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248章 三眼
    正财运与偏财运急速的被阴阳二气碾压、吞噬,着实叫人意想不到。要知道,刚刚大家伙都能感觉到两股财运气流的强大,甚至有的人都能像张禹一样看的清楚、明白。

    这么强大的气运,哪是那么容易就被吞噬的,但是现在,就是这般。

    “不好!中计了……”小尼姑空弈直接在心中喊了起来。

    “这……这里面有诈……”车信由美也在心底叫了起来。

    “不对!”“怎么会这样?”“阵眼好像直接要被破掉啊……”“这样的话,张禹岂不是输了!”……威尔摩尔、杜德克等一些高手,一时间也在心中这般说道。

    “就这么赢了,其实也好……”查尔斯轻轻点头,也在心中嘀咕起来。

    气运这种东西,是通过阵法催发出来的。一般来说,布阵之后,只是慢慢的散发,除非是布阵者强行催动,才能令气运一股脑的爆发出来。

    还有一点就是,阵法在爆发出来气运之后,就好像射出去的子弹,根本收不回来。不但如此,气运还会一股脑的追杀另一股气运,直到找到阵眼,并攻破阵眼。

    当然,这也要看阵眼是否薄弱。

    如何判断阵眼的强弱,大体上都是看阵眼中涌出来的气运是否强悍。气运越是强悍,阵眼也就越是强悍,反之亦然。

    而眼下这个阵法,明显有些另类,气运开始看起来很强,瞬间又变得特别弱。

    想要布置出这种阵法,绝对是一件困难的事儿,并非不可能。但一般没有人会这么布阵,除非是故意就想让对方破阵,否则的话,万不会没事闲的,布置出这样的局来。

    现下的这场较量,乃是阵法叠加,并非破阵。罗肯维尔布置出这样的局来,也无可厚非。问题在于,他的布局实在是太巧妙了。

    几乎所有的人,一致认为,张禹中计。阴阳二气,马上就会一路攻破阵眼。也就在这个关头,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原本已经冲到走廊两端房间门口的阴阳气流,竟然一下子绕了一个圈,迂回般地转了回来。不禁如此,阴阳气流在回到张禹头顶的铜钱周边之后,仍然在不停地转动,并没有外流的意思。

    这一幕的出现,令现场的一些高手全为之一怔。

    气运气流就和子弹一样,出去之后就收不回来了,现在这算是怎么回事,还能自己绕回来。

    “太极!”空弈在心中暗叫一声。

    “能够将阴阳术修炼到这种境界……这个张禹……好强啊……”车信由美的心底不由得发出钦佩的声音。

    这时,盘膝坐在地上的张禹慢慢地站了起来,他本来是面朝内侧,起身之后,他转过身子,面朝楼梯口那里。

    白色细丝状的气流,非常的单薄,从楼梯这里延伸上来。

    “我明白了……”张禹在心中暗自讨道。

    他跟着瞥眼看向一旁站着的查尔斯,像是在告诉查尔斯,自己现在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咱们走着瞧就好。

    张禹不动声色,跨步朝楼梯那里走去,众人看他要下楼,纷纷让开道路,等张禹先下去,然后一个个的跟在张禹身后。

    一路下楼,这次能够看的更加明白,一丝丝的白色气流从下面缓缓地流窜上来。来到一楼,张禹旋即就能看到,那些单薄的白色气流就是从大客厅的吊灯上流淌出来的。

    这一幕,张禹第一次来的时候,根本没有。

    在吊灯下,坐着面如金纸的罗肯维尔,四个工作人员并不在这里。一个人在此的罗肯维尔,显得有些凄凉,有些落寞。

    他闭着眼睛,仿佛置身事外,一切都和他没有关系了。

    张禹打量了罗肯维尔两眼,又看了看他头顶的吊灯,迟疑了一下,转过身子朝楼上走去。

    一众嘉宾跟着张禹下楼,本想看看怎么回事,结果可好,张禹又往楼上走了。但嘉宾们不会像之前较量时随同的工作人员那样,张禹往哪走,就得马不停蹄的跟上。他们停下脚步,可都打量起罗肯维尔。

    不过,有的人却从张禹的脸上看到了一抹自信,看起来,张禹确实明白了什么。

    没错!张禹已经完全能够确定,自己猜测没有错。

    很简单,就是罗肯维尔这次布置的阵法,不仅仅是一个单纯的双子座星相阵法,而是一个已经叠加过的双子座星相阵法。

    阵法中一共有三个阵眼,楼上那是两个,楼下是一个。三个阵眼相辅相成,可以说,只要破掉一个,那这个阵法就会被破掉。同样,想要进行阵法叠加的话,需要将三个阵眼全都叠加进来。

    那一缕缕的白色气流到底是什么,张禹对于西方阵法并不是特别的清楚,但他认为,这很有可能是类似于镇宅符的一种阵法。

    镇宅!

    在很多阵法中都是必不可少的,不仅仅能够保护家人,更重要的是用来保护阵法不被轻易的破掉,防止有心人做什么手脚。

    回到三楼,不是说所有的人都没上来,还是有人跟着上来的,查尔森、爱德华兹、威尔摩尔都跟着一起上来了。

    张禹回到旋转的铜钱下,重新盘膝坐下。阴阳二气的气流,仍在盘旋转动,走廊的两端,渐渐有红色的财运和橘红色的偏财运流淌出来。当触碰到阴阳二气的时候,很快就被吞噬。

    张禹并不去理会这个,他当即催动阵法,头顶盘旋的阴阳气流,猛地朝楼梯那边的白色细丝气流涌了过来。

    阴阳二气不停地转动,硬是将那些细丝气流缠绕起来。这一手,正是张禹刚刚叠加两股财运气流时所用的手段,隐藏在阴阳二气中的事业运跟着窜出,看那意思,是打算先跟白色气流交织到一起。

    在张禹看来,先把这个阵眼给叠加过来,回头再跟两个财运的阵眼进行叠加便会易如反掌。这个任务,看起来并不困难。

    事实看起来,跟他想象的一样,白色的细丝气流很快就在阴阳二气的协调下,与绿色的事业运融合,并且顺着气流的来源,慢慢向下,目标直奔阵眼的所在。

    查尔斯看着张禹,他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只是在心中说道:“既然你看出来这里一共三个阵眼,还妄图想要进行叠加,那你距离倒霉就越来越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