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254章 看罗肯维尔把自己累的
    在爱德华兹身边说话的年轻人,用的是国语。一听这声音,爱德华兹都不禁愣了一下,他转头一瞧,一点没错,这人正是张禹。

    张禹主动说话,他也不便不出声,平淡地说道:“没什么。”

    “罗肯维尔怎么还昏倒了,是不是太累的缘故,没有大碍吧。”张禹假装关心地说道。

    爱德华兹听了这话,心中暗说,为什么晕倒,有没有大碍,你自己心里不清楚么?

    可他还是碍于身份,淡淡地说道:“想来是太累吧,应该没有大碍。”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张禹似乎很是欣慰的点头。

    “唉......”张禹跟着又叹息了一声,自言自语般地说道:“我就说已经完成了阵法叠加,罗肯维尔老兄就是不信,非得再来一次......这......看把自己累的......唉......”

    他连连叹气,现场虽说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听懂国语,但能听懂的,还是有一些的。

    这些能够听懂的人,不少都心中暗笑,而爱德华兹听了这话,则是心中有气,你小子也未免太嚣张了吧。

    其实这并非张禹嚣张,实在是张禹心中火气大着呢。一方面是罗肯维尔耍赖,另一方面是罗肯维尔竟然使出这样狠毒的手段。若非自己有八卦仙衣护体,挡住了白色气流的第一下攻击,怕是现在躺在地上爬不起来的人就是他张禹了。

    罗肯维尔躺下,起码还有查尔斯救治。他张禹若是躺下,都不知道有谁会来帮他。

    眼下自己将罗肯维尔削趴下了,少不得也要发泄一下心中的火气。

    张禹的声音不大不小,查尔斯也是能够听到的。闻听此言,查尔斯肺都差点气炸了。自己的爱徒被张禹伤成这样,《圣经》摆明已经毁了,即便保住性命,人估计也就这么废了。

    罗肯维尔是他最得意的门徒,也是天赋最高,令他倾入最多心血的门徒。

    若非这里人多,查尔斯都恨不得直接将张禹大卸八块。

    查尔森又检查了一下罗肯维尔的伤势,确定没有生命危险,他这才转过身子,朝张禹走了过去,很快来到张禹的面前。

    在场的众人都看着呢,谁都知道罗肯维尔是英吉利国教的人,也就是查尔斯的人。

    查尔斯的脸上明显不善,众人知道,肯定有好戏,他们的目光,一下子全都聚焦在张禹和查尔斯的身上。

    张禹的脸色很是苍白,也好似白纸,他看到查尔斯过来,丝毫没有畏惧,就算自己不是查尔斯的对手,可张禹相信,查尔斯怎么也不可能在这里和他动手。

    张禹故意耸了耸肩膀,脸上满是微笑,但没有出声。查尔斯站在他的面前,一脸冷色地说道:“张禹道长,这场比赛考量的阵法叠加,而你却进行破阵,还伤了罗肯维尔,这算是什么意思?现在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说法,给在场所有的嘉宾一个说法!”

    大家伙都看着呢,有的人甚至还为张禹捏了把汗。

    这里的气氛,一瞬间变的十分的紧张。

    而张禹却是一脸的无所谓,他只是大咧咧地说道:“大主教先生,你说要给大伙一个说法,这个我有点不懂啊......”

    “有什么不懂的......这一局是阵法叠加,而你又做了什么?”查尔斯勉强压着火气,目光依旧森冷。

    “阵法叠加......没错啊......我就是在阵法叠加......有什么问题吗?”张禹一脸无辜地说道。

    “你还敢说有什么问题......”查尔斯见张禹这般表情,心里的火气实在有点压不住了,他怒声说道:“你这是阵法叠加吗?分明是在破阵!罗肯维尔被你重伤,难道你自己没看到吗?”

    “罗肯维尔是被我重伤的......大主教先生,你开什么玩笑......刚刚爱德华兹大星相师还说,罗肯维尔是因为劳累才昏倒的......”张禹的脸上仍是一副无辜的表情,他转身看向爱德华兹,又委屈地说道:“大星相师,刚刚你可是说罗肯维尔是太过劳累晕倒的......”

    爱德华兹不由得一怔,心中跟着暗骂,原来你小子是在这里等着我呢。

    爱德华兹随即温和地说道:“我刚刚下来,也没有注意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才发现,不是这样,是因为你破了破了他的阵法,他才重伤昏过去的......张禹道长,这件事就是你的不对了,这一局的较量,明明是阵法叠加,你怎么能够去破罗肯维尔的阵法呢......他本来就元气大伤,这样一来,岂不是伤上加伤,更是有性命之忧......说是你谋杀,都没有问题......”

    这家伙表面上客气,却不紧不慢的给张禹扣上一个谋杀的帽子。

    “喂喂喂......大星相师,你这可是开玩笑了......”张禹连忙又拿出来一副委屈的样子,说道:“刚刚大伙看的明白,是罗肯维尔在阵法中暗藏杀阵的,这样布局,极有可能遭到反噬,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罗肯维尔的布局中是暗藏杀阵了不假......”查尔斯倒也不掩饰这一点,毕竟在场这么多高手呢,自己如果睁着眼说瞎话,估计当场就得被杜德克和威尔摩尔给揭穿,那让他的脸面往哪里放。所以,查尔斯也很是直接,但话锋一转,他接着说道:“可这个战阵并不会因为阵法叠加而被引发,只有在有人要强行破阵的时候,才会被引发。艾伦小姐......”

    说到此,查尔斯看向艾伦小姐,又道:“之前的规则只是二十分钟内布阵,并没有规定,在阵法中不可以这么做。罗肯维尔在二十分钟内完成布阵,那应该就是合乎规则的,这一点没有错吧。”

    艾伦小姐哪能说不行,虽然她对这里面的情况不是很了解,却也跟着点头说道:“是的,没有问题。”

    查尔斯见艾伦小姐这般说,随即冲张禹说道:“张禹道长,你也听到了,请问你还有什么话说。”

    张禹淡淡一笑,也看向艾伦小姐,说道:“那我也想问一下,既然按照规则,二十分钟内布局,可以暗藏杀阵。那在阵法叠加的时候,可不可以也暗藏杀阵呢?”

    “这个......”艾伦小姐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如果点头的话,估计张禹马上就得有话说。这样一来,岂不是打了查尔斯的脸。于是,她只能瞥眼看向查尔斯,看这位大主教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