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283章 宋峰
    “人真的不是我杀的……”骆晨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辩解,只能急切而又委屈地叫道。

    “每个杀人犯到我这里都是这么说的!”男警察指着骆晨,厉声说道:“你若回答不上来我的问题,那你就是凶手!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如果让我零口供办案,光凭这一条,到了法院都可以定你谋杀罪名成立!”

    “我……我真的没杀他,我和他只是网友……”骆晨委屈地说道:“我以前跟一位老师傅学过开锁,但也只是一般的老式锁,还是因为我忘带钥匙,看他开锁,觉得好玩,就求他教我的……我进到阿洛的家里,看到他吊死在棚顶……他、他的脖子上,挂着一条红色的绳子……不过,绳子却在我的面前断了…….对了,我在楼下的树上,曾经看到一个小纸人,纸人的脖子上,也挂着一条红绳……后来一阵风吹过,将红绳给吹断了,那个小纸人就掉到了地上……而且刚巧是在我的面前落下……我、我怀疑,是有人用邪术害死了他……”

    “邪术……”男警察旁边的一个青年警察不屑地来了一句,跟着严肃地说道:“这都什么年代了,别跟我们扯封建迷信,一切都要以科学为依据!”

    男警察在他说完,朝他轻轻摆手,像是在示意,不要多嘴。

    随后,男警察才道:“你说看到了纸人,那纸人在什么地方?”

    “纸人掉落之后,我当时的心就是咯噔一下,但也没有去捡,就直接上楼。我是看到阿洛的尸体,以及尸体摔到地上,才觉得有点蹊跷。等我下楼的时候,已经看不到那个纸人了。”骆晨如实说道。

    “你说你和董洛是网友,那你把你和董洛从认识到最后看到他的尸体的整个经过,跟我说一下。你们之间,都聊了些什么?”男警察正色地说道。

    “我和他的认识,是在那天晚上……”骆晨知道,这种事是不能隐瞒的,于是她当即将两个人认识的经过,以及聊天的内容,还有自己跟阿洛语音,阿洛却不说话,想要约阿洛见面,阿洛也不出来,只要是自己能回忆起来的,都如实说了一遍。

    尤其是最近两天的内容,她记得比较清楚。但是,阿洛却没有任何的回复。

    男警察听了她的叙述,说道:“如果能够证明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

    “在我的手机上,有我和阿洛的聊天记录。”骆晨说道。

    “你的手机在哪?”男警察又问道。

    “在我房间的床头柜上。”骆晨答道。

    男警察点了点头,然后朝站在骆晨身后的两个警察做了一个手势,“把她带到看押室休息。”

    两个警察马上点头答应,解开骆晨的手铐和脚铐,将她从笼子中押了出来,带出审讯室。

    等审讯室的门关上,负责记笔录的女警察就说道:“宋队,你不会信了她的话吧……她的口供,疑点颇多,就是学开锁的那件事,说的就不清不楚,明显是糊弄咱们……”

    宋队!

    名叫宋峰,乃是镇南区刑警队的队长。

    通常的案子,刑警队长绝不会亲自负责审理,手下那么多人,根本不需要他出马。但是这一次,却是由他亲自审理,可见宋峰对此案的重视。

    “不着急……”宋峰转头看向身边的青年警察,也就是刚刚插嘴的那个。宋峰平和地说道:“小赵,你立刻带几个人,再去一个吉祥别墅区,到骆晨的家里,把他的手机拿来。”

    “头儿……”小赵有点担心地说道:“那是无当集团张禹的家,咱们去抓人的时候,光保镖就围上来二十多号……我这再去……”

    宋峰的眼珠子旋即瞪了起来,严肃地说道:“别忘了自己的身份,你是警察!他们难道还敢袭警吗?”

    “是、是……”小赵忙不迭的点头,说道:“我这就带人去……”

    说完,他匆匆地站了起来,朝外面走去。

    小赵才到门口,不等开门呢,门外就响起了敲门声,“当当当……”

    他随手将门打开,就见一个中年女警站在门口,小赵赶紧打招呼,“孙姐。”

    “我找宋队。”中年女警说道。

    不用小赵传达,宋峰就已经听到,他站起身子,说道:“孙梅,什么事?”

    “局长找你。”中年女警说道。

    “有说什么事吗?”宋峰一边说,一边朝门口走去。

    “没说……”中年女警摇头,然后让到一边,让宋峰从里面出来。

    二人一起朝电梯那里走去,女警见周边没人,小声地说道:“不过局长的声音很严肃,怕是事情很重要。”

    “我知道了。”宋峰轻轻点头。

    电梯的门打开,宋峰和女警意思了一下,一个人进去,坐电梯来到顶楼的局长办公室所在。

    办公室是在走廊的把头,局里的人自然都认识他这位大队长,见面之后,都要主动跟他打招呼。

    宋峰走到局长办公室门前,轻轻敲了几下门,门内跟着响起一个五旬男人的声音,“请进!”

    宋峰推开房门,就见一个身穿警服的男人坐在沙发上。宋峰赶紧打招呼,“林局,你找我。”

    “小宋,过来坐。”林局长拍了拍沙发。

    “谢谢林局。”宋峰说着,来到林局长的一旁坐下。

    林局长的面容平和,用唠家常的口气说道:“今天你去镇东区那里办案,虽说跟我打了招呼,但只说去抓一个叫骆晨的女人,说她跟一桩命案有关。可是你却没说,这个骆晨是住在谁的家里啊……”

    “局长,我当时也不知道……她的住址是无当集团张禹的家……”宋峰连忙说道。

    “咱们警方执法,一向是光明正大,不畏权贵,不管涉案的人是谁,只要有证据都可以抓。莫说是骆晨,就连张禹也在其内。眼下这个案子,薛局已经知道了,张禹毕竟是市议会的议员,到他家里办案,证据十分重要啊……”林局长的话,意思十分的明显,以张禹的身份,去他家里抓人,若是没有证据,多少是有些麻烦的。

    “我已经做过指纹比对,完全可以确定,骆晨进到过死者的家里。不但如此,骆晨也已经亲口承认。只是她的口供,颇有矛盾,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她看到死者的尸体后,竟然不报警!若是没有什么问题,怎么可能这般?”宋峰正色地说道。

    林局长轻轻点头,说道:“这倒是一个问题。不过……死者的验尸报告我已经看过了,死者的身上没有任何外伤,系上吊而死。如果说,那个骆晨是凶手,她恐怕没有本事将死者这么一个大活人给吊到绳子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