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278章 上吊
    “呀!”

    骆晨将门打开,紧跟着,她的嘴里就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

    她的嘴巴张得老大,瞳孔也跟着放大,眼前的一幕,实在是那样的骇人,那样的触目惊心。

    卧室不大,里面只有一张床,一个写字台,还有一个书柜。在卧室的中间,棚顶上挂着一个人。一根红色的绳套,人的脑袋伸在绳套里,身子下垂,脚不着地。

    掉在上面的是一个男人,胡子拉碴的,身上穿着蓝色的衬衣衬裤,脚上没有穿袜子。

    这还不算什么,要命的是,这人的双目瞪出,舌头伸出老长,就和电视里的吊死鬼没有什么区别。

    只不过,电视里的吊死鬼大多是女人,披头散发显得吓人。

    现实中,哪怕是一个男人吊死,同样叫人汗毛直竖。

    “他……他吊死了……”骆晨张大着的嘴里,半天才结结巴巴地发出声音。

    她的身子在打颤,牙关也在打颤。

    家里头都是酒味,还有臭味,加上这个吊死的家伙,哪怕是大白天的,骆晨都胸口发闷,特别想要呕吐。

    好在她是老千出身,心理素质还是要强过一般的女人。缓了片刻,骆晨终于定了定心神。

    她看着挂起来的尸体,心中再次讨道:“他是谁……不会他就是阿洛吧……”

    “没错……一定是他……自从那天晚上他告诉我地址之后,第二天就一直也没有说话……可是……他为什么会死……为什么会突然上吊……”骆晨的喘息都有点粗,她终究还是一个女人。

    “扑通……”

    蓦地里,吊在棚顶的红绳猛地断裂,身体应声摔倒在地。

    看到这个,骆晨的小心肝又是一突突,她甚至感觉到,自己的后背都已经被冷汗浸透。

    她下意识地向后倒退两步,一瞬间,脑子里突然打了个激灵,一幅场景,在自己的脑海中浮现出来。

    刚刚在楼下,自己曾经看到树枝上挂着一个纸人,纸人的脑袋好像就是被红绳绑着。被风一吹,树枝摇晃,红绳断掉,纸人从她的面前落下。

    落下的纸人和落下来的尸体,看起来是那样的相似。

    “邪术……他是被邪术害死的……绝不是自杀……对!一定不是自杀……邪术,是谁会这么做……他的对头么……”骆晨的心,现在跳的更快,“什么对头会邪术……不可能吧……还有,为什么这么巧,在没有帮我之前,他好端端的,在答应帮我之后,跟着就死了……张禹……会是张禹么……他在英吉利啊……”

    骆晨的心里乱糟糟的,这两天的遭遇,让她都有些不知所措。

    又缓了一会,骆晨壮大着胆子,朝里面走去。尸体歪躺在地上,骆晨打量了几眼,也是因为尸体的模样太过吓人,她实在不敢多看。

    紧接着,她又四下扫视起来。房间内实在没有什么东西,书柜里有些书,一看名字,都是些侦探的书籍,比如说《名侦探柯南》,《洗冤录》,《白衣女人》,《血案》,《白衣女人》等等……

    在写字台那边,有的就是酒瓶子,除了这个,再啥也没有。骆晨的目光,一处处扫过,却没有找到,她想要找到的东西。

    手机!

    没错,就是这个人的手机。

    只要拿到手机,看了聊天记录,才能确定这个人到底是不是阿洛。

    可惜的是,她并没有看到。

    略一琢磨,骆晨有了主意,她掏出自己的手机,点出和阿洛聊天的对话框,跟着发送语音聊天。

    和旋的声音响起,不过却只是她自己的。房间内,并没有第二部手机的声音。

    “没有……”骆晨又是皱眉。

    没有手机,就不能确定对方的身份。但是同样,手机极有可能是被凶手拿走的。凶手要手机的目的是什么,肯定是里面有什么内容,是不想被人看到的。

    要知道,这人死在家里,虽然暂时不会被人发现。可早晚也会被发现。

    她鼓起勇气,再次看向尸体,“阿洛!我有一种感觉,你一定就是阿洛……你是为我而死,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找出真凶,替你报仇的……”

    骆晨转过身子,朝门外走去。

    出了房间,她将铁门关上,一路下楼。

    上楼的时候,她气喘吁吁,还要歇上一次。可是下楼的时候,她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力气,走的速度特别快,一口气就来到楼下。

    走出楼洞,骆晨也松了口气,她向前走了几步。

    这时,她突然发现,好像少了点什么。地上那个小纸人不见了。

    不过也是,冬天刮着风,一股风过去,小纸人会被吹到什么地方,只有天晓得。

    骆晨的心情难以形容,紧张、惆怅、害怕、痛苦。儿子的死,对她的打击已经够大的了,现在连自己唯一信赖的人也死了。

    以后的日子,自己该如何面对?

    报仇?自己有那个本事吗?

    走出小区,站在马路边,看着街上的车水马龙,她突然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

    自己要回到张禹的家里吗?

    答案是肯定的,如果不回去,张禹一定会起疑,以张禹的本事,也一定能够找到她。更为要紧的是,如果离开,就意味着自己再也无法报仇。

    她滴滴搭了一辆车,朝镇东区吉祥别墅区而去。

    英吉利的白天是国内的晚上,张禹一行人乘坐养文宾的飞机,返回国内。当他们到达的时候,正好又是国内的白天。

    下了飞机,无当道观的车已经前来接机,张禹独自上了一辆车,前往无当集团,让其他的人都去道观休整。

    张禹在飞机上就换上了一套西装,他大包小包带了不少,这次参加完交流会,少不得买些礼物带回去。也不止是他,大家伙都买了不少东西。

    来到公司,已经是上午八点半多钟,张禹拎着大包小包进到公司大楼。

    才一进门,就有眼尖的保安冲了过来,“董事长。”“董事长。”……

    他手里的包瞬间被“抢”的精光。

    张禹在保安簇拥下,一路上楼,来到董事长办公室。办公室的门是锁着的,张禹没带钥匙,外间的骆晨也还没来,只好让办公室主任过来开门。

    进到自己的办公室,里面一尘不染,哪怕是他不来上班,办公室也会每天派专人打扫。

    这里有他布置的风水局,可不知为何,站在大办公室中间,他突然感觉到一阵萧条。也不知是不是因为自己太久没来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