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307章 猫腻
    “说吧……”张禹冷冷地说道:“你若是敢有半句不实,就莫要怪我手下无情……”

    说完,他收了火雷诀。女人明显舒服了一些,重重地喘息两声,接着才慢吞吞地说道:“我只是奉命拿着钥匙,进到那个女人的家里,将她的手机给拿走。我进去的时候,那人已经上吊死了,她到底是怎么死的,其实我也不清楚……”

    “不清楚……你以为我会相信么……”张禹沉声说道:“你都说是那个邪派高手的徒弟了,以你之前的样子,肯定是要跟在他的身边。他的什么事情,你会不知道!就凭你的那点修行,还想瞒我,简直是白日做梦……若是你仍然胆敢隐瞒,那就真的不要怪我手下无情了……”

    张禹的话中,充满了恐吓之意。

    对方不过是小小的阴灵,一年前才跟着那邪派高手,之前不过是躲在树里。阴灵想要修行,难度极大,区区几年,更加不会被张禹放在眼里。

    “是师父让师兄去的,当时师父只说,让师兄把一个脑袋上绑着红绳的小纸人挂在树上就好。我说第二天中午去的,那个女人到底为什么会死……而且还是上吊死……我真的不懂……”女人又是委屈地说道。

    这话说的,张禹觉得就比较靠谱了。他现在很想知道,手机在什么地方,手机又是在哪里。

    但是现在,他不能直接说,因为容易让对方起疑。于是,张禹故意问道:“那个女人,好像就是一个普通人,你师父为什么要用这般手段,至她于死地呢……他们之间,可有什么仇怨么……”

    “应该没什么仇怨……据我所知,师父好像是按照别人的意思,才杀掉那个女人的……”女人答道。

    “别人的意思,那个人是谁?”张禹追问道。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他们是电话联系……”女人答道。

    “你可不要蒙我,之前你可是说过,你师父收你为徒,已经有一年了……你追随他这么久,又是一个阴灵,有什么事情,他应该也不会瞒着你……你师父是什么来历,又和什么人有来往,你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张禹冷冷地说道。

    “不瞒道长,我虽然拜师有一年了,可师父一直没把我带在身边,只是让我让镇南区一个林场的树上进行修炼。也就是前几天,师父才来找我,把我带出林场……他让我帮他办一件事,也就是去那个女人的家里拿手机……就是因为这次让我办事,才把我和纸人结合,勉强算是有了肉身……我也就是那天有了肉身之后,才开始吸男人阳气的……之前根本没有……真的是初犯……”女人老老实实地说道。

    “林场?”张禹想到褚臻焕说过的那件事,阿洛所举报的人,就是镇南区林场厂长汪忠民。女人现在说一直在镇南区的林场修炼,岂不就是在汪忠民的林场。这个林场到底有什么古怪呢?

    张禹琢磨了一下,说道:“你在林场修炼,那这个林场里是什么样子?”

    “林场里有很多树,师父让我留在那里静心修炼,不要离开林场……不过叮嘱我,如果有什么穿道袍的人来,那就赶紧跑,千万别被看到……”女人说道。

    “穿道袍的人……”张禹沉吟一声,又问道:“林场的树,都是什么树?”

    “很多的,什么树都有……师父主要是让我在一片桃树林修炼……在那里,也有几个阴灵……”女人如实说道。

    “桃木……”一瞬间就想到了雷劈木。所谓的雷劈木,就是树中有阴灵修炼,等成了气候,就会有天雷落下,将其劈死。而阴灵所在的树,便是雷劈木了。

    像女人这样弱小的阴灵,距离成气候还早着呢。所以张禹还有些疑惑。另外,林场是国家的,林场的厂长也算是国家干部,怎么会干这种事呢?

    张禹跟着冒出来一个念头,一棵雷劈木的价格何等昂贵,这里面的赚头,绝对是不会小的。

    有道是,十年育树百年育人。培养一棵树,还得是桃树、枣树这样的好树,起步就是十年,其实也需要更久。阴灵好找,但是这种好树就难找了,各家道派都需要雷劈木制作法器,而天底下又哪来那么多雷劈木。

    一些大件的法器,需要的雷劈木就更多了。

    私人的林场,确实能有一些好树,但绝大多数的好树,还是在国家的林场。

    结合女人那句话,如果看到有道袍的人来,就赶紧跑。这话什么意思,显然是林场内好的桃树、枣树,会有道教人士前来进行选择。

    女人的师父,摆明是一个邪修,他们与汪忠民勾结,将林场内好的桃树、枣树拉走,必然会大赚一笔。

    张禹隐约能够确定,这应该就是猫腻的所在,也就是阿洛所举报的事情。可这其中,到底还涉及到一些其他的什么,就不为人知了。

    见张禹半天不出声,女人小心翼翼地说道:“道长,我说的都是实话,您现在能不能放过我……”

    张禹微微一笑,说道:“放过你,当然不成问题。但还有一件事,你需要告诉我。”

    “什么事……只要我知道的,一定实话实说……”女人老实地说道。

    “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我很好奇,为什么你师父害死了人家之后,还要让你把人家的手机给拿走呢?这里面,到底有着什么秘密?”张禹故作好奇地说道。

    听了这话,女人明显愣了一下,很是警惕地说道:“道长,你为什么问这个……”

    “好奇。”张禹直截了当。

    “其实我也挺好奇的,但是我拿到手机之后,就交给我师父了,根本没看过上面的内容。”女人说道。

    “那你师父把手机放到什么地方了呢?”张禹问道。

    “我师父也没看上面的内容,回来之后,就直接被他给烧掉了……”女人说道。

    “这倒是省事……”张禹盯着女人,心中琢磨起来,该怎么处置她。

    女人被张禹这么盯着,有些紧张起来,她结结巴巴地说道:“道长,你想知道的事情,我都说了……我可以保证,以后不会做伤天害理的事情,求您大人大量,就饶过我这一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