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270章 眼病
    杨颖不明白,萧洁洁怎么还哭了,虽说刚刚听到“萧洁洁”和“张禹”的秘密,但她还是关心地说道:“出什么事了?”

    然而萧洁洁一听这话,立时恨恨地看了杨颖一眼,说道:“不用你管!”

    说完这话,她就咬着牙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杨颖哪里知道萧洁洁的心思,看到萧洁洁那怨毒的目光,杨颖的心头不由得一寒。

    她心中琢磨,这丫头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是自己刚刚在外面听到了秘密,萧洁洁把这事告诉张禹,被张禹给说了?所以这丫头觉得委屈,所以才哭。

    女人的想象力,一向要比男人丰富,在情感方面,更是多疑。

    特别是这种扎心窝的事儿,往往会让女人丧失思考能力,变得胡思乱想。就好像十几二十年的好闺蜜,都能因为一些小事,抑或是别人的挑拨,进而反目成仇。杨颖和萧洁洁才认识多久,人心隔肚皮,表面上好不代表真的好。

    萧洁洁回到自己房间,在父亲去世之后,她变得比以前要坚强。可是现在,不由得一阵心酸委屈,张禹是她唯一的依靠,她也把杨颖视为自己的大姐姐。没有想到,人家的心思竟然只是这个,这让她有一种被出卖的感觉。

    她的眼泪继续淌下,浑身无力地走到衣柜前,她想要换套衣服走人,可才拉开衣柜,她的心中突然又冒出来一个不详的预感。

    “如果我就这么走了,杨颖一定会认为我在门外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她一定会告诉张禹的,张禹神通广大,若是想要对我做些手脚……不行,我不能让他们发现……我现在必须隐忍,决不能让他们看出来……”萧洁洁在心中这般告诫自己。

    她随即平复心神,跟着朝卫生间走去,进到里面,擦干眼泪,洗了洗脸,假装跟没事人似的。

    照了照镜子,也就是眼圈还稍微有点红,刚哭过的人,很难不让人看出来。

    萧洁洁稳定情绪,从卫生间出来后,就开门出了房间。

    杨颖还站在走廊上,正胡思乱想,萧洁洁一看到她,立刻露出微笑,柔声说道:“小阿姨,我刚刚看你好像有点不开心,就过去看看,结果一不小心扭了一下脚。脚脖子太疼了,我就回房间缓了一会。”

    听她这么说,杨颖心中暗骂,你在这糊弄鬼呢?还崴了脚,总共才几步路,刚刚看你回卧室的时候,走的挺利索。

    杨颖认为,萧洁洁肯定还是在伪装,搞不好回房之后,就给张禹打了电话,或许还被张禹给数落了。她隐隐意识到,张禹应该还是念旧情的,她真的有些舍不得张禹,毕竟现在,张禹还没有当面撵她。

    “罢了……”杨颖在心中说道:“我本身就配不上小禹,能有今天,也都是我的错……小禹现在应该是还不想我走,当他哪天,真的撵我走时,我再走也好……”

    她也拿定了主意,于是这般说道:“我刚刚在也是在走廊上滑了一下,心情有点不好,你别介意。对了,估计她们也等着急了,咱们一起下楼吃饭吧。”

    “还装模作样呢……”萧洁洁的心中狠狠地骂了一句。

    这丫头的脸上,跟着挤出微笑,说道:“是啊,别让他们等急了,咱们下楼吃饭。”

    就这样,二人各怀心思,貌合神离地朝楼下走去。

    骆晨还坐在二楼下一楼的拐弯处流眼泪呢,她突然听到下楼的脚步声,吓得赶紧从地上狼狈的爬了起来,擦拭眼泪。

    很快,杨颖和萧洁洁就走了下来,骆晨看到二人,急忙打招呼,“你们下来了。”

    杨颖和萧洁洁的心事重,根本就没有理会到,她俩在上面耽误了这么长时间,骆晨怎么才走到这。更加没有去注意,骆晨红着的眼圈。

    二人只是象征性的和骆晨打了招呼,“下来了。”“下楼吃饭。”

    见杨颖和萧洁洁没有发现自己的泪眼,骆晨勉强松了口气。她没有下楼,生怕等下被人发现,便行说道:“我想起来,好像忘了东西,先上楼拿一下。”

    言罢,她就快步朝楼上跑去。

    同样,心里有些发慌的她,也没有察觉到杨颖二人红着的眼圈。

    杨颖和萧洁洁下了楼,方彤和夜凤凰正坐在大客厅里。只一见面,小丫头立刻发现杨颖和萧洁洁有点不对劲,她急忙问道:“小阿姨、洁洁,你们俩怎么了?眼圈都红了。”

    “我眼色有点发涩,回房滴了点眼药水。”杨颖解释道。

    “我的眼睛好像有点发炎,刚刚用手搓了搓。”萧洁洁这般解释。

    说沙子进到眼睛里,这话谁也不会相信,只能这样说了。

    方彤也是单纯,说道:“小阿姨,你要滴眼药水,怎么不喊我啊。洁洁你也是的了,明知道眼睛发炎,这是不能用手搓的。对了,骆晨姐怎么还没下来,她一向下来的比你们早啊……”

    说着,小丫头还看了眼楼梯口那边。

    “骆晨说忘了东西,回房间去了。咱们去餐厅坐着,等她一下。”杨颖故作温和地说道。

    “那好。”方彤点头。

    当下,几女一起朝餐厅那里走去。保姆早就做好饭菜,盛饭的任务,倒是不需要别人,平常也都是方丫头负责盛饭。

    说实话,夜凤凰也是个粗线条的女人,对现代社会,只能靠电视内的容易来进行了解。所以,她听不出来杨颖和萧洁洁的话中有什么毛病,甚至连发炎是什么意思,也就是个模糊的印象。

    进到餐厅,等了片刻,才见骆晨进来。不过骆晨倒是做了充分的准备,竟然还戴了一副紫色镜片的眼镜下来。

    看到她戴着眼镜,萧洁洁和杨颖没放在心上,小丫头难免又是纳闷。骆晨已经想好如何解释,托词自己昨晚没睡好,刚刚上了点眼药,不能被风吹。

    小丫头听了这话,心中暗说,你们三个这是怎么了,眼睛都赶一天犯病啊。

    这顿午饭,吃的实在草草,失去了往日的欢快。一般来说,她们吃了饭之后,还会打一会麻将,可是今晚,哪有心思。

    骆晨只吃了几口,就说饱了。萧洁洁只比骆晨晚了半分钟,也就上楼。杨颖等萧洁洁上楼,这才上楼,但也没上三楼的卧室,而是去天台吹着冷风。

    方彤见三人这么快就走了,不由得扁起嘴巴,心中不由得胡乱琢磨起来,“她们今天这都怎么了,好像都不太愿意搭理我……不会是张禹给我邮寄礼物的事情,被她们知道了吧……而她们又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