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252章 六阳火雷
    空奕之所以失声叫出来,原因不是其他,乃是向下窜去的千丝万缕白色气流一下子将张禹的身子给包裹住。

    有的人看不到,有的人看的清楚,张禹这一刻就像是被五花大绑一样,身边密密麻麻的,全都是白色气流。

    “真的是杀阵!”威尔摩尔看到这一幕,不禁有些着急起来,他转头看向杜德克,像是在征求杜德克的意见。

    杜德克没想到威尔摩尔会如此焦急,但他还是马上轻轻摇头,说道:“不要着急,先看看……”

    威尔摩尔点了点头,目光跟着就再次落到张禹的身上。

    现场的那些位高手,差多都已经看了出来,这个阵法不是单纯的风水阵了,而是一个杀阵。

    这次的较量,是星象风水交流会,罗肯维尔竟然摆出来一个杀阵,这算什么?

    当然,这个杀阵并不是针对阵中的所有人,只是针对正在破阵的张禹,且安排的极为巧妙。

    在一些风水局中,其实也不是没有这样的布局。一些高手在摆好阵法之后,为了防止有人破阵,会在风水局中暗藏杀机。一旦遇到有人强行破阵,就会触动其中的杀局,而去这个杀局还不会针对阵中其他的人,只针对破阵者一个人。

    还有一点就是,这种布局,之前艾伦小姐在宣布规则的时候,也没有说过不许。只说二十分钟之内将阵法布置完成,至于说是什么样的阵法,全靠个人的手段。

    罗肯维尔的这个阵法,是在二十分钟内成阵,所以并不算是违规。但是,罗肯维尔的卑鄙,却是印在众人的心里。同样,不少人少不得也会佩服罗肯维尔的高明。短短时间,就能布置出这么厉害的阵法,也不是谁都能做到的,起码得有大星相师的手段了。

    车信由美盯着张禹,心中暗自嘀咕起来,“真正的好戏,看来是上演了……图穷匕见,有意思……就是不知道,张禹有没有本事将这个杀阵再给破掉……”

    小尼姑空奕,也从刚刚的震惊中缓了过来,她的目光完全集中在张禹的身上,心中也在嘀咕,“即便是杀阵,应该也杀不掉张禹,最多是让张禹受些内伤……这阵法布置的也足够巧妙,好似连环套一样,也不知张禹有没有本事破掉这个阵法……换做是我……这个阵法,对我好像并不难,只不过太过突兀,有些让人防不胜防……”

    杜鲁夫正在人从中观看,看到这一幕,杜鲁夫的心中一喜,“张禹这次终于遇到对手了,罗肯维尔用的还是杀阵……这可真是太好了,看来张禹有苦头吃了……不过真是想不到啊,这个罗肯维尔竟然如此了得,看这架势,肯定已经达到了大星相师的地步……按理说,他不如我的,看来我两年的进步,实在是太慢了……”

    看出端倪的人,基本上也都决定看好戏。

    张禹盘膝坐在地上,真切的感觉到白色气流对自己的侵袭。好在,张禹的身上有八卦仙衣护体,白色的气流想要一下子涌入张禹的体内,并没有那么容易。

    如果说,张禹没有八卦仙衣护体,肯定反应不过来,势必会让白色气流直接涌入体内。那个时候,他只能疲于应对进入体内的白色气流,根本不会有余暇再去破阵,也顾不得去思考该如何解决问题。

    有了喘息的时间,张禹的脑子飞快的转动,他毕竟是久经战阵,什么样的场面没有见过,什么样的高手没有见过。

    略一琢磨,张禹心中有了计较,因为他已经感觉到,这白色气流,其实和《圣经》上所散发出来的白光差不多。只不过是将白光十字架给拆散了而已。

    “罗肯维尔,你竟然跟我玩这一套,那就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张禹暗骂一句,脸上不自觉地闪现出杀气。他直接从怀里掏出六张空白的明黄色符纸,然后咬破手指,在符纸上画了起来。

    六张火雷符很快完工,张禹将六张符摆在自己的身边,嘴里振振有词的念了起来,片刻之后,张禹叫道:“六阳火雷!”

    “噗!”“噗!”“噗!”“噗!”“噗!”“噗!”

    刹那间,六个火符一起爆开,掀起一团火影。为什么说是火影,因为不是真的火,只是一片火红。这团火影将张禹的身子包裹起来,缠绕在他身上的白色气流没用上一秒钟就变得七零八落,转眼消失不见。

    这还只是开始,火影跟着将上面的铜钱阵法给裹住,更为叫人想象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原本阵法中散发出来的烈阳气流,在这一刻变成火红色,别墅内的气温瞬间再次升腾起来。温度直达50度。

    如此高温,令别墅内好似桑拿室一般,在场众人的脸上,汗水之淌。众人看到这个,显然已经没有去理会,只管看着红色的气流。

    “呼……”

    好家伙,红色的气流好似风卷残云,直奔白色的千丝万缕涌去。这势头好似摧枯拉朽,白色的气流在红色的气流面前,根本是不堪一击。

    红色的气流,一路朝楼下追杀过去。看到这个,不少人直接朝楼下跑去,有的甚至喊了起来,“快去看看!”“对对对,看看会怎么样!”……

    红影碾压似的扑灭白色气流,这令之前还得意的查尔斯,直接就傻了眼。

    原本他以为,罗肯维尔的阵法一定会让张禹吃足苦头,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阵法在张禹的面前,竟然这么不堪一击。

    当他听到众人的喊声,发现众人飞快的下楼之时,他才反应过来,楼下的罗肯维尔恐怕会有危险。

    查尔斯已经顾不得自己大主教,以及公证人的身份,他和其他人一样,把腿就朝楼下跑去。不仅仅是他,哪怕是爱德华兹、古德逊公爵,威尔摩尔、杜德克、空奕和车信由美,也都忍不住好奇,把腿跟着众人朝楼下跑去。

    一楼大厅内坐着的罗肯维尔此刻猛地心头一颤,他刚刚就能感觉到,自己的阵法已经变成了杀阵。心中本在高兴,但是马上他又发现不对劲,好像有无数的气流被抹杀。

    他干脆催动阵法,可惜根本来不及,一来是红影的速度太快,二来是白色气流根本不堪一击。

    也就是五秒钟的功夫,罗肯维尔就看到一条红影窜到大客厅内。

    “啪嚓!”“啪嚓!”

    顶棚上的吊灯,两个灯泡瞬间爆裂。这还不算完,红影跟着朝下放涌来,扑向下面的罗肯维尔,就跟刚刚白色气流扑向张禹的时候一般无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