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264章 很多事情难以两全
    张禹坐上艾伦小姐的座驾,她今天开的是一辆宾利跑车,车子风驰电掣,直奔皇家马场。

    坐在副驾驶的张禹,一言不发,眯缝着眼睛,仿佛是在养神。

    开了一会,艾伦小姐瞥了他一眼,说道:“你似乎不太愿意搭理我了......”

    “主要是太累了......这次来英吉利,让我有些身心俱疲......”张禹没有睁开眼睛,语气平淡地说道。

    “那套庄园,是查尔斯让我卖给你的。其实我也很无奈,我不得不这么做。因为那天,罗妮姐姐的幽灵就在我的身体里。白天的时候,她没有控制我的意识,但是到了晚上,我的身体都是由她支配......我知道,这会给你带来很大的麻烦,具体是什么样的麻烦,我却不清楚......今天你获得了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的冠军,罗肯维尔受到重创,查尔斯险些气死,都失去了往日的风范......由此可见,他的计划已经破产......”艾伦小姐一边开车,一边慢条斯理地说道。

    “差不多是这个样子吧......”张禹又是淡淡地来了一句,没有再说其他。

    “我看得出来,你现在和天主教走的很近,国教和天主教的矛盾很深,一直想要将天主教从英吉利清除出去,但难以做到。你想要在英吉利传道,查尔斯应该也是很不满的,哪怕天主教成为你的靠山,但以你目前的实力,恐怕还很难跟查尔斯抗衡......不要以为天主教的人,主动拉拢你是什么好事,他们不过是想要转移查尔斯的注意力罢了,把查尔斯的矛头指到你的身上......这样一来,天主教就可以坐山观虎斗,你又何必成为他人的棋子......”艾伦小姐诚挚地说道。

    杜德克昨天表示送给张禹三块地皮,帮他在英吉利发展道教。对方这么好心,一来是张禹帮了天主教一把,二来怕是也如艾伦小姐所说,把张禹送到前面,吸引查尔斯的火力。

    毕竟天主教早就根深蒂固,教内高手如云,查尔斯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做些什么。可张禹道教就不一样了,刚刚冒头,查尔斯肯定会想办法将道教消灭在萌芽之内,决不允许其壮大。

    张禹故意一笑,说道:“你们英吉利不是讲究信仰自由么......现在看起来,还不如在我们的国家......”

    “所谓的自由,往往只是那么一说,作为教会,肯定是希望所有的人都信奉他们一家......这其中,少不得明争暗斗,甚至是杀戮......我知道,你这个人,一旦认准了一条路,轻易是不会回头的......但这一次,我还是希望你三思而行,毕竟这个世上,很多事情都是和实力挂钩的......”艾伦小姐又是诚挚地说道。

    张禹清楚,艾伦小姐这是一番好意。他自己也明白,不提昨晚的事儿,但是今天自己重创罗肯维尔,查尔斯就不会善罢甘休。

    这些话,也绝对不可能是查尔森让艾伦小姐转达给张禹的。因为查尔斯不会丢这个人。

    “谢谢,我会考虑的。”张禹说道。

    “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希望说开了之后,我们还是朋友。”艾伦小姐又是诚挚地说道。

    “我们依旧是朋友。”张禹这次说话的时候,睁开了眼睛。

    艾伦小姐时不时的都会瞥眼看向张禹,见张禹睁开眼帘,她扭过头去,嘴角上翘,露出那迷人的笑容。

    “谢谢。”艾伦小姐甜甜地说道。

    两个人随便聊着,终于来到皇家马场。车子停在停车场,二人坐着观光车进入,一直来到马厩的所在。

    才一到地方,一个马棚之中,立时就有两匹马激动起来。

    这两匹马一红一白,嘴里不停地嘶鸣,更是抬起前腿,踹击着栅栏,看起来已经急不可待的想要出来。

    工人将栅栏打开,二马一起冲了出来,红马冲向艾伦小姐,白马冲向张禹。好家伙,这两匹马极能撒娇,马头在二人的胸口不停地磨蹭。

    尤其是大白马,眼中竟然都流出眼泪。张禹轻抚马头,看着大白马流淌的眼泪,不由得一阵心酸。

    实在是想不到,一人一马只有上次的一面之缘,这马竟然已经付出了全部的情感。

    张禹一阵感动,直接说道:“艾伦小姐,不知道我能不能将这匹马带走,如果需要钱的话,不是问题,尽管开价。”

    说来也怪,不等艾伦小姐回答,这两匹马就好像能听懂的张禹的话一样,一下子都抬起头来。

    “当然没有问题,我们是朋友,你又是这匹马的主人,随时都可以将它带走。我记得,你们东方有一句话,叫作宝马配英雄,真是一点没错。”艾伦小姐微笑着说道。

    “那就多谢了。”张禹颔首说道。

    大白马仿佛真的听懂了艾伦小姐的话,它立时变得十分兴奋,不停地在张禹身上磨蹭起来。

    可是,艾伦小姐的那匹汗血马好像有点不高兴了。它凑到大白马的身边,用脑袋在大白马的身上蹭了起来。

    感觉到汗血马的磨蹭,大白马赶紧转过身子,马头贴向大红马的马头,彼此间又磨蹭起来,显得是十分亲昵。

    上次见到两匹马的时候,那是互相叫嚣,好似仇人见面。不想眼下,关系竟然好到这个地步。

    张禹错愕地说道:“这是怎么回事?才多少天不见,它俩就......”

    艾伦小姐温柔一笑,说道:“这叫不打不成交,在你走后,你的马就十分伤心,于是我就将它俩养在一起。没想到,它俩竟然很快就产生了感情,成天如胶似漆的。其实也是......如果将一男一女成天关在一起,哪怕是冤家,也有可能成为亲家......”

    说到最后,艾伦小姐的一双妙目,直直地看着张禹。看那意思,像是在说,我们就是冤家。

    张禹点了点头,皱眉说道:“若是这样的话,我将大白带走,那你的红马,岂不是要伤心难过。”

    “肯定会难过的......但是我的马,同样也不能离开我......你说,这该如何是好......”艾伦小姐盯着张禹说道。

    “你有什么办法吗?”张禹问道。

    艾伦小姐摊开双手,说道:“很多事情都是难以两全的,比如说......让你长年留在英吉利,你肯定不会同意......”

    “是啊,很多事情,确实难以两全......”张禹看着两匹马,实在不忍心让它们分离,思量片刻,他叹息一声,看着大白马说道:“我有机会的话,就会来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