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292章 事出有因
    张禹这些明白了,褚臻焕之所以说那么多冠冕堂皇的套话,目的就是在给张禹看资料的时候,找一个合理的理由。

    “谢谢褚叔叔。”张禹接过文件袋,打开之后,从里面抽出来几页纸。

    在这上面,先是一张照片,这人国字脸,看起来十分的阳刚,一脸正气。看年纪也不大,估计也就二十七八的样子。只是不知,是当年的照片,还是以前的照片。但有一点,这人穿着的衣服是警服。

    张禹借着车内的光亮,又往下看。

    姓名:董洛。

    性别:男。

    出生年月日:xxxx年x月xx日。

    学历:本科。毕业于镇海市警官学校。

    一看到这里,张禹再次一愣,好奇地说道:“褚叔叔,你说死者董洛,也就是阿洛,他是一个警察……”

    “他曾经是一个警察,不过已经辞职了。”褚臻焕说道。

    “好端端的,为什么辞职,难道是犯什么错误了?”张禹疑惑地问道。

    据他所知,能够主动辞职的警察,恐怕是不多。

    “你先接着看,看完差不多就清楚了。”褚臻焕慈和地说道。

    张禹微微点头,继续往下看。

    好家伙,这董洛的履历可真是不得了。

    董洛一分配到警局,直接就到了刑警队,两个月之后就参与打掉了一个黑涩会团伙。在激战过程中,匪首逃窜,董洛单枪匹马在身中一枪的情况下,将匪首擒获,立下三等功。第二年,董洛千里追凶,将一名逃出镇海的杀人犯擒获。随后,董洛又参与破获了一起密室杀人案,成功将真凶绳之以法。接下来的三年,董洛破获大小刑事案件二十余桩,升职为组长。从组长到刑警队副队长,董洛几乎可以称之为神探。

    不过就在六年前,董洛的父亲突然去世,悲痛之余的董洛竟然哭成了哑巴。辗转去了几家医院,也无法治愈,最终定义为终身哑巴。这次的变故,对于董洛的打击很大,本来极有可能成为刑警队队长的他,甚至连副队长都无法担任,警队顾及到形象,专门找董洛谈话,希望将董洛调到残联,或者提前退休。董洛在谈话后两天,便辞职离开了警队,不但没有接受残联的工作,甚至都没有选择提前退休。

    看到这里,张禹不禁为之动容,他忍不住说道:“这个董洛,实在是一条硬汉啊……”

    褚臻焕也点了点头,说道:“像董洛这种人,在这个时代已经不多了。在我看到他的履历时,也不禁充满了钦佩。”

    “不过……一个人会哭哑,这种事情,似乎有点离奇……据我所知,人是有可能在悲痛过度时哭哑,但那只是暂时性的,怎么可能一直哑巴……这种暂时性的哭哑,在医院也是可以治好的……”张禹有点疑惑地说道。

    “你说的也有道理,可资料上说,警方当时出资为他治疗,却根本无法治愈。”褚臻焕说道。

    “唉……”张禹叹息一声,片刻后说道:“褚叔叔,董洛这次死亡,为什么会引起你们的高度重视呢?”

    “因为他给我们廉政督察局发了一份邮件,实名举报镇南区林场厂长汪忠民,并且说会手里掌握了重要的证据。但是没有想到,在邮件发完的第二天,他就没了消息。我们也是在白天才得知,他已经死了。按照死亡时间推断,应该就是发完邮件的当天晚上,也就是大前天,差不多是后半夜两点到四点。”褚臻焕说道。

    “大前天……”张禹倒吸一口凉气,因为他记得清楚,也就是在大前天晚上,骆晨和董洛聊过微信,在那之后,董洛就再也没了消息。从死亡时间上看,董洛就是在和骆晨聊完之后遇害的。

    “怎么了?”见张禹神情有异,褚臻焕问道。

    “大前天晚上,被警察抓去的骆晨,曾经和董洛聊过微信。可在那之后,董洛就再也没了消息。也正是因为这个,骆晨才来找董洛……”说到这里,张禹疑惑地说道:“褚叔叔,这个董洛是怎么死的,死状如何,你们这边,应该差不多知道吧。”

    “这个我们自然是知道的……”褚臻焕从包里掏出来一个信封,跟着递给张禹,“这是我们从镇南区警局得来的。”

    张禹接过信封,伸手一摸,里面放着的好像是照片。

    他抽出来一瞧,一点没有,一共有二十多张照片。

    在照片中,董洛躺在地上,人已经死亡。看他的模样,胡子拉碴的,跟资料上的照片,简直是判若两人。

    棚顶上,有吊过绳子的痕迹,在董洛的身上,还有一条红色的绳子。

    看到这个,张禹又是愣了一下,说道:“他是上吊死的……”

    “没错。”褚臻焕点头说道:“警方的法医鉴定结果是,身上没有任何伤痕,系上吊自杀。我们也秘密的找人进行了鉴定,得出的结果也是一般无二。”

    “按理说,他应该是被灭口,怎么可能会是自杀。”张禹疑惑地说道。

    “我们也认定,他没有自杀的理由。”褚臻焕肯定地说道:“可是,据我们了解,董洛绝非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他曾经获得镇海市大比武,自由搏击冠军。想要单打独斗的干掉他,绝非易事,哪怕是很多人一起下手,估计也不容易。我们能够明确的确定,在董洛死前,没有服用过任何药物。死前时,体内的酒精也不超标。甚至不是在窒息后被吊在棚顶的,是实实在在的上吊自杀。”

    “这……”张禹不由得沉吟一声,说道:“会不会是中了某种邪术……”

    “你这话,若是说给别人听,恐怕没人会相信。但是,我相信你的实力,你既然这么说,那很有可能会是这样……”褚臻焕点头说道。

    “褚叔叔,这个案子,涉及到我的一个朋友,同样也涉及到一个让人敬佩的警察。你能把资料给我看,一来是对我的信任,二来褚叔叔也是希望我帮一把手吧。请褚叔叔放心,我一定会全力以赴,找出真凶。”张禹郑重地说道。

    “我相信也只有你能够查出真相了。”褚臻焕真切地说道。

    “现在能不能带我去案发现场看看,再去看看董洛的尸体。”张禹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