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249章 千丝万缕
    阴阳二气包裹着绿色的事业运从三楼流淌到二楼,在四散开来的过程中,将游窜上来的白色细丝气流一股脑的揽入怀抱,让它和绿色的事业运气流交织到一起。一切是那样的顺利,阴阳二气又从二楼,一直朝一楼扩散而去。

    一楼和楼梯那里,还有不少人,其中不乏高手。几个高手一看到阴阳二气流窜下来,立刻仔细观察。

    阴阳二气,顾名思义,一阴一阳,在阴阳协调的情况下,气息会让人特别的舒适。哪怕这里看不到阴阳二气的人,现在也能感觉到阵法的气息飘动下来。阴阳二气好似长了眼睛,不紧不慢地朝大客厅那里飘去,距离大客厅上的吊灯,越来越近。

    吊灯上散发出来的白色气流,一步一步的被阴阳二气包裹,然后跟绿色的气流交融缠绕。

    终于,阴阳二气来到了大客厅的吊灯处,气流将吊灯缓缓的包围起来。楼下的高手们,眼睛紧紧地盯着这个,因为他们明白,这是阵法叠加的关键时刻。

    只要绿色的事业运在阴阳二气的辅助下,彻底和阵眼取得联系,那这一步的叠加也就成功了。

    现场的高手,微微点头,在他们看来,张禹的这个阵法,实在是太好用了。估计不用一分钟,阵法叠加就能够完成。可是只过了二十秒,叫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就发生了。

    他们眼睁睁低看到,在吊灯那里,猛然间涌出一连串的白色气流。这和先前的慢慢流出来的丝丝气流截然不同。虽然也是细丝状,却如同千丝万缕,密密麻麻,无尽的白丝好似脱缰的野马,根本不受阴阳二气的控制,更是没有和绿色的事业运气流融合,他们只是一股脑地顺着阴阳二气的来路,飞快地朝楼上窜去。

    看到这个,一楼的高手们先是一愣,随即有人叫道:“这里面有问题!上去看看!”

    几乎是在同一时刻,已经有人转身朝楼梯上跑去。有一些只能感觉到气运的人,听了这话,又见有高手向上跑,他们也都跟着朝楼上跑去,就好像是有什么好戏要发生一般。

    而在楼上的张禹,虽然没有看到楼下发生的事情,也能够感觉到,阴阳二气将一楼的阵眼给包裹住,慢慢地进行阵法叠加。

    “嗯?”

    一瞬间,张禹突然愣了一下,他感觉到有些不对劲。都没等他反应过来,便有千丝万缕的白色细丝涌到三楼的走廊上。

    突兀的变化,着实让人意想不到,散在张禹周边的威尔摩尔、车信由美等人看到这个,也都是一惊。在他们看来,张禹想要叠加阵法,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怎么回事?”“不对劲!”“为什么会这样?”……这些人在心中暗叫一声。

    白丝窜来的速度太快、太快,纵使张禹的本事再大,经验再丰富,想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应变,绝对不可能。

    张禹眼睁睁低看着涌上来的千丝万缕就在一秒钟的时间内,一下子冲到自己头顶旋转的铜钱旁边,跟着将铜钱阵法给包围起来。

    白丝气流看起来十分凶悍和霸道,转眼便硬生生地将外圈的八八六十四枚铜钱全部缠绕起来。

    仅仅过了三秒钟,三楼的众人就听到了“嗡嗡嗡”的声音,这是铜钱发出来的颤抖声。

    “腾腾腾腾……”“腾腾腾腾……”“腾腾腾腾……”……

    一连串的脚步声从楼下呼啸传来,其他的嘉宾们接踵而至。不管是能够看到气运气流的,还是看不到的,他们都能清楚的看到,悬浮在张禹头顶的铜钱正在颤抖,不住地发出声音。

    “真的出问题了!”“这算是怎么回事,刚刚还好好的。”“好像是这里的阵法正在攻击张禹的阵法。”“没错,就是这样,罗肯维尔的阵法,未免也太邪门了吧。”“我现在怎么觉得,这次的阵法多少和上次的阵法不一样。上一次,看起来没这么麻烦!”“肯定是不一样的,这还用说。”“那、那岂不是等于耍赖。”“你有证据吗?只能看看再说了。”“对,先看看再说。”……

    能到这里的嘉宾,哪个也不是傻x,他们此刻已经意识到,这次罗肯维尔布置的阵法肯定和上次不一样。

    他们一个个小声嘀咕着,眼睛却是一直盯着正在颤抖的铜钱。

    大星相师爱德华兹看到这一幕,没有半点的意外,脸上只是流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

    他扭头看了眼查尔斯,用极低的声音说道:“罗肯维尔的天赋果然很高,昨天才跟你学会双子座星象阵法的布局,今天竟然就能够如此应用了……虽然略有凶险,但已经掌握了双子座星象阵法的精髓,我想假以时日,他的成就一定极高……”

    “大星相师不要如此夸奖,不过罗肯维尔的天赋确实很强,我的众多弟子中,就属他能够继承我的位置了。”查尔斯看似谦虚,但多少也有点得意。

    罗肯维尔的天赋,确实太高了。昨晚才学会的双子座星象阵法,在刚刚受到张禹的挫折之后,又是在元气大损的情况下,竟然还能布置出这样的阵法,着实无法想象。

    哪怕是查尔斯自己,当年都无法做到这一点。

    爱德华兹又低声说道:“不过大主教,你可有点不厚道啊……”

    查尔斯楞了一下,笑着低声问道:“大星相师何以这样说……”

    “就眼下看,罗肯维尔绝对跨过了大星相师的门槛,但是你却并没有告诉过我……这一点,是不是不厚道啊……”查尔斯故意板起脸说道。

    “我不对外说,也是因为怕罗肯维尔在盛名之下太过轻浮……他现在还是以修炼为主,达到大星相师的事情,我没有对任何人说过,也不许他对外说……”查尔斯赶紧这般说道。

    爱德华兹点了点头,说道:“低调、谦虚,确实是一种美德……”

    嘴上这么说,他的心中却在感慨,自己的门徒,实在是太不争气了,看看人家的门徒,真的是一个比一个的天赋高。

    查尔斯这边有罗肯维尔,岛国那边有车信由美,东方大国更是有空奕和张禹这样的年轻高手。

    “快看!这又怎么了……”蓦地里,人群中又有人忍不住喊了一嗓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