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255章 难道你还没发现吗?
    查尔森早就因为罗肯维尔的《圣经》毁掉,恨的是牙根直痒痒,接着张禹一脸的无辜,说话那叫一个气人,新仇旧恨加在一起,令他是气撞顶门。

    所以,他也不去给艾伦小姐什么暗示,就直接说道:“罗肯维尔在布阵的时候暗藏杀阵,是合乎规则的。同样,如果你在阵法叠加的时候也暗藏杀阵,也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如果你是为了破阵才这么做,那就不是合乎规则的!”

    “哦......”张禹拿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来,跟着点了点头,说道:“那我就明白了......”

    “你现在明白了?那你怎么说!”查尔斯瞪着张禹说道。

    “呵呵......”张禹洒脱地一笑,耸了耸肩膀说道:“你不是说了么,如果我在阵法叠加的时候暗藏杀阵,就是没有问题。那我没有问题,是合乎规则的......你还想让我说什么?”

    “你明明是破阵,哪来得阵法叠加一说!”查尔斯当即怒声叫道。

    他实在是被气坏了,都有点顾不得自身的形象了。

    在场那些能听懂国语的,不禁暗自摇头,张禹明明是破阵,现在说是阵法叠加,不是等于睁着眼说瞎话么。

    哪怕是那些听不懂的,也都找身边能听懂帮忙翻译,听了翻译之后,跟着摇头。

    威尔摩尔多少有些为张禹担心,他看向旁边的杜德克,小声说道:“张禹伤了罗肯维尔,瞧查尔斯的意思,显然是不会善罢甘休。他现在咄咄逼人,我们是不是应该帮张禹解下围。”

    “没事的。”杜德克低声说道。

    “没事......看查尔斯的样子,都恨不得吃了张禹......如果......”威尔摩尔有点担心的小声说道。

    可不等他的话说完,杜德克就道:“难道你还没发现吗?”

    “发现什么?”威尔摩尔疑惑地问道。

    就在这功夫,张禹已经不紧不慢地说道:“大主教先生,你现在怎么这么急躁啊......难道你此刻还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什么问题?”查尔斯冷声说道。

    说话间,他眼角的余光正好看到大星相师爱德华兹,只见爱德华兹正轻轻皱眉,也不知是出了什么事。

    查尔斯有心寻问,却不太方便开口。

    而站在他对面的张禹又开口说道:“按照规则,我只要完成阵法叠加就可以了......大主教先生,我相信以你的实力,应该不会感觉不到,现在别墅内的气运是什么样子的吧......”

    查尔斯闻听此言,先是一愣,随即只是稍微一感受,立刻发现,在别墅内充斥着三种气运。一种是正财运,一种是偏财运,还有一种是事业运。

    刹那间,查尔斯直接就傻了眼,他在心中叫道:“这......这是怎么回事......”

    别墅内站着的众人,注意力都在张禹和查尔斯的身上,所以并没有察觉到周边的气运有什么变化。只有两个人已经发现,那就是红衣大主教杜德克和大星相师爱德华兹。

    其他人听了这话,跟着感受起周边的气运了,旋即就炸了锅。

    “真的是三种气运!”“和刚刚进来的时候一样啊!”“阵法真的叠加了!”“他是怎么做到的?”“买噶的!这......这是什么情况......”“有没有搞错,怎么会有这种事情。”......

    众人全都被震惊住了,不单单是他们,哪怕是在场的一些实力强悍的高手,也都懵了。

    车信由美转头四下张望,她能看到房间内飘动的气运起来,这种变化,实在是太叫人意想不到了。要知道,罗肯维尔布置得是一个有三个阵眼的叠加阵法,只要破掉一个阵眼,整个阵法就破了。张禹怎么可能在破掉阵法之后,完成阵法叠加呢。

    小尼姑空弈和车信由美是一般想法,她在心中嘀咕,“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可能的......”

    杜鲁夫的身子,此刻都有点颤抖,“他、他......他怎么会有这样的本事......这也未免太强悍了吧......”

    威尔摩尔也差不多如此,他惊诧地看着身边的杜德克,说道:“你刚刚就感觉到了......”

    杜德克微微点头,“是的。”

    “太邪门了......你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吗?”威尔摩尔又道。

    “不知道......”杜德克摇了摇头。

    “这也未免太过匪夷所思了......这个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法门......”威尔摩尔惊愕地说道。

    “这你也不必太过大惊小怪,如果是我,也是可以做到的......”杜德克淡定地说道。

    “这种事情,真的能够做的?”威尔摩尔有点不敢相信。

    “当阵法的修为达到一定境界之后,真的可以无所不能......起码在咱们西方,就有几种办法做到这一点,我也会一种......只是,张禹的速度,未免太快了......”杜德克颇为佩服地说道。

    “真的可以做到......看来我在阵法的修为上,还是差得远......”威尔摩尔有点黯然地说道。

    “你也不要失落,其实你的修为,已经让无数人钦慕。术业有专攻,你日理万机,哪有那么多时间再去修炼阵法......做好自己的本分,才是最重要的......”杜德克温和地说道。

    “是,我明白了。”威尔摩尔郑重地点头说道。

    过了能有差不多一分钟,查尔斯才从懵逼中缓过来。

    他不可思议地看着张禹,仿佛现在都不敢相信,眼前的阵法气息是真的。

    即便如此,查尔斯也咬着牙叫道:“你这是先破了罗肯维尔的阵法,然后自己重新摆的阵法!”

    张禹马上无辜地看向爱德华兹,委屈地说道:“大星相师,你也是公证人,请你给评评理......咱们几乎是前后脚一起下来的,我之前就跟你打过招呼,从你们下来,到我下楼,在跟你打招呼之间的这段时间能有多长,你最为清楚......你说,谁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再布置出一个阵法来......大主教现在说法,实在是有点无理取闹了......”

    一瞬间,爱德华兹都不禁有些尴尬,可不是么,从他下楼站在这里到张禹过来跟他打招呼,这之间才多长时间,如此短的时间,还想布置出一个这样的阵法,开什么玩笑。

    但是这样的话,实在让爱德华兹没法说。总不能当众打查尔斯的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