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256章 失职
    “刚刚张禹道长下来,我也看到了,这么短的时间......想要布置出来一个阵法,这个实在是没有可能......我相信,就算是查尔斯大主教,恐怕也做不到吧.....”

    张禹问大星相师爱德华兹,让爱德华兹评理,可爱德华兹实在是没法说。

    他不说,但是有人说,威尔摩尔第一个这般说道。

    威尔摩尔是什么身份,英吉利天主教的大主教,光是这个牌面,就不见得比查尔斯和爱德华兹低。

    有他带头这么说,旁边一些看眼的,都不禁点头说道:“确实啊,这么短的时间,想要布阵,绝对没有可能。”“怕是这个世上,没人能够做到吧。”“肯定没人做的,三股气运,谁要是说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做到,我马上跪下拜他为师。”“威尔摩尔大主教说的很有道理,怕是连查尔斯大主教也做不到这一点。”“我觉得应该是阵法叠加。”“可......这又是怎么叠加的呢......”......

    大伙说什么的都有,但多数的人,还是认为威尔摩尔说的有道理,这才多大会时间,还想布置出来这样一个阵法,根本不可能。

    爱德华兹听到众人的议论,仍然没有出声,只是看向查尔斯,等查尔斯自己说。

    查尔斯都不禁有点脸色,他微微皱眉,自己本来是兴师问罪,结果被张禹直接回怼,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着实叫人有点挂不住。

    但转念一想,查尔斯也是诧异,可不是么,这么短的时间,让张禹布阵,怎么可能布置的成。说句难听的,让他自己来布阵,这么点时间也不够用的。

    迟疑了一下,查尔森意识到,自己刚刚确实有些急躁。边上这么多人,自己可不能失态,最为要紧的是,张禹这边还有杜德克和威尔摩尔呢,这两个家伙,不但会帮张禹,而且还会借机发难。

    于是,查尔斯说道:“刚刚我确实疏于观察,忽略了时间上的问题。这么短的时间内,你想要布阵,确实不太可能。可是同样,你再破掉罗肯维尔的阵法后,几乎也不可能完成阵法叠加啊......”

    “大主教先生,以你的修为,你认为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是重新布置一个阵法需要的时间短,还是完成阵法叠加需要的时间短呢?”张禹微笑着问道。

    “这个......”查尔斯当然知道,如果真有这个实力的,当然还是完成阵法叠加需要的时间短。可他不能这么说,故意说道:“这个很难确定......所以我认为,咱们不妨先上楼看看,再予以确定......”

    “这当然是最好不过......”张禹点头说道。

    然后,他一转身,朝查尔斯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大主教先生请,诸位请......”

    查尔斯也不客气,当即跨步朝前走去,其他的人也都相继跟上。

    说实话,大家伙也都特别的好奇,谁都想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众人一同上楼,很快又有了一个发现,之前别墅内的温度极高,可是现在,已经降低了不少,大概也就30度左右的样子。

    大冬天有这样的室温,并不会让人觉得十分不适,只会觉得十分的温暖。

    同样,越是往上走,两股财运和事业运的气息就越为浓郁。终于,他们来到三楼的楼梯口,在原先张禹布阵的地方,因为铜钱没有收掉,终于能够真切的发现,这三股气运都是从铜钱阵法中流淌出来的。

    而走廊两端的房间,并没有两股财运气流,就连阴阳二气也不见了,就跟刚进到别墅时的情况一模一样。

    看到这个,车信由美不由得点了点头,她在心中暗自说道:“原来是这样,厉害、厉害......”

    其他的人,多是叹为观止,也不知他们的心中,到底在想些什么。

    爱德华兹则是倒吸了一口凉气,不自觉地看向张禹,他在心中嘀咕起来,“他的动作可真是迅速,竟然是在破掉楼下阵眼的同一时间,完成的阵法叠加......”

    杜德克也看向张禹,轻轻地点头,“这个年轻人日后的成就,绝对是无法估量......这件事,我回去之后,一定要详细的汇报给教皇,看看教皇的意思......”

    查尔斯这一刻,都有点无言以对,因为他也看出来,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大主教先生,我想......我到底是在这短短时间内完成的阵法叠加,还是在这短短时间内重新布置了一个阵法,以你的实力,一定是能看出来的......其实刚刚,我认为是大主教先生你的失误,甚至还有爱德华兹先生和公爵先生的失误......”张禹正色地说道。

    一听这话,不等查尔斯和爱德华兹出声呢,古德逊公爵就不干了,他直接说道:“张禹道长,请问我们有什么失误?”

    不过,他说话的语气,却是十分的客气。毕竟张禹的实力,他是看到了。

    “道理很简单......”张禹微笑着说道:“三位是公证人,在我进行阵法叠加的时候,三位公证人理应留下这里进行监督,以便确定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三位呢,却跟其他的嘉宾们一样,一同下楼看热闹。在我进行阵法叠加的时候,没有一个人在这里,三位公证人也是一位不在......随后,作为公证人的查尔斯大主教竟然主观臆测,这算是什么,难道说......要让我为他的失职而买单么,这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

    “有道理啊!”威尔摩尔第一个出声说道。

    其他的人,也都纷纷点头,“没错,是这个道理。”“我们下楼看看也就算了,查尔斯大主教作为公证人也跟着下去,不在这里监督张禹进行阵法叠加,自己没有看到,怎么能够怪张禹呢。”“谁说不是么,自己是公证人不在这里看着,人家阵法叠加完了,你说什么是自己布的阵,这不是公证人应该说的话啊。”“公证人自己失职,不能怪别人吧。”......

    众人的说辞是一致支持张禹,毕竟在很多时候,公道自在人心。而且张禹说的很是在理。

    “咳咳......”古德逊公爵都不禁尴尬的咳嗽一声,他看向查尔斯,像是在说,人家说的没错,你自己来圆吧。

    查尔斯心中叫苦,自己当时若是不下去,估计罗肯维尔就在死在楼下。无奈张禹说的在理,谁让你下楼不在这里监督呢,是你这个公证人不称职,能怪得了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