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296章 官凤
    镇东区,白桦园小区。

    牛三江开着警车,一路进到小区,二号楼1单元楼下。

    车子停好,四个人先后开门下车,一出来,潘云就指着三楼的窗户说道:“这在这楼上,306。”

    张禹点了点头,旋即感觉到,身后好像有点不对劲。

    他转过身子,向后走了几步,那里有一棵白桦树,才到树下,突然一阵大风刮起。

    “呼……”

    冬日里的树木,也没有多少叶子。伴随着大风,树枝“哗哗”乱颤。

    “报怨风……”张禹登时便能确定,这股风就是报怨风。

    通常这种风,只有死者饱含冤屈的时候,才会刮起。一般大体上,都是要在坟上,像这种小区内会刮起报怨风的,简直无法想象。

    随着树枝的颤动,一个黄色的小纸人从树上飘了下来,几乎是在张禹的面前落下。张禹直接一抬手,将小纸人抄入手中。

    小纸人的脖子上,挂着一条断了的红线。张禹心中暗自点头,随后将小纸人拆开。

    正如张禹所料,这是一张符纸,里面画着符文,还写着一个生辰八字。张禹一眼就能断定,这符文是用血画成的。

    想要使用这一招邪术,必须要知道对方给的生辰八字,还要将小纸人挂在距离被害者家里较近的地方。这棵树正好是在官凤家的楼下,再合适不过。

    之所以会有报怨风,乃是因为这小纸人收了被害者的魂魄,魂魄喊冤,自然会产生怨气。不过现在,张禹已经感觉不到符纸上有魂魄的存在,肯定是烟消云散了。但是那股怨气却留了下来。怨气也是有灵的,不能随便刮,大体上是在遇到能够替他报仇的人时,才会刮起,进而就彻底没了。也就是说,机会只有一次。

    牛三江、马四海和潘云见张禹往后走,又突然刮起了风,都好奇地凑到张禹的身边。等张禹接过符纸展开,三人全是一愣。

    之前在车上,他们已经听张禹说了大概是怎么回事。此刻亲眼见到,不单单是目瞪口呆,整个人都彻底服了。

    “真、真是这样……老弟……那、那现在咱们该怎么办……”马四海结结巴巴地说道。

    “先上楼,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的线索。”张禹说道。

    看到了小纸人,其实对张禹来说,也没有太大的帮助。当务之急是,找到官凤和董洛二人之间的关联。

    四个人一起上楼,进到306房间,官凤的家里。目前有两个警察,负责看管案发现场,保护现场证据。但是,也没啥像样的证据。

    张禹在里面转了一圈,没有任何的发现。官凤家里的东西,全原封不动的摆着,比如说那些奢侈品。

    潘云寻问张禹,在这里有没有找到进一步的线索,张禹只能无奈地摇头。

    毕竟张禹能够看出来的,得是那种诡异的东西,如果说有什么阵法的气息,那绝对逃不过他的六识。可惜这里没有,因为也用不上,一道符纸就可以将官凤给解决了,还费什么劲。

    见再没有其他的线索,张禹不由得琢磨起来,要不要把阿洛的事情,告诉潘云他们。琢磨了一下,张禹觉得不行,这是一个机密,是廉政督察局的机密,褚臻焕是信任他,也需要他的帮助,才告诉他的。如果自己擅自告诉别人,那算什么。

    张禹认为,自己需要先和褚臻焕进行沟通,把这边的事情告诉褚臻焕,由褚臻焕决断。不过他认为,自己需要先把官凤的具体情况给搞清楚。

    拿定主意,张禹朝潘云丢了个眼色。

    他们几个人,此刻都在官凤的衣帽间里,看着官凤的那些奢侈品。

    潘云见到张禹的眼色,朝张禹微微点头,跟着说道:“张禹,咱们两个到官凤的卧室再看看,其他人,就不要跟着了。”

    牛三江几个自然会意,没有意见,张禹和潘云一起来到官凤的卧室。卧室内用白线画着,有各种现场标记。

    两个人走到窗户边,潘云低声说道:“有什么发现吗?”

    “没有。”张禹微微摇头。

    “那你叫我过来,有什么事?”潘云不解地问道。

    “看官凤的房子也不错,家里又这么多奢侈品,我想了解一下,她到底是个什么来头。”张禹说道。

    “原来是这个……”潘云点头说道:“你还挺细心的,那我就跟你说说,看你能不能分析出来点东西来……”

    张禹点了点头,没有出声,潘云又接着说道:“官凤的家里,只是普通家庭,并不富裕,根本买不起这样的房子,以及那些奢侈品。据我们从她母亲那里了解,官凤没有工作,没有经济来源,这些东西的价值,她的母亲并不清楚。她母亲只知道,这套房子是官凤租的。但是,我们已经从物业公司了解到,这套房子其实是在官凤的名下,是官凤贷款购买的。该房子首付六成,已经还了三年的贷款……”

    “哦?”张禹露出疑惑之色,“照你的说法,官凤哪来的钱购买这套房子,以及这些奢侈品……”

    “这就是她的疑点所在,我们虽然找不到她的手机了,但还是可以通过她的姓名在移动公司查到底子,看她曾经和谁通过话。她时常一个号码打电话,那个号码也经常给她来电话,可这个号码,竟然是当初号贩子倒卖的号码,不需要实名认证,而且这个号码已经无法再联系上了。另外,官凤的微信,也不是她用手机号注册的,这样一来,给我们办案,造成了很大难度。我们唯一能够认定的就是,她的死肯定跟经常通话的号码有关系……我们也联系了一些官凤的朋友,可这些朋友只知道官凤有钱,却不知道官凤现在到底做什么……以我们警方办案的经验来看,官凤极有可能是被某个人给包养了……杀死她的人,八成就是包养她的人……为什么这么做,我虽然无法肯定,但我猜测,她或许是知道了一些那个人的重要秘密,并且要挟那个人,所以才被杀害……”

    潘云的声音不大,每一个字都十分的有条理。

    听了她的分析,张禹不由得连连点头。这一刻,张禹又想到了阿洛的身份,阿洛是一个私家侦探,会不会是官凤请阿洛帮忙调查这个人,进而找到了那个人的犯罪证据。因为官凤走漏了消息,这才被灭口。

    而这个人是谁,显而易见,就是董洛举报的那位林场厂长汪忠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