身边没有一点可以相信的人。于其让张禹假惺惺的,还不如摊牌直接说。

    “难道到了今天,你还以为,我们会跟以前一样吗?”骆晨苦笑一声,说道:“我儿子死在你的手上,他不过是一个不懂事的孩子,不管你当时知不知道他的身份,你能够对如此大的孩子下手,可见你有何等歹毒!你的残忍,丝毫不亚于海上娱乐城的那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