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313章 又来一批
    张禹明白,自己绝不可能把人给交出去,要不然的话,事情就不在自己的掌握之中了。但他也不能正面和警方作对,略一琢磨,只能这般说道:“孙警官,你们的为难,我也知道,要不然这样,让我打个电话如何?”

    “张总,我知道你认识的人多……可是我刑警队做事,一向是公事公办。上级有规定,在刑警队执行公务的时候,不允许当事人打电话,请张总不要让我们为难……”孙梅正色地说道。

    “你要知道,我是镇海市议员,在警方邀请我前往警局的时候,我有权力拨打电话,向上级领导汇报。”张禹同样严肃地说道。

    “我想张总一定误会了我的意思,我没说现在就请张总跟我们一起回警局。只是打算将张总之外的其他人,全部带走。等到案情查明,如果需要张总的时候,自然会通过正当途径,邀请张总前来协助调查。”孙梅说道。

    张禹的嘴皮子,也已经练出来了。他随即微笑着说道:“既然孙警官没打算这就带我走,那现在我打个电话,应该是我的权力吧。”

    “那好吧,张总请自便,我们做我们的。”孙梅一挥手,直接说道:“将所有的人都带走,除了张总之外!”

    “是!”“是!”“是!”……

    跟孙梅来的这些警察们,当即答应一声,有的更是掏出枪来,指着任松和李明月等人。

    “走!”“上车!”“跟我走!”……

    任松等人倒是乖觉,赶紧跟着警察朝警车那边走去。哪怕是佝偻老头被天罗地网捆住,无法动弹,也有人拖着他过去。

    李明月、张银铃、朱酒真等人在被枪指住之后,立马全都懵了。他们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一个个全都看向张禹。

    “二哥。”“师父。”“师父。”“师父,怎么办?”……

    张禹本来正准备掏电话,一看到这个局面,他一时间也怔住了。这些警察简直是半点情面不讲,动作未免太快了吧。

    当然,警察办案,一向也都是这样,直接动手就抓人,什么时候客气过。也就是因为张禹的身份,孙梅才会跟他客气客气,估计换做别人,恐怕早就一并给带走了。

    张禹若是想要将这些人给打发了,自然也不是什么问题,可这些人是警察,自己袭警的话,事情闹起来,问题就大了。

    毕竟警方没有做错什么,遇到了命案,人家把人给带走,进行审讯,也是在情理之中。道教协会的字号,总不能把警局大吧。

    另外,张禹也不可能说,一下子把二十多个警察都给杀了吧。那不是开玩笑么,以后还不得成为通缉犯。

    真警察和假警察是绝对不一样的,潘云曾经跟他说过警官证的真伪辨认。上面的钢印和防伪标识,那是谁也模仿不来的。

    “听到没有!聋了!跟我们走!”有警察见到李明月等人站在原地不动,只管看着张禹,不禁有些恼怒,抬手就推了李明月一把。

    好在李明月的吨位大,只是向后退了一步。他焦急地说道:“你凭什么推人!”

    “我们警察要是对每一个嫌疑犯都客客气气的,那以后就不用抓人了!你走不走,不走的话,就是拘捕!”那警察说着,右手握着的枪,随即指向李明月。

    其他的警察,也都纷纷叫道:“是不是想拘捕!”“是不是想拘捕!”……

    他们手里的枪,也都对准了张银铃等人。

    张禹见状,急忙对身边的孙梅说道:“孙警官,你不是说,可以让我打电话吗?”

    “我也没拦着你打电话,你想打就打,但是我警方办案,却不能耽误!”孙梅强硬地说道。

    张禹本来是打算给褚臻焕打电话的,让褚臻焕给镇南区警局局长打电话,给孙明下令,先把佝偻老人他们给留下来。最不济,也得把佝偻老人和任松给留下来。

    可是他又不打算当着孙梅的面打,要是自己到没人的地方打,估计没等自己给褚臻焕打完电话,自己的徒弟就被警方给强行带走了。自己的徒弟们如果不配合,警方甚至有开枪的可能。

    一时间,张禹进退维谷。

    打也不成,不打也不成。

    不曾想,就在这个当口,前面又有车开了过来。而且这些车开的速度还不慢,不说是风驰电掣,也差不多了。要紧的是,车的数量还不少,起码能有四五辆。

    “刹!”“刹!”“刹!”“刹!”……

    也就是转眼间的功夫,急促的刹车声就接连响起。

    紧跟着,张禹又听到车门打开,有人大声喊道:“你们是什么人?”

    “警察办案!”这边的一个警察直接大声豪气地叫道。

    “警察办案?你们是哪里的警察?”对面那边的人又喊了起来。

    听到这话,张禹感觉到苗头好像有点不对,从帕萨特的车前转了出来,朝前面看去。

    孙梅显然也觉得有点不对,同时走了过去。

    这一绕过来,随即看到,迎面的前方,停了几辆车,黑夜中也看不太清楚。

    但是,站在那里的人可着实不少,能有二三十号。这些人衣着普通,也看不出来是什么来头。

    “我们是哪里的警察,用得着告诉你们吗?你算是老几?”先前说话那警察,气势嚣张地叫道。

    对面的人也不客气,大声喊道:“我们是镇南区警局刑警队的!你们是哪里的?”

    闻听此言,张禹瞬间一愣,自己身边的孙梅,可是自称镇南区刑警队重案一组的组长。怎么对面的来人,也自称是镇南区刑警队的。到底哪边是假的?

    当然,张禹更加希望孙梅是假的。

    这时,孙梅出声喊道:“赵煦,是我!”

    言罢,她快步朝前面走去。

    “孙姐……”对面喊话的警察,听到孙梅的话之后,不禁意外地来了一句。

    张禹见二人这般说话,随即又傻了眼。好家伙,原来人家两边认识。看来这事,更加麻烦了。

    很快,孙梅就来到对面。

    她扫了眼对面站着的那些人,说道:“小赵、小陈,你们怎么都来了?有什么事吗?”

    “呃……”赵煦迟疑了一下,说道:“孙姐,他们自称是刑警队的,这话怎么说……”

    “我今晚奉命协助治安大队办点案子,刚刚他们也是借助我的名头,乱喊乱叫。你们别放在心上。”孙梅微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