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291章 董洛的资料
    “你问我们是什么人!我们还要问你是什么人呢……深更半夜的不睡觉,跑到这里来晃悠什么?”

    黑暗之中,四个人慢慢靠近,其中一个声音凌厉地说道。

    刚刚被张禹用太极拳打翻出去的三个家伙,体格倒是蛮不错的,此刻也都慢慢地爬了起来,踉踉跄跄的朝张禹走去。

    “现在很晚么……夜镇海、夜镇海的……不就是说咱们这里么……我晚上出来溜达溜达,有什么大不了的……”张禹摊开双臂,从容不迫地说道。

    “你倒是挺能说的,把身份证掏出来!”在张禹后面,刚刚一个被张禹打翻的家伙,怒冲冲地叫道。

    张禹连看都不去看他,只是淡淡地说道:“你们算是干什么的,有什么资格检查我的身份证……”

    前面的四个,距离张禹已经很近,张禹完全可以看出他们的衣着。这四个人都穿着藏青色的西装,看起来身手矫健。

    “我们是干什么的?”这时,张禹后面那位狠狠地说道:“说出来怕……”

    可不等这位的话说完,站在张禹面前的一个西装男人突然说道:“等等……”

    “怎么了?”后面那位疑惑地问道。

    “你们站在原地……不许碰他,我去打个电话……”这位西装男似乎是这里面领头的,他跟着又道:“把枪都放下……”

    说完这话,他转身就朝黑暗中跑去。

    这家伙在说话的时候,张禹也在打量他,觉得多少有点眼熟,好像曾经在哪见过,但是没什么深刻的印象,想不起来到底是谁。

    张禹耸了耸肩膀,一脸无所谓的扫了眼周边的人。

    迎面拿枪的三个,有点莫名其妙,但还是都把枪放下。后面吃了张禹亏的三个,更是莫名其妙,似乎按照他们的意思,就得先把张禹按住暴揍一顿。

    可跑去打电话那人所说的话,他们又不能不听,只好静静地等着。

    过了大概能有两分钟,黑暗中响起脚步声。声音和黑色的影子,很快出现在张禹的视野中,正是刚刚跑去打电话的西装男。

    快到近前,西装男放慢脚步,从同伴的身边走过,来到张禹面前。

    他十分礼貌地说道:“您就是无当集团的张禹先生吧?”

    张禹微微点头,说道:“是我,请问你是哪一位?”

    “我是谁,并不重要。我们老板就在外面,他要见您,请跟我来。”西装男说完,朝张禹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方向正是离开小区的方向,也就是张禹的后方。

    张禹今晚过来,少不得在身上贴好神打符和护身符,所以他并不把这些人放在眼里。而且张禹已经看出来,对方应该是吃公家饭的,只是不清楚对方到底是什么来路。

    若说是镇东区的警方,显然不太可能,而镇南区的警方,张禹也不认识,更不会看对面这西装男有点眼熟了。

    张禹本着来者不拒的态势,转身朝前走就。那三个汉子刚刚吃了亏,此刻一听同伴对张禹的称呼,都不由得心里嘀咕,哪能阻拦张禹。

    西装男一个人陪同张禹从小区胡同内出去,来到正街。顺着正街往前走,出去大概能有几十米,就见路对面停着一辆黑色的桑塔纳。西装男指了指桑塔纳,说道:“我们老板就在车里,请跟我来。”

    张禹之前跟时运来就整了这么一出儿,没想到这么快,又有人跟他来这么一出儿。只是相比之下,西装男可要比大彪哥客气多了。

    来到车旁,车子的驾驶位和副驾驶位,车门立刻打开,下来两个同样穿西装的精壮男子。

    这两个没有说话,其中一个负责拉开车门,朝张禹说道:“张先生,请。”

    张禹先弯腰朝车内看去,只一瞧,就见一个中年男人坐在里面,正微笑地看着他。

    看清中年男人的相貌,张禹先是一愣,跟着忍不住叫道:“褚叔叔!”

    没错!

    坐在车内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当初镇东区廉政督察局局长褚臻焕。

    “小禹,进来坐。”褚臻焕慈和地说道。

    看到褚臻焕,张禹心中再无半点顾虑,直接上车坐到褚臻焕的身边。

    有西装男人伸手将车门关上,然后三个人分散开来,一是把风,二是不去听车内的说话。

    张禹看着褚臻焕,好奇地说道:“褚叔叔,这大晚上,你怎么跑这来了。”

    “因为董洛的死。”褚臻焕直截了当地说道。

    “董洛……”张禹先是迟疑了一下,旋即反应过来,“你是说,那个叫名侦探阿洛的哑巴,名字叫董洛……”

    “没错!”褚臻焕点头说道。

    “他是做什么的?怎么他的死,连您都给惊动了?”张禹错愕地说道。

    先前他以为有人算计他,毕竟在食杂店老板的嘴里,阿洛就是一个喜欢喝酒的哑巴,好像也没什么特别之处。镇南区警方如此重视,绝对可疑。现在可好,竟然连褚臻焕都给惊动了,那就说明,这个哑巴绝对不一般。看来,一切不是像自己想象的那样。

    “你家里有人涉案被抓的消息,我也听说了。没有想到,你今晚会来调查。原本我守在这里,是打算看看,凶手会不会来找什么东西,现在看来,凶手恐怕早已经将他们想要的东西给拿走了……”褚臻焕无奈地摇了摇头,“其实我也早已想到,今晚的守株待兔是徒劳的,但没有办法……”

    张禹听的是一头雾水,好奇地说道:“褚叔叔,你的意思是,有人害死了董洛……而这个董洛,好像是一个十分重要的人物……但据我所知,他就是一个哑巴,似乎喜欢喝酒……这样的一个人,到底特别在什么地方,为什么还会惹出这么大的祸……”

    当然,张禹也不是一点不清楚,他从骆晨和阿洛的微信聊天中得知,阿洛是一个侦探,好像还有不少仇家。但一个私家侦探,又能有多大的仇家呢?

    “三言两语,恐怕是说不清楚的。我知道,你曾经帮助镇东区警局办过案子,不仅仅得过好市民奖,还是全国十大杰出青年,市医院和区议员。所以,在国家需要你的时候,你都会挺身而出,我也是为国家做事……在一定程度上,属于自己人……”褚臻焕先说了一些冠冕堂皇的话,瞧那意思,是在为后面的话题做铺垫。

    张禹也没多说,只是轻轻点头,果不其然,褚臻焕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个文件袋来。他接着说道:“既然是自己人,那你就先看看,这些是董洛的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