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304章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镇东区,望日山。

    山脚下,停着一辆京城吉普。

    这辆吉普车,上面挂着普通的牌子,不过却是一辆实实在在的警车。通常开这辆车的人,不少别人,正是镇南区警局刑警队队长宋峰。

    宋峰此刻并不在车上,他人已经朝山上爬去。

    冬天的望日山是很难攀爬的,道路坚硬不说,还有点发滑。好在是镇海市的雪不多,要不然的话,以现在在天气,下了雪都化不了,想要上去,更是难上艰难。

    饶是如此,冬天几乎也没有人攀登望日山,特别是晚上,更加不会有人。宋峰一个人登上望日山,他不惧艰难险阻,终于来到断天涯下。

    夏天爬断天涯,都是一种考验,莫说是冬天,还是夜晚。

    想要爬上断天涯,只有一条狭窄的山道,因为这里不是旅游景点,所以几乎没有什么安保设施。

    宋峰也没有冬天爬过这里,同样也没有晚上到这里来过。但他有些急不可待,在心中叫道:“阿洛,我来了!我相信,在这个地方,一定有你留给我东西!”

    想到阿洛,宋峰精气神大振,这里也不是第一次到来,他当即顺着狭窄的山道朝断天涯走去。

    山路陡峭,越来越高,想要爬到断天涯上,需要的不仅仅是勇气,还要有毅力,以及体力。

    以宋峰的身手,都整整爬了一个小时才来到断天涯上。

    站在高峰之上,接着月光,看向大海,隐然是天海一色。他能清晰的听到海浪的声音,海风呼啸,他身上的黑色皮大衣,都被吹的烈烈作响。

    宋峰迎着海风,嘴里大声唱了起来,“从那遥远海边,慢慢消失的你,本来模糊的脸,竟然渐渐清晰,想要说些什么,又不知从何说起,只能把它放在心底……如果大海能够,带走我的哀愁,就像带走每条河流,所有受过的伤,所有流过的泪,我的爱,请全部带走……”

    他的声音,慷慨激昂,但是他的一双眸子中,却不自觉地淌下眼泪。此时此刻,仿佛在他的眼前,正站着一个男人,一个熟悉的男人,一个他最为要好的朋友,一个难得可贵的知己。

    宋峰一边唱着一边朝前走去,在断天涯上,只长着一棵树。

    “宋峰,咱们俩每年都来这,你知道为什么这里只有这么一棵树吗?”在宋峰的耳边,仿佛听到一个慵懒的声音。

    宋峰不自禁地自言自语起来,“这里本来就不适合树木生长,能有一棵树存活在这里,都是偶然了。你还想着,这样的地方,能长出来一片森林啊。”

    “这你就不懂了吧……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棵树就是能够傲视于林的树,但他不想遭遇无妄之灾,所以才生长在这里……”宋峰的耳边又响起那个熟悉的声音。

    “说的好像还蛮有道理的,按照你的意思,这树应该是树种的隐士了……”宋峰又自言自语地说道。

    “树中的隐士,怎会长在如此显眼,崇高的地方,应该隐藏在树丛中才对……”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

    “那你说,这棵树为什么长在这里。又不是隐士,又是木秀于林的,话都让你给说了……”宋峰自言自语地说道。

    “它又不想木秀于林,被风催之,又不是隐姓埋名,甘愿平庸……所以,我觉得他应该是独来独往的侠客……”熟悉的声音响起。

    宋峰的眸子中,不自觉间,淌出了更多的泪水。

    “侠客,你看武侠小说看多了吧……哪有那么多侠客……”宋峰哽咽地说道。

    “反正我觉得这棵树很像我……宋峰,如果有一天我死了,请你把我的骨灰葬在这棵树下……这里才是我永久的家……”熟悉的声音,再次在宋峰的耳边响起。

    “你活着的时候,就喜欢多吃多占,这连多大岁数,连埋的地都找好了。我不管,这地方我也看中了如果我先死了,你得把我的骨灰埋在这……”宋峰哽咽地说道。

    “我跟你说,你的命可比我硬多了,你死不了的,我肯定是死在你前头。”那熟悉的声音,显得大大咧咧。

    “你敢不敢不要总把死挂在嘴上……咱俩现在也别争,谁先捐躯的话,对方就把他的骨灰埋在这里。而且还得保证,每年都得带着酒过来看望!”宋峰这次是哭着说道。

    而且,他的声音还很大,仿佛是在大喊。

    等他喊完,人已经走到树下。这棵树很粗,特别的雄壮。

    宋峰的手,下意识地按在树干上,在他的脑海中,不自觉地浮现出一幅画面。

    正是阿洛刚刚哑巴的那一年,两个人再次来到这里,这也是两个人这一生最后一次来到这里。

    两个人坐在树下,阿洛没有唱歌,宋峰当时也没有说话,都是静静地坐着。突然间,阿洛拿出一个记事本,在第一页上面写了一行字。

    这行字,此刻仍然清晰地出现在宋峰的脑海中。

    “这个地方,你不要和我争了,我一定会走在你的前面。”

    宋峰的眼泪,不住地落下,半晌之后,他昂起头来,看着已经没有树叶的树冠,长叹一声,说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然而,你依旧要傲然耸立……阿洛,今天我终于明白你当初这句话的道理了……”

    又过片刻,宋峰低下头,走向上次阿洛坐的位置。

    两步就到,他一瞧地上的泥土,随即便是一喜,“果然!”

    原来,在这个地方,泥土明显比较松,这说明不久前曾经有人来过这里,并将这里给挖开。

    宋峰迅速蹲下身子,双手抓向松动的泥土,不消几下,就被他挖出来一个坑洞。终于,他手指感觉到有点硬,还有点滑,之所以发滑,他能够确定,是因为自己挖到了塑料口袋。

    他快速的分开周边的泥土,跟着从土里抠出来一个塑料袋。将塑料袋打开,里面是一个黑色的记事本。这个记事本不大,但看起来却是那样的眼熟。

    宋峰下意识地翻开第一页,只见上面写着一行字——这个地方,你不要和我争了,我一定会走在你的前面。

    “阿洛……阿洛……”宋峰的心中又是一阵伤感,他流着眼泪说道:“这里现在是你的了,但你放心,我以后一定会来陪你的……还有,这笔账,我一定会帮你讨回来,不管是谁……我都让他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