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250章 破阵!
    查尔斯和爱德华兹还在说话的功夫,突然听到有人来了一嗓子,二人马上抬头看去。

    原本那千丝万缕的白丝气流只是将外圈的八八六十四枚铜钱给裹住,不过现在,已经延伸到里面,将围成一圈的十八枚铜钱给缠住。瞧那意思,似乎还想继续进去,将好似两条游鱼的两组九枚铜钱给缠住。

    可是,白丝气流显然是受到了什么阻力,并没有得逞。

    因为这个,白丝气流很不甘心,以至于被缠绕住的铜钱颤抖的更加厉害起来,“嗡嗡嗡嗡”的声音,响彻不停,比之刚刚还要激烈。

    最为要紧的还不是这个,而是在铜钱之上,竟然升腾起丝丝的白烟。这可绝对不是气运气流。

    “这阵法也太厉害了吧……”“可不是么,瞧这意思,还打算将布阵的法器给毁掉……”“张禹的法器,肯定很是厉害,眼下竟然都抵挡不住……”“这得是什么样的阵法……”“不知道啊,看起来像是双子座的星象阵法,但是现在看,感觉又不像了……”……

    这种情况下,很多人都已经抑制不住自己的心情,跟身边的人,小声的讨论起来。

    杜德克是后上来的,威尔摩尔是之前上来的。看到这般局势,威尔摩尔不自觉地提张禹捏了一把汗,威尔摩尔虽然在顿悟之后,修为提升了不少,可这跟阵法的修为没有什么关系。

    威尔摩尔转头看向杜德克,低声说道:“张禹好像遇到了大的麻烦,你看罗肯维尔到底布置的是一个什么样的阵法,竟然能如此厉害……”

    “确实有够厉害,之前我还以为,罗肯维尔只是对双子座阵法进行了叠加,多了一层守护罢了。现在看来不是这么回事,我甚至都怀疑,这个阵法,都有可能是一个杀阵。”杜德克低声说道。

    “杀阵……”威尔摩尔大吃一惊,连忙说道:“这可是星象风水的较量,如果罗肯维尔这么做,那岂不是等于违规。再者说,咱们都在这里呢,他布置的阵法若是杀阵……我就不信他还有胆量将咱们一起给干掉……”

    “这个他肯定不敢……”杜德克自信地说道。

    “那你为什么还这么说呢?”威尔摩尔好奇起来。

    “杀阵之中,也有许多说法,这一点,我相信你也知道。此间的阵法,是罗肯维尔先布置的,在阵法的观念中,属于主人。张禹是客人,现在属于喧宾夺主,罗肯维尔在叠加的阵法中,暗藏杀阵,能够单纯的设定目标,就是前来布局的那一个人。不过看样子,阵法的真正威力,还没有被完全激发出来,等到白热化的时候,才会真正的催动。但是我估摸着,应该不至于干掉张禹,最多也就是让他躺上两个月……”杜德克慢条斯理地说道。

    一听说不至于干掉张禹,威尔摩尔暂时松了一口气,朝张禹看了过去。

    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张禹和张禹头上的阵法之上。任谁都知道,这已经到了关键时刻,就看张禹如何应对了。

    有的人之前,只是抱着借鉴的心思,到了这个节骨眼上,哪还有心思研究如何借鉴,特别是这种阵法,让他们借鉴,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借鉴成功的。

    张禹盘膝坐在地上,抬头就能看到上面发生的一切,其实不用去看,他的真气与金钱剑相连,也能真切的感觉到发生了什么。

    白色气流正对铜钱阵法发起猛烈的进攻,在这个阵法中,阵眼自然是最内侧的两条游鱼般的九枚铜钱。好在有外圈的铜钱对阵眼进行保护,才没有让白色气流直接攻击阵眼。饶是如此,自己的阵法也是岌岌可危。

    张禹现在已经从先前的震惊中缓了过来,甚至能够确定,这个阵法可不是单纯的镇宅,一旦受到冲击,就会爆发出极大的威力。这个威力,都有可能直接废了金钱剑。

    要知道,张禹曾经在破阵的时候,毁掉杜鲁夫和因扎吉的法器。作为阵眼的东西,并不是那么的坚强,金钱剑虽说是铜的,可要是冲到巨大的冲击,一样被毁掉。尤其是张禹的金钱剑,全都是建炎元宝,不说是全都毁了,就算是被毁掉几个,也够张禹受的了。

    最为重要的是,张禹还意识到一件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叠加这个阵眼,根本不可能。这些白色的气流,之前只是在伪装,一旦阴阳二气触碰到阵眼的时候,才会展现出威力。威力之前,完全超乎阴阳二气所能裹挟的范围。若非如此的话,千丝万缕的白色气流,也不可能直接冲到这里来。

    摆在张禹面前的选择,只有两个,一个是立刻撤掉阵法认输,一个是全力以赴,破掉这个阵眼。保守的坚持,不但没有用,还会让自己的金钱剑毁掉。

    而想要撤掉阵法之后跟罗肯维尔讲理,说是对方现在的阵法和上次不一样,那肯定没用。因为罗肯维尔这次布阵所用的时间,跟上次基本上是一样的。罗肯维尔绝对不会承认,这次的阵法和上次不一样,加上没有证人,一切都是白搭。

    就这么把阵法给撤掉,张禹可不甘心,自己明明已经赢了,罗肯维尔两次耍了诬赖,昨晚还被查尔斯打了一掌,若是不给这家伙点颜色瞧瞧,让对方如了意,自己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同样,将这个阵眼给破掉,怕是整个阵法也都破了,自己还是个输。

    琢磨片刻,张禹心中有了计较,哪怕就是一个输,也不可能便宜了对方。

    张禹断定,罗肯维尔在元气大损的情况下,布置这样一个厉害的阵法,十有**要借助什么东西。只要自己破了阵法,即便算罗肯维尔赢,这家伙也讨不到什么好处。

    拿定主意,张禹咬了咬牙,心中暗道:“罗肯维尔,你不是跟我来一套么,那就别怪我下狠手了!”

    当下,张禹也不防守,心念一动,阵法突变,原本同时涌出来的阴阳之气发生变化,只有阳气涌出,不再有阴气伴随而出。

    猛烈的阳气这一涌出来,别墅之中的气温,瞬间发生变化。这可是冬天,别墅内也没开空调,温度也就是10度左右。好家伙,伴随着单纯的阳气涌出来,室内的气温一下子提升了差不多5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