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295章 一模一样
    案情眼下看来,已经十分的简单。阿洛实名举报镇南区林场厂长汪忠民有问题,但跟着就“被”上吊自杀了。真凶是谁,已然呼之欲出。

    问题在于,阿洛的死状,不可能作为呈堂证供。在任何人的眼中,阿洛就是自杀,说他是被汪忠民害死的,人家汪忠民肯定不会承认。

    想要替阿洛报仇,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找到阿洛所说的证据。

    还有一点,通过阿洛的死,已然能够说明,在汪忠民的身边,有一个邪修高手。

    张禹没有去别的地方,坐着褚臻焕车回到酒店。褚臻焕离开,张禹一个人进入酒店。

    他上楼前往酒吧,这个酒吧一直营业到后半夜四点。等他到的时候,哪里还有彪哥的影子。

    张禹明白,彪哥肯定是学外语去了,便到自己的房间睡觉。可他哪里睡得着,满脑子里都是案情。

    还记得刚到镇海的时候,张禹没心没肺,睡觉是一个快,基本上脑袋沾枕头上,人就能睡着。随着自己越爬越高,张禹的心思也越来越重,如果想心事的话,晚上是睡不着的。

    琢磨了一会,张禹的脑海中浮现出阿洛死亡时现场的照片,但是紧跟着,他的脑海中又浮现出一组照片。

    这组照片,是白天在镇东区公安局,潘云那里看到的。

    照片中的女死者,也是上吊自杀,脖颈上帮着红绳。用潘云的话说,女死者绝对不可能是自杀。

    “阿洛和这个女人都是上吊自杀……他们之间,会不会有什么联系呢……”张禹在心中嘀咕起来。

    想到这里,躺在床上的他,一下子跳了起来,“管他有什么有联系,先去看了再说。”

    张禹在有些时候,性子也急,他都没管现在是几点,直接就拨了潘云的手机号码。

    真别说,电话才拨过去,那边立刻就接听了,潘云的声音响了起来,“喂,张禹么。”

    “小云,你在什么地方,我现在想去看看尸体。”张禹直接说道。

    “尸体……”潘云先愣了一下,显然是没反应过来,但她随即说道:“你说的是白天那个女死者的尸体。”

    “就是她!”张禹说道。

    “尸体在区公安医院,我现在过去等你。”潘云说道。

    她也是个急脾气,这个时间没有睡觉,估计也是在想案子。

    “你别着急,先打个盹什么的,我在镇南区呢。这就坐车过去,估计最快也得俩小时。”张禹说道。

    “那好,我等你电话。”潘云说道。

    挂了电话,张禹也不通知彪哥,因为他清楚,通知也没用。彪哥晚上在酒吧喝酒了,现在估计正在学外语,找他有个屁用。

    张禹出了酒店,在路上拦了一下出租车,坐车直奔镇东区公安医院。

    进到镇东区,张禹给潘云打了个电话,约定在公安医院门口见面。

    没过多久,到了地方,还是人家潘云先到的。跟潘云一起来的,还有牛三江、马四海,毕竟是验尸,也不是散布、吃饭,工作的时候要有个工作的样子。

    三个人的脸色都有点憔悴,显然是一直都没睡,全在忙活案子。见面后打了招呼,四人一起进到医院,前往后面的停尸间。

    潘云已经打了招呼,到了停尸间,有值班大爷给他们开门。这可要比跟褚臻焕一起到停尸间的时候,光明正大多了。

    进到里面的停尸房,也都是摆着冰柜。牛三江来到一个冰柜前,将冰柜给拉了出来,尸体上照例盖着白布,他跟着将白布给掀开。

    躺在这里的尸体,那都是不穿衣服的。而且尸体已经经过解剖,以确定死前有没有服用过什么药物。

    这几位胆子也都大,根本不在乎看什么死尸。来到尸体前,潘云说道:“这就是上吊的女死者,她的名字叫官凤。”

    张禹点了点头,打量了尸体几眼,通过上面的尸斑,张禹几乎能确定,官凤的死亡时间和董洛的死亡时间差不多。

    虽然官凤已经死了,从五官上面也能看出,十分的标致,是一个美人。

    张禹随即伸出手去,抓住了官凤的手腕,用心眼去探视官凤体内的情况。

    转眼间,张禹的心头便是一震,他在心中忍不住说道:“果然如此!”

    一点没错,在官凤的体内,三魂七魄只剩下力魄。力魄的光球十分微弱,估计再过两天,也会消失不见。

    阿洛的体内,比官凤多了个气魄,可气魄被黑丝气流缠绕,属于另有原因。正常的被这招邪术害死,只会剩下力魄。

    从此张禹完全能够判断出来,官凤和阿洛是被同一个人用同一招给害死的。

    他睁开眼睛,放下官凤的手腕。潘云和牛三江、马四海都盯着他看呢,见他放手,几乎是异口同声地问道:“怎么样?”

    张禹说道:“先出去再说吧。”

    潘云点了点头,牛三江把白布给尸体盖上,冰柜给退了回去,四人一起出了停尸间,走出公安医院。

    上到警车上,马四海负责开车,坐在副驾驶的牛三江已经急不可待,他回头问道:“老弟,怎么回事,死者是怎么死的?”

    “她是被人用邪术给害死的……”张禹当下,就在车内将官凤是被哪种邪术害死的事儿,简单地说了一遍。但是他并没有说关于阿洛的事情。

    听了张禹的说法,牛三江疑惑地说道:“官凤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的女人,怎么会惹来这么大的仇家,用这么狠的手段害她呢……估计请这么一个高手作法的钱,都够雇几个杀手了吧……”

    潘云觉得有道理,说道:“这里面确实有古怪……对了,我们先前不是已经在官凤的家里搜查过了么,大体上什么都有,就是不见了她的手机……看起来,这里面怕是另有玄机,搞不好这个官凤,知道些不为人知的事情也说不定……”

    牛三江、马四海都是点头,认为潘云说的有道理。

    一听说官凤的电话也没了,这和阿洛的情况一样,张禹的心头一动,看来二人百分百是有联系了。

    他马上说道:“那咱们还等什么,马上去官凤的家里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