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308章 这是什么
    张禹怎么可能将女人给放掉,这么做的话,岂不是等于打草惊蛇,自己给自己找麻烦。

    他现在所考虑的,只有两个问题,一个是留下来等女人的师父,一个是将女人先给带走,将这里的事情汇报给褚臻焕,由褚臻焕进行决断。

    琢磨了片刻,张禹突然想到一件事,随即问道:“你师父这么晚去哪了?”

    “我也不知道,他去什么地方,从来不会跟我说的。”女人说道。

    “就在刚刚我所站的地方,有一辆车开了过去,开车的男人,好像有三十岁,后排坐的人,虽然我没看到,却能感觉到,这人有点邪门……这个人就是你师父吧……”张禹淡淡地说道。

    “他就是我师父……”女人老实地说道。

    “那院子里的正房,想来就是他的房间了吧?”张禹又问道。

    “是他的房间。”女人答道。

    张禹微微点头,转身朝门口走去。

    女人见张禹要出门,连忙问道:“你上哪?”

    “我去你师父的房间看看。”张禹说道。

    “你……”女人见张禹这么说,不禁有点着急,却又不敢多说什么。

    张禹也不理会她,同样也不怕她跑了,小小一个阴灵,根本不可能从他的阵法中逃出去。

    出了偏房,张禹走到正房门口。他没有用手推门,只是用胳膊肘碰了一下,跟着发现,房门是锁着的。一般的锁,当然不放在张禹的眼里,他从兜里掏出来一根别针,伸入锁眼之后,只是轻轻一拨。

    “咔”地一声轻响,锁就被打开了。

    张禹仍然是用胳膊肘轻轻将门给推开,但他没有马上进去,先是倾听,接着又用心眼去感受,房间内有没有什么异常。

    房间内没有半点异常,只是很黑,借着月光,勉强能看个大概。

    这是一个堂屋,装修的很不错,大沙发、大电视什么的,一应俱全。而且地上,还铺着大理石地砖。

    张禹为了避免留下脚印,专门把鞋拖了,拎着鞋走了进去。

    堂屋的左右,各有一间卧室。他先去左边的房间看了一眼,房门并没有反锁,很容易就能进去。这个房间里,十分的干净,但却干净到,除了床和上面的行李之外,再没有别的了。

    张禹又走向右侧的房间,这个房间要比左侧的房间小一点,不过却要乱上一些。并不是有什么阵法,有什么怪异,只是这房间的床上,放着一个罗盘,还有一些裁好的白纸。张禹一眼就能看出来,这是用来扎纸人用的。

    这些破烂,看起来没有什么稀奇,以张禹的实力,根本不会放在眼里。

    “咦?”这时,在白纸旁边的一件东西,突然吸引了张禹的眼球,“这是什么……”

    望日山,断天涯。

    佝偻老头在树旁静静地站着,三十男人则是站在悬崖边,正朝下面观望。

    男人看了一会,走了回来,“师父,下面什么也看不到。”

    “要能看到,那才怪了……”佝偻老头淡淡地说道。

    “这倒也是……师父,距离日子,越来越近了……您说咱们现在去不去林场……”男人说道。

    “这个……”佝偻老头陷入了沉思。

    “师父,现在该死的人都死了,没有人再知道这件事……我想上面也不希望咱们继续耽误时间了……”男人说道。

    “嗯。”佝偻老头点了点头,说道:“给姓汪的打个电话,告诉他事情已经全部解决,今天晚上趁热打铁,赶紧把事情给办了,我们明天就走。”

    “是,师父。”男人说完,马上掏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

    电话接通之后,男人就道:“汪厂长,是我……宋峰的事情已经解决……放心好了,他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呵呵呵呵……现在做我们应该做的事情了吧……早么,一点也不早吧,宋峰刚死,还没人知道他死的消息,所有的线索都断了,正好是做事的时候……一旦宋峰死的消息被警方知道,整个镇海市就算不翻个底朝天,也差不多。所以我想,不如就在今晚行动……那你做什么……好好好,你爱做什么就做什么,跟我们没有关系,只要把事情办成就好……”

    挂了电话,男人看向佝偻老人,说道:“师父,我已经和姓汪的说好了,他马上就会派人行动……不过,他说今晚太晚了,他还有事,就不到场了……”

    “他这种人,晚上还能有什么好事。算了,见了他就觉得烦,不来正好……咱们走,现在去林场……”佝偻老人说道。

    言罢,他转身就朝山下走去。

    别看他身材佝偻,走路不快,但是每一步都很稳,十分的踏实。

    男人在后面跟上,然后说道:“师父,要不要先回去一趟,带师妹一起去。”

    “带她去做什么,她现在的任务就是勾引男人,吸男人的阳气。等她的修行够了,等着挨雷劈就好……”佝偻老头不屑地说道。

    见师父这么说,男人也就不出声了。两个人一前一后下了断天涯,进而下了望日山。坐上帕萨特轿车之后,一路朝镇南区驶去。

    车子开的很快,加上深更半夜的,路上的车也不多,一路来到镇南区的郊区,也就是林场的所在。

    镇南区的林场很大,若说林场的门户,那就更多了。不但如此,道路也多,东南西北都有路。

    帕萨特轿车来到西3号门,在门外停下。眼下已经是后半夜三点,林场周边静悄悄的,帕萨特轿车打着双闪,就在门外等着。

    没过一会,有四辆大卡车从3号门内开了出来。

    这四辆卡车的货箱内,各自有一棵大树,每棵树的树干都特别粗,怎么也得三个人才能抱过来。不但如此,这树不管是树冠,还是树根,几乎都是完好无损。任何也能看的出来,这四棵树应该是刚从土里挖出来不久。

    如果是懂行的人,查不出就能看出来,这都死什么树。其中三棵桃树,一棵枣树。

    桃树和枣树并不稀罕,要紧的是,这么粗的桃树和枣树,绝对是有相当的年头。不管是在全国哪个林场,如此树木,都是要受保护的。

    看到四辆卡车出来,帕萨特轿车也不怠慢,是开车就走,卡车鱼贯跟在后面。坐在帕萨特轿车上的佝偻老头,脸色淡然,男人倒是十分的兴奋,仿佛是做下大件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