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289章 接近
    坐在收银台后面的中年人正是这里的老板,他的名字就是时运来。

    刚刚彪哥进来的时候,他没有在意,现在听彪哥这么一说,不由得心头一紧。

    彪哥身上穿着一身希望,毕竟是无当集团的副总,也是坐办公室的,不能像以前那样,随随便便。

    但是,彪哥即便是西装笔挺,给人的感觉也不太像是好人。

    他这咋咋呼呼的,一进门就指名点姓,认谁都有点担心。

    时运来陪着笑脸站了起来,说道:“我就是时运来,这位大哥找我有什么事吗?”

    “你是就正好了......”彪哥做了个手势,朝门口指了指,说道:“我们老板有事找你,出来一下吧。”

    平日里他和张禹称兄道弟,可他心里明白,自己现在就是跟张禹混的。所以对外的时候,他也不吹牛13,就说自己的老板是张禹。

    这种场面,时运来在电视里见到过。一般说这话的都不是好人,要不说“我们大哥找你”,要不说“我们老板找你”。

    时运来终究只是一个开便利店的,他小心地说道:“大哥,你们老板找我什么事......我什么也不知道......你们要是想抽什么烟,喝什么酒,只要我这里有的,尽管拿......”

    彪哥那是什么脾气,直接瞪起了眼珠子,“你把我们当什么人了,少特么敬酒不吃吃罚酒啊!是你自己出去,还是我请你出去!”

    “我自己出去......”见彪哥这般,时运来登时就老实了。

    这还是彪哥没带着人来,若是带个几十号过来,估计更得把这位吓死。

    时运来战战兢兢地朝门口走去,一到门前,就看到一辆大奔停在那里。

    对方说是老板,看来还真不假。

    时运来暗自嘀咕,自己好像也没得罪过什么大有来头的人,怎么今天晚上来了这么一位。

    彪哥指了指车门,说道:“我们老板就在车里等你呢,自己进去。”

    “是、是......”时运来忙不迭的点头。

    他小心翼翼的来到车旁,将车门拉开,先朝里面看去。

    就见一个西装笔挺的青年人坐在里面,仿佛是若无其事。

    时运来小心地问道:“这位大哥,您找我啊......”

    “你是时运来吗?”坐在车上的张禹,淡淡地问道。

    “是我。”时运来刚刚都在彪哥面前承认了,现在哪能不承认。

    “上来说话。”张禹说道。

    “我在车下面说话就行......”时运来紧张地说道。

    “让你上来,你就上来......我只是找你打听一件事......”张禹平和地说道。

    时运来也明白,自己不上去是不成的。

    他硬着头皮上车,坐到张禹的身边,却没有关车门。这也是考虑到,万一有什么事,能够及时逃跑。

    张禹哪能看不出他的心思,只是没有点破,淡淡地说道:“你认识一个叫阿洛的人吗?”

    “阿洛......”时运来的脸色陡变,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我......那个我......”

    见他这般紧张,张禹的声音沉了下来,说道:“怎么回事?有什么难言之隐么......”

    “没有......是阿洛死了......”时运来紧张地说道。

    “阿洛死了......怎么死的......”张禹立刻问道。

    骆晨涉嫌命案,现在时运来提到阿洛死了,难道说命案中的死者就是这个阿洛。

    “具体怎么死的,我也不知道。今早警察来了,到处寻问情况,就找到了我......我这才知道,阿洛死了......”时运来小心地说道。

    “那你跟警察都说了些什么呢?”张禹再次沉声问道。

    “没说什么......我跟他也不熟......他就是偶尔到我这里买东西......”时运来小心地说道。

    “你跟他不熟......”张禹轻笑一声,说道:“那为什么他的信件,都会邮寄到你这里。而且连电话,留的都是你的呢......”

    “我......”时运来瞬间一件事来,那就是昨天骆晨来过。他偷眼看向张禹,也不知道,这个小子和昨天来的女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你什么你......”张禹冷冷地说道:“这两天是不是有人邮寄过一份信件给阿洛,然后她又来给取走了......”

    “这个......”时运来吞吞吐吐,脑门子上都冒出冷汗。

    不知为什么,他隐隐感觉到,这个年轻人的身上有着一股摄人的威势,让他的心里发毛。

    “说!”张禹只说了一个字。

    不过这一个字,仿佛充满着魔力,时运来这次十分的痛快,嘴里好似连珠炮一样说道:“昨天确实有一个女人来过,她说她是阿洛的网友,寄了一封信件给阿洛。当时她还问我,阿洛住在什么地方,我告诉她,阿洛是一个哑巴,不要被骗了。可她还是求我,寻问阿洛的住址,我就告诉她了。今天警察来找我,说阿洛死了,问我有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人,我就把这个女人给说出去了......”

    “那警方怎么说的?”张禹问道。

    “警方没说什么,又问我还有没有什么其他的可疑人,再我就没见到过了......”时运来说道。

    张禹微微点头,这下他明白了,为什么警察会认定骆晨是凶手,又为什么这么快找到他的门上。

    骆晨邮寄的信件是宅急送,即便把信件给拿走了,但警方照样能够查到底子。骆晨用的是真实的身份信息,甚至连地址都是张禹家的,那想要找到她,还不是易如反掌。

    张禹心中暗说,你好歹也是老千出身,看来真是因为想起儿子的事儿,人都糊涂了。正应了那句话,关心则乱。

    可他同样也疑惑起来,昨天骆晨打听到阿洛的住址后,到底有没有见到阿洛呢?见到的是活人,还是死尸呢?

    琢磨了片刻,张禹说道:“阿洛的住址是哪?”

    “就是前面那栋楼。”时运来痛快地指向阿洛的住址,“是8楼802。”

    张禹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今晚我来过的事儿,你怎么看呢?”

    “我......”时运来的声音拖得很长,终究是做点小买卖的,反应也快,他跟着说道:“我没见过什么人,一直都是在店里卖东西、打游戏......没人来过......”

    张禹满意地点点头,从皮包里掏出一叠钞票,丢到时运来的腿上,说道:“你回去卖东西、打游戏吧......”

    “谢谢老板、谢谢老板……我继续回去打游戏了……”时运来紧张而又兴奋地说道。

    他拿着钱,快速地从车内出来,作势就要跑回便利店。

    “等等!”张禹突然来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