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303章 那我就不见外了
    看着女人弯腰在床下找酒的样子,张禹心下说道:“竟然还跟我玩上美人计了……只可惜你的修为太弱,就你身上的阴气,我怎能感觉不到,你们这也未免有点瞧不起人了……”

    才想到这里,张禹突然意识到,有点不对劲。

    如果对手看穿了他,绝不至于派这么个纸人来使用美人计,这不是自讨没趣么。若是试探,大体上也试探的差不多,还想怎么样?

    张禹不动声色,心中不停地琢磨。

    女人这时候站直了腰,手里拎着一瓶泸州老窖。她又扭动腰肢,朝张禹走去,没走两步,突然问道:“你想什么呢?”

    张禹旋即反应过来,可不是么,若是一般的男人,刚刚眼睛肯定要直勾勾地盯着女人的屁股看。自己满是无动于衷的样子,怎能不叫人起疑。

    于是,他故意朝女人的胸前瞟了一眼,随即说道:“我心里挺不好意思的……”

    “其实是我不好意思才对……”女人说着,来到餐桌旁。

    张禹已经在桌子旁坐下,女人将白酒放到桌上,跟着从碗柜内拿出两个玻璃杯,这才到张禹的对面坐下。

    她将白酒拧开,很明显这酒是打开过的,因为是瓷瓶,看不出里面的酒有多少。她往杯子里倒酒,给张禹倒了半杯,给自己倒了半杯。

    女人还是蛮直接的,端起酒杯,率先说道:“谢谢你送我回家,谢谢你陪我喝酒……”

    张禹只能跟着举起酒杯,他隐隐觉得,这酒里面八成是有问题的。

    他的脸上,故意露出一丝为难之色,说道:“我一般都是喝啤酒,没喝过白酒啊……”

    说完这话,他把酒杯放到唇边,用鼻子嗅起酒里的气味。很多毒药,张禹差不多也能闻出来,这酒透明,没有半点浑浊,闻起来有一股淡淡的清香。以张禹的经验,不像是喂了剧毒。当然,有很多厉害的毒药,都是无色无味,所以也不能大意。

    女人见张禹这般说,马上柔声说道:“啤酒可不能多喝,这东西喝多了对身体不好,长肚子不说,还容易……阳……痿……”

    “不至于吧……”张禹故意不信地说道。

    他仍然把酒杯放在嘴下边,以便确定,酒里面到底有什么问题。他大约能够确定,酒里面没有什么大的问题。

    “怎么不至于,你就听我的,以后别喝啤酒了,要喝酒的话,就喝白酒……啤酒是魔鬼的饮料,而白酒则是男人的饮料……”女人一本正经地说着,先前脸上的泪痕已经干了,她目光灵动,令那苍白的脸上,透着一股妩媚。

    张禹见她这般说,又故意来了一句,“那白酒是男人的饮料,女人的饮料又是什么呢?”

    “女人需要男人的关怀,所以女人同样也是女人的饮料……”说完,她轻启朱唇,将杯子里的白酒倒入口中。

    但她也没有多喝,只喝了一口。

    张禹已经能够确定,酒里面没有太大的问题,索性也抿了一口,先看看端倪。

    酒一下肚,张禹就感觉到一丝丝暖流从散发开来。这股暖流,让张禹的身子,有一点微烫,却也不算什么。

    刹那间,张禹明白过来,这酒里面没毒,却也下了药。是什么药呢?确切的说,应该是一种春药。

    药物的威力,实在有限,普通人肯定是抵御不了的,但在张禹面前,就不算什么了。因为这酒的效力,还比不上帕丽斯的药呢。

    见张禹只喝了一小口,就把酒杯放下,女人也不劝酒,只是和张禹继续聊了起来。

    她很是健谈,先是说自己的往事,为什么来镇海,跟着又问张禹是做什么的。张禹就是胡说八道,两个人聊着聊着,这酒下去的可就不少了,二人的半杯酒,还差一小口便喝光了。

    女人的脸色,依旧苍白,毕竟她不是人,就是一个纸人,哪能像人一样,脸色有变化。不过,她现在几乎已经不着急再让张禹喝酒了,时不时的搔首弄姿,更是用手指拉开领口,做出一副很热的样子来。

    张禹这下,彻底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真的是有人在修炼纸人,目前是让纸人吸收阳气的阶段。

    什么是至阳,其实就是男人的元阳。什么是至阴,指的就是**灵。当男人和女鬼发生那种事情之后,宣泄出来的元阳就会被对方吸走。这可不是阴阳调和,而是阳气大幅度的流入对方的体内。

    这种阳气被吸走,倒也不会让人直接丢掉性命,但对于**灵来说,一次下来的补益,却是相当受用的。

    还记得监控屏幕里,女人当时的目光呆滞,一眼就能看出来是纸人。可是眼下,眼睛已经可以和正常人一样的动了。如果能够再多吸收一些阳气,那女人的脸色,也不会一直苍白,会光嫩一些。

    通常女人勾引男人,还是很容易的,为什么要用药酒,道理也很简单。因为在初期阶段,纸人的目光呆滞,脸色太过苍白,做那种事情的时候,容易把人给吓到。让男人喝了这种酒,激起了男人的**,也就不会在意这个了,估计再丑的女人,看起来都是天仙。

    明白了这一层,张禹的心中更是有数。

    他故意说道:“你家里……怎么这么热啊……”

    “都说白酒是男人的饮料了,男人喝了,当然会觉得热……你要是太热的话,就把衣服脱了……咱们一见如故,跟我不用见外……”女人柔声地说道。

    张禹身上皮夹克,拉链本来就是拉下去的。他伸手抓住,假装要把衣服脱掉,脑袋却扭向窗户,看向院中,嘴里说道:“你家真没人吧……我要是脱衣服,这孤男寡女的被人给看到……多少有些不太好……”

    看他的模样,就像是有心做坏人,又担心上当受骗。

    “咱俩回来的时候,我院门都给锁上了,这大晚上的,怎么可能被看到……”女人撒娇般地说道。

    之前张禹进院的时候,已经查看过了,正房确实没有人。想必是人已经走了,只剩下女人一个。

    既然如此,自己现在也不能走了,那还客气什么。

    当下,张禹微微一笑,说道:“那我就不见外了……”

    女人闻言,眼睛微微一亮,可没想到,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跟她预计的完全不一样。

    “刷!”

    一道金光,从张禹的身上窜出,女人就觉得眼前一花,身子跟着就被一道网给包裹住,再想动弹,是根本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