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261章 头疼
    听到楼下响起了惨叫声,萧洁洁和方彤都吓了一跳,两个丫头登时互相看了一眼,方彤小心翼翼地说道:“这是怎么回事......”

    萧洁洁的胆子还是比她大点的,很快反应过来,说道:“好像是骆晨姐的声音......”

    “不会吧......她在家......能出什么事啊......”方彤紧张地说着,已经拉开盖在身上的被子。

    “我哪知道......走,咱们下楼看看......”萧洁洁的速度更快,直接跳下床来,快步朝前面跑去。

    方彤跟着萧洁洁一起出了房间,也忘记通知正在洗澡的杨颖。卫生间内是“哗啦啦”的水声,杨颖根本听不到外面的声音。

    两个丫头出了房间,快步冲到二楼,在二楼的走廊上,便看到身穿白色长裙的叶凤凰已经站在骆晨房间的门口,将房门给推开。

    见叶凤凰到了,二女不禁松了口气,毕竟在名义上,叶凤凰是张禹的“师姐”,而且还会功夫。二女紧步来到骆晨的房间,绕过屏风之后,就见骆晨躺在床上,好似已经昏迷。

    叶凤凰在探听骆晨的心跳,随后捏住骆晨的人中。

    方彤担心地说道:“师姐,骆晨姐没事吧。”

    “没事,就是昏过去了......等她醒了,问问她出什么事了......”叶凤凰用无恙的口吻说道。

    见她这么说,方彤和萧洁洁都松了一口气,凑到床边,查看骆晨的情况。

    骆晨的脸色略微有点苍白,倒是没有其他,紧闭的眼皮开始慢慢地松动,终于睁开眼睛。

    看到骆晨醒了,方丫头急切地问道:“骆晨姐,你没事吧......”

    “还好......”骆晨下意识地答道。

    “刚刚出什么事了,你怎么突然惨叫一声,吓死我们了......”萧洁洁跟着说道。

    “没出什么事啊......我刚刚......印象里,就是头突然一阵剧痛......然后,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骆晨慢吞吞地说道。

    “头疼疼晕了......不会是生病了吧......要不然,咱们去医院看看......”方彤急切地说道。

    “现在已经不疼了......”骆晨从床上坐了起来,然后说道:“谢谢你们的关心,不过好像已经没什么事了......”

    “没事也不能这么算了,你这突然头疼,都能疼昏过去,有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的......张禹又不在家,我看还是去医院好好查查吧......”这次是萧洁洁说道。

    一听萧洁洁提到张禹,骆晨迟疑了一下,接着说道:“这倒也是,那要不然就去医院看看......可这大晚上的,医院也下班了......我现在也不疼了,不行的话,明早去检查检查吧......”

    “这也行,咱们明天早上去医院。”方丫头点头说道。

    她们又说了一会话,见骆晨没有复发的迹象,也就回房休息。

    骆晨将她们送到门外,等人上了楼,才关上自己的房门。

    她慢慢地走到床边,身子一软,竟然一屁股坐到地上。

    好在地上是地毯,倒也没有如何。但是此刻的骆晨,显得有些落寞,有些委屈,有些痛苦。

    她的眼泪,不由自主地从眼中潺潺流出,嘴里喃喃自语起来,“儿子......我还有一个儿子......他现在怎么样了......不会有什么事儿吧......”

    没错!

    此时此刻的骆晨,已经恢复了记忆。

    她刚才之所以发出痛苦的声音,甚至疼得昏了过去,正是因为她服用了张禹配置的药。

    那天骆晨回到家里,见到方彤、萧洁洁等人在打麻将,她当时寻问张禹在不在家,其实就是想服用药物。

    结果可好,张禹这一去就没回来,后来得知,张禹是去了英吉利。

    骆晨每天等待,实在是等不及了。昨天白天,她趁家里没人的时候,就偷偷地将药物给拿了出来。她当时没有喝,主要也是内心一直在挣扎,自己到底要不要喝。就是在今天晚上,她才最终拿定主意。

    她在喝药的时候,提前做了准备,因为张禹母亲服药的时候,她是在场的。张母当时疼昏过去了,骆晨也担心自己昏过去,她不想被旁人发现这个秘密,于是先把药倒进了嘴里,然后将装药的瓶子放好,这才将药服下去。

    果不其然,当时头疼欲裂,让她忍不住叫了起来,人更是昏了过去。

    在她醒来的时候,记忆就开始慢慢的恢复,由于方彤、萧洁洁、叶凤凰都在,她也无法进行回忆,只能应付三女。

    等三人走了,她就回忆起往事,走到床边的时候,那段丢失的记忆,便彻底恢复了。

    想到自己的儿子不知去了哪里,怎不叫她这个做母亲的痛不欲生。

    她的眼泪不停地淌出,没过多久,已经泪流满面。

    “儿子......他会去哪呢......”她的心里不停地念叨,心底更是无比的痛苦。突然间,她的脑海中,猛地浮现出一副画面,那就是当初她和方彤几个一起带回家里的那个孩子。

    这孩子的模样,不正是跟自己的儿子一模一样么。

    她跟着想到,在那之后,自己就昏迷了。叶凤凰和方彤更是被人绑架走了,而她自己,却被留在衣柜里,没有被抓走。

    “是他,一定是他......儿子还认识我,他和坏人在一起,一起做了坏事,却没有把我给抓走......”骆晨的心中,不禁有点激动,不管怎么说,自己的儿子是认识自己的。

    但是转念一想,她又发现有点不对,“孩子才这么大点,为什么会跟坏人一起做坏事呢......我好像,就是被他给打昏的......可他,怎么会有这样的本事......有问题,肯定有问题的......还有,他们在给我喂药的时候,我先昏倒了......他们有没有给我儿子下药......在我昏倒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儿子又遇到了什么事......”

    骆晨无比的焦急,她现在想不通,这里面到底都有些什么事情。

    一时间,她无比的痛苦,似乎正如张禹所言,一旦服了药,她就会陷入痛苦之中。

    作为母亲,既然知道了一切,她就管不得那么多了。

    “咦?”蓦地里,骆晨又响起了一件事,那就是张禹将叶凤凰和方彤给救了回来,肯定会碰到自己的儿子。那儿子现在的下落,张禹会不会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