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276章 哑巴
    “这话说起来就长了,等你回来,咱们再详谈吧。”萧洁洁直接说道。

    听了这话,张禹不由得愣了一下,两个人不打电话则已,若是打电话的话,萧洁洁总能跟他聊一阵子。这次可好,竟然都没打算详谈。张禹只能说道:“行,那等我回去咱们说正事。对了,家里怎么样,大家都挺好的,有没有想我。”

    “还行吧,那两个代表都在等我,你那边正好是黑天,早点休息,咱们明天见。”萧洁洁说道。

    “那好,明天见。”

    挂了电话,张禹不禁耸了耸肩膀,心中暗自嘀咕,这丫头怎么匆匆忙忙的,难道说边上有人?说话不方便。

    因为需要和威尔摩尔、杜德克继续吃饭,张禹重新回到包房。

    另一边,吉祥别墅区,张禹的家里。

    萧洁洁、方彤、杨颖都去了公司,只有骆晨和夜凤凰在家。

    骆晨被杨颖的电话招呼醒之后,就再也睡不着,她拿起手机,翻开微信。骆晨关注的人,自然只有一个,那就是名侦探阿洛。

    他昨天晚上等了差不多一宿,直到自己迷迷糊糊的睡着。

    现在拿起手机一看,阿洛根本没有任何回复,就和前两天突然中断了联系一样。

    若是不知道儿子的死讯,骆晨倒也不会太着急。眼下知道儿子死了,难免叫她七上八下。

    她不自觉地向上翻看二人的聊天记录,很快翻到二人上次聊天的内容。

    阿洛说过,自己办理过很多案子,得罪了不少人,随时都有可能被仇家给干掉。

    刹那间,骆晨的心中升起一股不详的预感,“阿洛……不会出什么事吧……”

    “我才刚把资料给他,他就没了动静,不会是跟这事有关吧……不能,张禹也不在家,应该不至于……也不对,方彤已经知道我恢复记忆,肯定会告诉张禹……现在的科技这么发达,想要查出来我跟谁说过什么,绝对不难……”骆晨在心中嘀咕,越想越觉得不好,“不行,我一定要查出来,到底是怎么回事,绝对不能连累阿洛……”

    拿定主意,骆晨即刻从床上跳了下来,这就要穿衣服离开,去找阿洛。

    可才一下床,她就反应过来,杨颖她们恐怕还在,若是现在下楼,肯定被撞上,搞不好还要惹人怀疑。

    好在,阿洛给她留了个电话,骆晨决定先按照电话号码拨过去。

    即便是在自己的房间,骆晨还专门来到门口,开门看了看,确定没有人在门外偷听,这才按照号码拨了过去。

    还真别说,电话直接打通了,里面响起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喂,你好。”

    “喂,请问是阿洛吗?”骆晨有些激动地问道。

    “阿洛……什么阿洛……你打错了吧……”中年男人说道。

    “不可能啊,阿洛给我留的电话就是这个。”骆晨说道。

    “你打错了。”对方说完,旋即挂了电话。

    “打错了……怎么会错呢……”骆晨纳闷起来。

    自己是按照阿洛留下的电话,直接进行复制粘贴的,又不是动手输入。

    “难道阿洛是个骗子……”骆晨再次嘀咕,“不可能吧,我看他说话挺真诚的,怎么可能会是骗子……”

    她又看了看阿洛留下的地址,“等会我直接去这找他!”

    骆晨留在房间里等着,在九点多之后,才离开家门。她都没有开车,出了别墅区之后,滴滴叫了一辆车,前往镇南区。

    阿洛给她留了邮寄地址,是在镇南区,东波街,一鹏小区,金源便利店。

    从镇东区过去,来到目的地,时间已经是中午。她在小区外下车,进到小区,这是一个老式的小区,八层的步梯楼,很是错落。

    骆晨稍一打听,便得知便利店的位置,按照路径在小区内拐了一个弯,就看到前面的一楼门口,挂着“金源便利店”的牌子。

    这是一个小超市,骆晨走到便利店门口,在门外有两个桌子,左边的桌子上,摆着一个象棋,有两个老头正在象棋,边上还有俩看眼的,一个四十来岁,一个五十来岁。

    右边的桌子上,放着的都是快递件,上面写着xxx的名字。

    “嗯?”骆晨只瞧了两眼,突然看到一个十分眼熟的箱子。

    她立刻上前拿起箱子,一看上面的字样,写的正是——镇海市镇南区,东波街,一鹏小区,金源便利店,阿洛(收)。

    上面的字体,都是她的,不是自己邮寄过来的,还是哪个。

    “东西没被拿走……那阿洛……到底是什么意思……”骆晨在心中嘀咕一句,再次掏出手机,微信上仍然没有阿洛发过来的信息,自己唯一的联系方式,只有适才打错了的那个电话。

    骆晨没有办法,只能再次拨打那个电话。

    “铃铃铃……”

    她的电话才一拨出去,便听到旁边下象棋的桌子旁,响起了电话铃声。

    看眼的那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掏出手机,放在耳边接听,“喂,你好。”

    一看这架势,骆晨也就清楚,这人就是刚刚接电话那位。

    骆晨没有冲着电话说话,而是朝中年人说道:“你好,电话是我打的。”

    中年人听了声音,转过身子,打量了骆晨两眼,说道:“我们好像不认识,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找阿洛……”骆晨真挚地说道。

    “你就是早上给我打电话的吧,挺有本事啊,都能找到这来。我都跟你说了,你打错电话了,我不叫阿洛。名字里,压根连个洛字都没有。”中年男人说道。

    “你要不是阿洛,那为什么东西会邮寄到你这里,上面还是你的电话号码呢。”骆晨说着,将自己邮寄资料的箱子拿了起来。

    中年男人走了过去,看了一眼箱子之后,这才释然,说道:“你说的人是哑巴吧。”

    “哑巴……”骆晨登时一惊,错愕地说道:“什么哑巴?”

    “你们不会不认识吧,那给他邮寄什么东西?”中年男人疑惑地说道。

    “我们是网友,但是我们没有语音、视频过,只是给他邮寄点东西。大哥,请问他住在什么地方,为什么要把东西放在你这,还用你的电话……”骆晨诚挚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