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285章 调查
    “这事我理解,不怨你们。”张禹平和地说道。

    他跟着看了一眼,前面站着的二十多个保镖,又道:“这两天白天是谁负责看门的。”

    “我。”“我。”“我。”……负责白天值班的保镖都站了出来,不过一个个仍是小心谨慎。

    “我都说了,今天的事儿,跟你们没什么关系,所以也不用担心。我张禹这个人,一向是讲道理的。哪怕是我在这里,人家警察来抓人,我也只能放行。”张禹温和地说道:“我现在只是要问你们一件事,白天值班的时候,骆晨都是什么时候出门的,是跟着其他人一起走的吗?”

    “大前天是一起走的吧……”“前天好像也是一起走的……”“好像是一起走的……”“昨天是别人先走,她后来走的……”“好像是后来走的……”……几个保安你一言我一语,说的多少有点模棱两可。

    不用张禹发话,彪哥就没好气地叫道:“什么叫好像!是就是,不是就不是!”

    “是是是……大前天是一起走的……前天是一起走的……昨天不是一起走的……”一个保镖赶紧说道。

    方彤也在一旁点头说道:“大大前天晚上,骆晨姐突然头疼,我们大前天还一起陪她去医院。前天的时候,我们是一起走的,晚上回来之后,她就有点不对劲……昨天早上吃饭的时候,只有我和小阿姨,然后我俩一起去的公司……”

    “突然头疼……怎么了?”张禹看向方彤。

    “我也不知道,当时我在楼上和洁洁一起看铁锁的公众号更新,结果突然听到骆晨突然大叫一声,然后我们就下楼查看。师姐也去了,帮忙把骆晨姐弄醒。早上的时候,我们还陪她一起去的医院。”方彤说道。

    “去医院检查的结果怎么样?”张禹问道。

    “没有问题。”方彤说道。

    “医院检查没有问题……”张禹嘀咕一句,突然想到方彤说的一句话,“你说师姐去把骆晨姐弄醒,这话怎么说?”

    “是这样的,我们下楼看骆晨姐的时候,她已经疼昏过去了。”方彤说道。

    “疼昏过去了……”张禹心头一凛,猛地想起一件事,他随即说道:“咱俩上楼,其他的人不必跟着。”

    说完,他就快步朝别墅内跑去。方彤跑着跟上,二人先后脚进到别墅。一到里面,就看到叶凤凰站在大客厅内,脸上满是担忧之色。

    “张禹,你终于回来了。刚刚有官差把骆晨给抓走了,我没敢出手。”叶凤凰虽然也知道警察这个称呼,但潜意识中,她对警察的印象就是官差。

    “没出手就对了,咱们上楼……”张禹嘴里一边说,一边朝楼上跑去。

    来到二楼的书房,其实也就是张禹冷藏药物的房间。他把冰箱打开,只是一瞧,果不其然,那瓶给骆晨准备的解药不见了。

    看到这个,张禹瞬间明白了,骆晨头疼昏过去,正是因为服用了解药所导致。而她带着眼镜吃饭,也是说明她当时哭过。为什么会哭,肯定是想儿子呗。

    然而,骆晨的儿子已经死了,确切的说,在唤醒了李三前世记忆的时候,骆晨的儿子就已经死了。

    “张禹,怎么了?”看到张禹站在这里发呆,方彤小声问道。

    “没什么,去骆晨姐的房间看看吧。”张禹说道。

    既然知道骆晨恢复了记忆,那接下来就要了解,在这之后,骆晨做了什么。

    眼下骆晨在警局,张禹也见不到,只能通过房间内的蛛丝马迹来判断了。

    进到骆晨的房间,房间内十分整洁,没有丝毫被翻查过的痕迹。原因很简单,这是张禹的家,家里那么多保镖呢,是随便让人翻的么。让警方把骆晨给带走,这个没办法,但想要搜张禹的家,绝对是要亮出搜查令的。给张禹家里开具搜查令,那就得先摘掉张禹镇海市议员的头衔。

    张禹的保镖们,也不是法盲,跟警方也是说的明明白白,加上张禹在镇海市确实名头在那里摆着,镇南区的警方也不敢把事情闹的太大,最终只能把骆晨一个人给带走了,确切的说是请走的。

    三个人在房间里只一转悠,很快看到在床头柜下面放着一个文件袋。文件袋封的严实,张禹蹲下拿了起来,跟着一瞧,上面写的是一个邮寄地址——镇南区,东波街,一鹏小区,金源便利店,阿洛(收)。

    邮寄信件的人,正是骆晨,上面还有骆晨的电话号码,以及寄信人地址。这个地址,骆晨也是没多想,竟然写的张禹家的地址。

    看文件袋的包装,应该是已经寄出去了,为什么还会在骆晨手里,多少让人有些狐疑。

    张禹现在也顾不得骆晨的个人**,伸手就要拆开信封。就在这档口,他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铃铃铃……铃铃铃……”

    张禹将信封递给叶凤凰,让叶凤凰帮忙给拆开,他掏出手机,一看来电显示,是潘云打过来的。

    他立刻接听,说道:“喂,潘云么。”

    “是我。”电话里响起潘云的声音。

    “有消息了吗?”张禹问道。

    “我这边已经问过了陆局,陆局给市局的薛局长打了电话,打听是怎么回事。具体案情,没有打听出来,但人确实是被镇南区警局给抓了。眼下,也没有其他的消息,我这边也在等,如果有后续的消息,一定马上告诉你。”潘云说道。

    “那好吧。”张禹无奈地说道。

    “你也别着急,如果真不是你姐做的,警方绝不会冤枉她的。再者说,这样的案子,一向都是多少双眼睛盯着,你放心好了。”潘云安慰道。

    “我知道。我也相信你们警方,同样也相信骆晨。”张禹说道。

    “那就行,我这边再有消息的话,一定会第一时间通知你。”潘云又道。

    两个人又聊了几句,潘云才道:“我这里还有一个案子,就先挂了。”

    等张禹说了个“好”,她就挂了电话。

    潘云从警车内出来,再次朝楼上走去。来到306房间,法医已经对尸体经过简单的检查,正在进行记录。

    潘云走进卧室,来到法医的身边,说道:“王医生,检查结果如何?”

    “身体身上没有任何伤痕,初步判断是上吊而死。”进行记录的法医说道:“经过对死者身上的尸斑判断,死亡时间大概是大前天的晚上。”

    “大前天的晚上……”潘云看向牛三江,说道:“白桦小区内,每栋楼外都有监控……咱们的人不是已经去调取监控了么,立刻问问,有没有调查出什么结果……特别是三天前的晚上……甚至范围可以扩大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