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251章 杀机
    “嗯?”“怎么回事?”“我怎么突然觉得这里变暖和了一些。”“我也是。”“发生了什么?铜钱上面冒烟,温度怎么还跟着提升了。”“确实啊,搞什么飞机。”“别着急,先慢慢看着。”……

    现场的不少人现在都有点懵,虽说室温15度,也不能算是什么高温,可从10度一下子就提升到15度,这种温差的变化,却是很容易就能感觉到的。

    当然,普通的高手,还不能马上看出问题出在哪里,可在场的顶尖高手,已然看出到底发生了什么。

    “张禹这是在做什么?不会是打算破阵吧……”威尔摩尔看向杜德克,小声地说道。

    “很明显,张禹想要进行阵法叠加,却有心无力,根本无法将楼下的那个阵眼解决掉。现在他的选择只有两个,要不就是放弃,要不就是破阵。”杜德克低声说道。

    “这两种选择,到头来都是输……”威尔摩尔有点无奈地说道。

    “虽然结果一样,但是性质不一样……如果撤掉阵法,就等于认输……如果他强行破掉罗肯维尔的阵眼,起码能给对方点颜色瞧瞧……”杜德克说道。

    威尔摩尔点头,脸上跟着露出微笑,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他慢悠悠地说道:“张禹就是这样的性格,是一个不好招惹的对手……想要欺负他,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就算罗肯维尔靠这种手段赢了,也会狠狠地载个跟头……”

    “不但如此……”杜德克微笑着说道:“在场这么多人,想必很多人都能看得出来,罗肯维尔的阵法肯定不是之前布置的那一个……张禹即便不能完成叠加,可在破阵之后,依旧会向所有的人宣示,谁才是真正的胜利者……”

    “对!”威尔摩尔重重地点了点头。

    车信由美看了看交锋中的气流,又看了看张禹,心中也嘀咕起来,“看来他已经无法做到阵法叠加,为了不认输,只能选择破阵。输,他肯定是输了,可即便输了,也要咬对手一口,这是没有错的。如果换成我,我也会这么做……不过,张禹的修为,似乎没有之前想象中的那么强大……他选择破阵的方法,只是单纯的选择阳气,没有催动阴气阳气一起破阵……看来,在阴阳方面,他还是没有练到家……”

    她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念头,道理很简单。

    张禹明明是以太极布阵,那在发起攻击的时候,理应是阴阳一起催动,相辅相成,这样才能做到威力最大化。

    可是,张禹只催动阳气,没有催动阴气,威力绝对是大打折扣。所以,车信由美能够认定,张禹虽然做到了用阴阳之气作为牵引,但并没有做到用阴阳一起发起攻击。

    事实也正是如此,张禹也是之前在叠加双子座星阵的时候,突然想出来的办法。因为双子座有两个阵法,叠加的时候,难度太大,需要一起叠加。唯一的办法,似乎只有这一个,借助太极的阴阳,同时将两个阵眼一起叠加。

    张禹做到了这一点,但也仅仅如此,他对太极的研究,并不是那么精深,比不得自己对大四象的研究。用阴阳作为牵引好说,想要用阴阳一起发起攻击,暂时还没这个本事。

    众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张禹和他头顶的铜钱阵法之上,没有人留意到,在查尔斯的脸上已经露出冷笑。

    爱德华兹看了他一眼,然后轻描淡写地说道:“张禹果然还是选择了破阵。”

    “这小子是一个狠角色,他选择破阵,并不会让人觉得意外。”查尔斯不以为然地说道。

    他之所以这么说,原因也很简单,昨晚张禹可是当着他的面将罗肯维尔给打成重伤的。当时若不是他在场,罗肯维尔都极有可能当场反噬而死。

    另外,张禹几乎已经看穿了他的阴谋,但张禹为了苑小小,以及印证这个阴谋,还是如期赴约。

    就这胆识,就这魄力,此时此刻遇到这种事情,张禹怎么可能选择放弃,必然是全力以赴的破阵。

    “看来你还是很了解他的……张禹这么做,摆明是觉得,即便输了,也要让罗肯维尔好瞧……”爱德华兹说道。

    “他想的太简单了……”查尔斯笑了起来,在他的笑容中,充满了自信,似乎是一切尽在掌握,张禹已经完全坠入瓮中。

    张禹现在,不停地催动阵法,原本在白丝缠绕下的铜钱阵法,已经停止了转动,随着张禹改变了套路,铜钱开始缓慢地转动起来,仿佛是要挣脱束缚。

    铜钱阵法转动的很慢,看起来还是有些困难。不过,温度的提升,却又很快。三分钟过后,房间内温度起码提升了六度。

    21度!

    这个温度,其实是人体最能接受的问题。给人一种春意盎然的感觉,令人好似进入了春暖花开的季节。

    但是这个温度并没有维持太久,室温又继续攀升起来。

    22度!23度!24度!25度……

    差不多每过半分钟,气温就会提升一度,大家伙身上的并非单衣,温度提升的这么快,任谁都觉得有些难受。当温度达到27度的时候,不少人的身上和脸上都见了汗。

    众人的目光,却并不在这上面,他们注意的更是张禹头上的阵法。随着温度的提升,铜钱阵法转动的速度也渐渐快了起来,缠绕在铜钱上的千丝万缕,慢慢松动开了。

    这是一场较量,是一场高手之间的对决。不知为什么,在场不少人的心里,都默默地支持张禹。可能也是因为,他们正亲眼看着张禹破阵的缘故吧。

    蓦地里,“刷”地一声,缠绕在铜钱上千丝万缕一下子被甩开。

    能看到这个人,都不由得精神一振,有的人甚至下意识地捏住拳头。

    张禹自然也看到了白丝气流被甩开,他心头一喜,跟着继续催动阵法,令强烈的阳气一股脑地朝白丝气流扑去,瞧那意思,是打算将这些气流全部消灭。

    别墅内的温度,再次陡升,转眼间达到了32度。

    在众人看来,张禹这一次,即便无法获胜,也会破掉罗肯维尔的阵法。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猛烈的阳气才一扑到白丝气流之上,那白丝气流就突然朝下面窜去。坐在阵法下面的人,当然就是张禹。

    “这……”这一次,空奕第一个失声叫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