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282章 字字如刀
    “张禹……”听了潘云的话,陆维臣迟疑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说道:“是无当集团的那个张禹……”

    “就是他。”潘云答道。

    “你说镇南区的警察去他家里抓人?”陆维臣多少有点不信。

    “正是。”潘云说道。

    “没听说啊……”陆维臣慢吞吞地说道:“通常这种跨区执行任务,怎么也得跟当地说一声,进行配合。直接来抓的话……像张禹这种身份,估计得跟市局打声招呼……我这边,反正是一点没听说……”

    “张禹现在怎么说也是市议员,也是镇东区的议员,家人莫名其妙的被抓,咱们这边,是不是应该帮着问问……”潘云慢条斯理地说道。

    “这样吧,我给薛局打个电话,这件事,他那边应该知道。确定一下,有没有证据,如果铁证如山,那谁也没有办法。”陆维臣认真地说道。

    这种事情,是有所牵扯的,所以陆维臣必须小心谨慎。按照张禹的身份,帮忙问一下,那是肯定的。毕竟警方办案,那也得光明正大。

    “那我就等陆局的消息了。”潘云说道。

    那边挂了电话,潘云就坐在车里等着。

    过了大概能有十来分钟,有公安医院的车辆到来。法医带着助手抬着担架下车,潘云下去打了个招呼,等人上去后,她继续在楼下等着。

    很快,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是陆维臣打过来的。

    潘云马上接听,“喂,陆局。”

    电话里响起陆维臣的声音,“小潘,我已经给薛局打过电话了,薛局说他没有听说,镇南区那边并没有汇报……但是薛局说了,他会寻问一下镇南区,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薛局那边问明白没有?”潘云问道。

    “哪有这么快,现在只能等消息了。”陆维臣说道。

    “那、那好吧……”潘云也是无奈,只好这般说道。

    镇南区警局,刑警队的审讯室内。

    骆晨坐在铁笼子中,她的双手带着手铐,双脚上带着脚链,整个人坐在里面,那是一动不能动。

    这是给重犯的待遇,一般的犯人不至于全给戴上,特别是一个女人。

    从她被带进来到此刻,已经有半个小时了。没有人问她任何问题,只是在进来的时候,有人采集了她双手的指纹。

    除此之外,只剩下两个警察站在她的后面,却也是一动不动。

    “咔”地一声,房门打开,跟着有五个警察从外面走了进来。这其中有男有女,五个警察鱼贯到对面的桌子后坐下,一个女警察拿出记事本,看来是要做笔录。

    坐在最中间的男警察,能有大概四十岁,他一脸的精明与硬朗,一看就不是等闲之辈。

    这警察打量了骆晨两眼,说道:“姓名?”

    “骆晨。”

    “性别?”

    “女。”

    ……

    男警察先是问了一些关于骆晨身份的问题,这时候才问到正题,“你和董洛是什么关系?”

    “董洛……我不认识这个人……其实我很想问你们,为什么把我抓来?”骆晨说道。

    话是这么说,但她隐隐意识到,这事好像跟阿洛有关。毕竟对方提到的这个人,名字里有一个“洛”字。

    “你说你不认识,那我不妨提醒一下你……就在昨天,你去过东波街一鹏小区吧?”男警察还是比较心平气和地说道。

    “去过。”骆晨没有隐瞒。

    她知道,对方能够找到她,肯定是有原因的,隐瞒恐怕也隐瞒不住。

    “这就对了,你去过4号楼1单元802房间吧?”男警察又问道。

    自己昨天按照便利店老板所指示的地点,确实是去了802房间。楼洞口写的是1单元,但是没有标注是几号楼。

    眼下对方这么说,更加印证了这一点,骆晨迟疑了一下,说道:“我去找我的一个网友,他叫名侦探阿洛,我当时是从便利店那里打听到他住在802房间,但是具体是几号楼,我并不清楚。还有,我当时没有进去过,只是在外面敲门,里面没有动静。然后,我就走了。”

    “你前面说的,跟我们了解的一样,不过……你说你没进去过,那为什么里面的门上有你的指纹?”男警察的眼睛瞪了起来。

    闻听此言,骆晨的心头一颤,随即反应过来,当时自己伸手推门,肯定是留下了指纹。

    一时间,骆晨都不知道该如何辩解了。

    男警察一抬手,拿起来桌上的两张纸,说道:“骆晨,我们警方通过调查取证,以及指纹比对,完全可以确定,你进过死者董洛的房间。哪怕你不承认,也没有用。非但如此,在你不承认的基础上,我们甚至可以零口供办案,直接认定你就是杀死董洛的凶手!”

    “我……”骆晨又是心头一颤,赶紧说道:“我和你们说的董洛,只是网友。他说他是侦探,正好我儿子失踪了,所以我让他帮忙查查,他让我邮寄资料,我就邮了……结果在那之后,他就没了消息……我没有办法,才按照他让我邮信的地址去找他,到了地方才知道,他竟然是个哑巴……我问明他的住址,就上楼找他,但是怎么敲门也敲不开……我、我就把门给撬开进去了……不曾想,在里面看到他的尸体……然后,我就走了……”

    “呵……”男警察冷笑一声,接着说道:“你说的可真是简单……然后你就走了,碰到这种事情,第一选择难道不是报警吗?”

    “这……”骆晨登时就被问住了,除非是傻子,任何一个正常人在碰到这种事的时候,第一选择都应该是报警,否则的话,就是有问题。

    但骆晨终究是老千出身,反应速度还是比较快的,她连忙说道:“因为我是撬开的他家的门……所以……我没敢报警……怕警方误会……”

    “说的还挺有道理啊……”男警察的声音沉了下来,“那我问你,随随便便就把人家的门给撬开,这算是什么行为?还有啊,你的本事也不小,你让我撬,我还没那个本事在毫无破坏的情况下,将门给撬开。你是不是练过?”

    “我、我……”对方的问题,那是字字如刀,全都刺在骆晨的软肋上,让骆晨实在没法狡辩。

    “怎么……说不上来了……”男警察的一双眸子,此刻好似利剑,他盯着骆晨,严肃地说道:“我们警方现在怀疑你谋杀董洛,如果你不能给我之前的问题,一个合理的回答,那凶手就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