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306章 道长饶命
    “你、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房间内,刚刚还满是风骚,一直勾引张禹的女人,现在已经彻底慌了,她的声音中,充满了惊恐。

    也难怪她恐惧,因为这种情况,她是第一次见到。身子现在根本无法动弹,身体周边则是一枚一枚的铜钱,这些铜钱仿佛是织成了一道网,将她紧紧地锁死。不但如此,她甚至连大声说话的气力都没有。

    张禹哪能听不出她声音中的恐惧,张禹只是微微一笑,说道:“你这酒的味道不错,喝的人心痒痒,可是我实在没法跟一个纸人发生点什么,没有办法,只好逼你现出原形,否则的话,万一把控不住,就不好了……”

    “你、你能看出来……”女人更是惊恐地说道:“既然你能看出来,为什么还要把酒喝下去……”

    “我不过是想要看看,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喝了酒之后,我才确定,原来你不过是想要吸我的阳气……”张禹淡淡地说道。

    “高人……我虽然想要吸你的阳气,但我只是想吸一点而已,绝没有害人之心……而且、而且……是我有眼无珠,不知道高人大驾,否则万万不敢……求高人您大人有大量,饶我一命……小女子感激不尽……”女人见自己的心思被张禹彻底揭穿,哪能看不出来,张禹是绝顶高手。就算不够绝顶,想要捏死她,也是易如反掌。

    “想要我饶你一命……”张禹轻笑一声,跟着正色地说道:“贫道云游四方,路径此地,见这里阴气缠绕,知有阴邪作祟,故来查看。没想到,你不但主动送上门来,还敢勾引贫道,真是该死……”

    “道长饶命、道长饶命……”女人忙不迭地说道:“小女子这么做,只是想向负心人报仇,万没有伤害其他人之心,还请道长明鉴,能够手下留情,饶我一命……”

    “向负心人报仇……”张禹沉吟一声,问道:“这话又是从何说起啊……”

    “实不相瞒,小女子之前和道长所说之言,其实半点虚假……”女人委屈、苦涩地说道:“我真的是从外地来镇海的,但不是打工,而是镇海大学的一个学生……四年前我大大二的时候,我们学校的历史老师吴东国追求与我,加上我对他才华的仰慕,很快与他坠入爱河……但万没想到,只过了半年,我就发现他不仅仅是和我一个人交往,还和别的同学有关系……我当时质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却跟我说,这很正常不过,根本没什么大不了的……甚至还说,他每年都有两个研究生保送名额,到时候会给我一个……这是我第一份感情,实在想不到,他竟然是这样的人,我哭的跑出学校,心里越想越是痛苦,晚上喝了许多酒,在过马路的时候,被一辆飞驰的车撞死……我只想找这个负心人报仇,请道长现在能够手下留情,当我大仇得报的之时,绝不留在这个世上……”

    张禹淡淡一笑,很是不信地说道:“你说想要这个叫吴东国的老师报仇,那你到处吸别人的阳气做什么,难道不会直接去找吴东国……”

    “不瞒道长,吴东国绝不会看上一般的女人,我现在这个样子,脸色好似白纸,他又怎么可能看得上……所以,我打算先聚集一些阳气之后,再去找他……”女人苦哈哈地说道。

    “说的轻巧啊……”张禹冷笑一声,说的:“那我再问你,你死后不过是一个小小阴灵,怎么可能借助纸人化作人形……如果贫道猜的不错,定然是有邪派高手饲养于你吧……”

    女人对于张禹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似乎并不觉得意外。毕竟张禹能够把她困住,让她动都无法动。

    “我死之后,魂魄离体,命婚只能躲入路边的一课大柳树之上,每日都不敢离开。一年前,师父经过柳树,看到我附在树中,于是出手将我带走。在得知我的身世之后,他答应收我为徒,并助我报仇。”女人老实地说道。

    “哈哈哈哈……”张禹忍不住大笑起来,说道:“凭你师父的手段,想要对付一个普通的老师,简直是易如反掌。他若出手替你报仇,那个什么吴东国,怕是已经死了几个来回了,用得着你先去吸取他人的阳气,然后报仇么!”

    “道长,小女人只想亲手报仇……他既然花心败德,毫无半点师表,那我就要吸光他的阳气,让他做个风流鬼……”女人恨恨地说道。

    “你现在已经被仇恨蒙蔽双眼,完全陷入了邪道。你看似只想找吴东国一个人报仇,却不知届时要做多少伤天害理之事!”张禹严肃地说道。

    “我最多只是跟那些好色之徒玩过一夜情,吸取他们少许阳气,绝不找同一个人第二次……还请道长明察……小女子绝对不敢做伤天害理之事……哪怕是师父,也不许我做胡作非为的…….”女人满是诚恳地说道。

    “是么……”张禹说着,故意掐住手指,好似在算些什么。片刻之后,他才说道:“前几天你们在白桦林小区做的事情,难道也不算伤天害理……”

    听了这话,女人大骇,但还是结结巴巴地说道:“道长……您说的什么……我、我怎么听不明白……”

    “听不明白……”张禹冷笑一声,说道:“就凭你这小小修为,能有什么瞒得过本道长的法眼……你们在白桦林小区用扎纸人的邪术,令一个女人上吊自杀,魂飞魄散……你现在若是还敢抵赖,那就莫要本道长替天行道了……”

    说到此,张禹的手指掐住火雷诀,对准女人,嘴里默默地念叨起来。

    五雷诀威力惊人,不仅仅能够对付活人,同样能够对付阴灵。相较之下,对付阴灵的时候,反而更加的直接。

    “啊……呃……啊……呀……”女人的嘴里立时发出痛苦的叫声。

    不过她的叫声,看起凄厉,却根本无法传出铜钱布阵的阵法。只有张禹一个人能够听到,绝不会被外面的人听见。

    纸人本来就怕火,一个火星就能够点燃。张禹用的是火雷诀,看起来虽然不能将纸人直接点着,但是其威力,远要胜过明火对阴灵带来的伤害。

    “道长……我错了……我说……我说……”女人痛苦不已,这火雷诀哪里是她能够经受起的,她赶紧结结巴巴地喊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