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286章 有点意思
    警方在调查这种案子时,往往都是利用最简单高效的手段。

    牛三江马上打电话给正在调取监控的警察,把确切的时间告诉对方。

    很快,那边就有了消息。

    “潘队,正如王医生所说,死者最后出现在监控屏幕中的时间是大前天的午后。大前天的早上,死者曾经出门,午后三点钟回来,当时她是一个人回来的,在那之后,就没有出过门。另外,我们和物业方面对死者回来之后,进出楼内的人进行了严格的排查。都是这栋楼的业主,没有任何可疑的人。”牛三江说道。

    “没有可疑的人……总不能是想不开自杀了吧……”潘云多少有点不信,“在死者的家里,也没看出来,有自杀的迹象啊……对了……”

    说到此,潘云仿佛想到了什么事,四下扫了一眼,“死者的手机在哪里?”

    “没有看到。”牛三江摇头,他随即看向其他的警察,“你们有没有看到死者的手机。”

    “没看到。”“没看到。”“家里好像什么都有,就是没有死者用过的手机。”……房间内其他的警察都这般说道。

    “手机不见了……”潘云的脸上严肃起来,“总不能是死者因为白天丢了手机而想不开自杀吧……我敢肯定,这一定是一起谋杀案,有人将死者吊在这里,活生生的勒死,然后拿走了她的手机!”

    “这种可能不是没有……但问题在于,死者在回来之后,并没有可疑的人进入这栋楼……即便死者看起来瘦弱,可想将她活生生的吊在这里,怕是一个人做不到的,而且一定会出现伤痕……法医的鉴定结果是,身上没有任何外伤……包括扭打和捆绑的痕迹都没有……”牛三江说道。

    “那有没有可能是熟人作案,给她下了药呢?”潘云说道。

    “这种可能并不能排除。”牛三江说道。

    “这样,牛哥你负责将监控屏幕中出现的人,以及这栋楼内住着的所有业主都调查一遍……”潘云说道。

    “好。”牛三江点头。

    潘云又看向马四海,说道:“马哥,你负责联系网警,调查死者生前的所有聊天记录。”

    “好。”马四海点头。

    潘云最后看向法医,说道:“王医生,麻烦你了,把尸体带回去之后,再进行详细的实践,看看死者生前有没有服用过什么药物。”

    “没有问题。”王医生点头。

    现代化警方破案,那叫一个容易。到处都是监控,跑都跑不了,故而称之为天网。

    再说张禹,挂断潘云电话之后,叶凤凰已经将文件袋给撕开,从里面拿出来几页纸。

    她把这些递给张禹,张禹接过来一瞧,立刻了然。

    一点没错,骆晨这是请人帮忙找儿子。上面都是关于儿子的资料。

    看过这些,张禹不由得叹息一声,因为他明白,骆晨在恢复记忆后,已经不可能再像前段时间那样快乐,而是要陷入无尽的痛苦中。

    “张禹哥哥,你怎么叹气了……骆晨姐,不会杀人的……”小丫头最为单纯,见张禹这般,不禁为骆晨担心起来。

    “她不会杀人的……”张禹嘴里这么说,心中却又狐疑起来。

    骆晨这是让人帮忙寻找儿子,资料都给对方了。可是为什么资料又会回到她的手里?骆晨找的这个人,应该是叫阿洛,这个阿洛又是何许人也?

    警方劳师动众的来抓骆晨,不可能是没有一点原因,毕竟骆晨是张禹公司的人,又住在他的家里。没有一点证据,警方就敢这么做,未免胆子也太大了吧。

    “这个阿洛……会不会跟骆晨被抓的事儿有什么关系呢……”很快,张禹的心里冒出这样一个念头。

    瞥眼间,他正好看到骆晨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

    一看到这个,张禹的心头又是一动,不由得又看向文件袋上面的那个电话号码。

    “要不要先给这个人打个电话,问问是怎么回事……”张禹在心中又嘀咕一句。

    转念间,他认为不必这么着急。

    张禹伸手拿起骆晨的手机,他想看看,骆晨和这个阿洛都有什么联系。

    现在的手机,不是说一下子就能翻看的,上面全设有密码。一看到这个,张禹微微皱眉,他哪里知道骆晨的密码是什么。

    琢磨了一下,张禹寻思着,要不要先试试骆晨的出声年月日。

    他知道骆晨的生辰八字,四位的密码,他按动的出生年份。不想真是够瞧的,让他一下子就给蒙对了。

    “这可真简单。”张禹心中一喜,跟着翻看起骆晨的通话记录。

    在通话记录中,骆晨只有昨天两次拨打过信封上阿洛的电话号码,而且通话时间都很短,不到十秒钟。

    这一点,让张禹有点纳闷,如果说骆晨是让这个人帮忙找儿子,那这通话时间未免太短了吧。

    他又看了下短信,骆晨没发过什么短信。张禹又去查看骆晨的微信,骆晨的微信好友不多,大体上不是自家的人,就是单位的人,最上面的一个人,昵称写的是——名侦探阿洛。

    见到这个,张禹心中一喜,旋即点了进去,翻看起二人的聊天内容。

    他从下往上看,下面的内容,都是骆晨的话,没有阿洛的回答。

    “我已经知道儿子的下落了。”“东西收到了吗?”……

    看到这些,张禹更是诧异,骆晨确实是让这个家伙帮忙找儿子,可为什么骆晨说,已经知道儿子的下落了呢?

    张禹又继续往上翻,再看到的就是骆晨说自己恢复记忆,自己有一个儿子已经失踪,希望阿洛帮忙寻找。

    再往上看,就是两个人平常的聊天内容了,阿洛自称是个私人侦探,给骆晨讲的故事还不少,看来两个人聊的挺投机。

    他一直看到二人最先认识的那一天晚上,也就是自己出发去英吉利的前一天。

    张禹轻轻点头,心中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看来骆晨和名侦探阿洛是在网上认识的,骆晨将阿洛当作了侦探,所以才请他帮忙寻找儿子的下落。

    看内容,骆晨应该是把资料邮寄给阿洛了。可阿洛在那之后,就没了动静,而骆晨又把资料给拿了回来。由此可见,问题应该就出现在这里。

    “镇南区,东波街,一鹏小区,金源便利店……侦探的地址竟然用这个,有点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