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311章 路过
    男人见师父愤恨的看过来,他自然明白是怎么意思。那个铺着白纸的床,就是他的,因为走的匆忙,自己的罗盘和阴历都丢在床上。

    这本来只是一个小小的疏忽,男人也没有当回事,实在是想不到,人家竟然能够按照这个,推断出来他们今晚会来将树木拉走,故而在此堵着。

    刚刚男人已经看到张禹和佝偻老人交手,在这个回合上,两个人谁也没说占到便宜,想来实力也差不多。而自己的实力,显然是不够看的,所以他也不敢出声,低下头去,老老实实地站在那里。

    佝偻老头显然也知道,现在不是埋怨徒弟的时候。他又看向张禹,说道:“阁下的洞察能力,确实高人一等,事已至此,我也没有什么可说的了,那……”

    他的话一说到此,猛地举起手中拐杖,作势就要朝张禹指去。可惜,都不等他的拐杖伸直,一道大网竟然凭空落下,将他的身子直接罩住。

    “哎呦……”

    佝偻老头就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力量压到身上,让他根本站不住,一个趔趄,人跟着摔到在地。

    “我当有多大本事呢,原来就是喊的欢!”一个少女的声音在旁边响了起来。

    没错!这少女不是别人,正是随同张禹一起前来的张银铃。

    这丫头晚上得到张禹的通知,跟着前来,她和朱酒真坐在旁边的车上,在张禹下来后,才随同下来。眼瞧着佝偻老头嘴上硬气,张银铃早就看的不耐烦了,见对方要出手,她索性直接祭起天罗地网打了过去。

    佝偻老头哪里受的了这个,当场就被罩的爬不起来。

    他的徒弟和一众汉子看到这一幕,瞬间都懵了。在三十男人的眼中,自己的师父相当厉害,现在可好,一个回合都没坚持住,就已经被拿下。这家伙已经无所适从,其他的汉子们,互相看了一眼,自知肯定不是对手,有那反应快的,当场喊道:“快跑!”

    这一嗓子可提醒的众人,汉子们转身把腿就跑。可还没等他们跑上一步呢,就听后面的张禹大喊一声,“还想跑!”

    声音才落,又是“咻咻咻”地声音响起。

    “啊……”“啊……”“哎呦……”“呀……”“啊……”……一连串的惨叫声跟着响起,不管是那个男人,还是其它的汉子们,纷纷摔倒在地。

    很显然,这不过是张禹随手打出铜钱,将他们全部放倒。张禹这还是手下留情,没有完全发力,要不然的话,可不仅仅是打倒他们了。就好像之前大卡车的轮胎破掉,那就是张禹用铜钱打出来的效果。

    “把后面车上的人都给拿下!”张禹跟着喊道。

    当下,李明月、朱酒真等人快步的朝前面跑去。

    轿车后面还有四辆卡车,卡车司机都在车上没下来。当他们发现局势不好,想要逃跑的时候,哪里还来得及。

    四个司机被先后从车里拽了出来,他们也知道大势已去,只能老老实实地被扭送到张禹面前。

    “师父,人都抓来了!”大胖子李明月说道。

    张禹满意地点了点头,来到那人身前,朝他身上先来了一脚,说道:“你叫什么?”

    “我叫任松。”男人只能老实的回答。

    “我来问你,你们当中,哪个是汪忠民?”张禹问道。

    “他不在这……”任松说道。

    “不在……”张禹扫了一眼,地上躺着的一众汉子,以及李明月抓来的四个司机。

    一看衣着和长相,张禹也觉得,没人像厂长。琢磨了一下,张禹说道:“带上所有的人和车,一起去白眉宫。”

    他之所以不将佝偻老头等人直接交给警察,抑或是交给褚臻焕,完全是因为汪忠民不在其中。

    佝偻老头用邪术杀人的事情,虽然谁都知道,苦于没有证据。碰到这种事情,只有道教协会出面来的最好。否则的话,一旦交给廉政督察局或者是警方,佝偻老头不认账,他们也没招。趁热打铁,先把人带到白眉宫,待着老家伙老实承认,将汪忠民给指证出来,再交给褚臻焕,才最为靠谱。

    “是,师父。”“是,师父。”……

    弟子们一起答应,这就要把人都给带走。

    可是,就在这个功夫,对面突然响起,“嘀嗒嘀嗒”的警车声。

    听到这个声音,张禹不由得愣了一下,绕过帕萨特,朝前面看去。

    他的徒弟们,也都先后听到声音,有几个负责看着佝偻老头等人,有几个跟着张禹过来,查看究竟。未几,就见五辆警车从后面开了上来。

    警车一直来到张禹等人面前,这才缓缓停下。

    车门打开,一连串的警察先后从车内出来。五辆警车中,有三辆是面包车,所以警察的人数不少,足有二十多个。

    在第一辆车内,下来的是一个中年女警。女警直面张禹,慢慢地走了过来。她一边走,一边说道:“你们是什么人?”

    “无量天尊,贫道是无当道观方丈张禹。你们是哪里的警察……”张禹还算客气地说道。

    对于警察突然到来,张禹心中颇为疑惑。

    中年女警走到张禹的面前,指了指停在路上的车辆,严肃地说道:“这是怎么回事?”

    “我们是道教协会的,他们偷了白眉宫的木头,我们过来将他们带回白眉宫。”张禹说道。

    “偷了白眉宫的木头……”中年女警疑惑地看着张禹。

    这种事情,张禹其实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比较好。

    “警官,这是我镇海市道教协会副会长的证件,另外我还是镇海市议员。”

    女警接过两本证件看了一眼,随即礼貌地说道:“原来您就是无当集团的张禹先生,失敬失敬……”

    说完这话,她朝张禹敬了个礼,跟着从兜里掏出证件,主动递给张禹,“你好,我是镇南区刑警队重案一组组长孙梅,国道那边有一起刑事案件,我们正赶过去查看现场,路过于此。”

    张禹听中年女警孙梅说是路过,倒也释然。他跟着翻开了孙梅的证件,绝对是如假包换的警官证。

    他将证件还给孙梅,孙梅也把他的证件还给他。张禹说道:“孙警官,这些人偷了白眉宫的木材,我们打算把人带回白眉宫,先交给道教协会袁会长,然后再交给警方。如果孙警官不相信我说的,大可以派人跟随,一同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