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247章 暗藏的气流
    张禹一边琢磨,一边仔细观察,两股财运气流不停地跟阴阳二气发生争斗,就像是阴阳二气侵入了它们的地盘。

    “这个阵法中,哪里有问题......到底是哪里有问题......”

    明明阵法和先前差不多,现在却有了几乎本质上的区别,这种情况,着实令张禹始料不及。

    阴阳二气和两股财运气流的争斗越来越厉害,正常时候,这种争斗并不可怕,只需要对攻就可以。可是这次却不同,因为财运和阴阳二气是没有冲突的,除非遇到霉运、煞气才会发生争斗。

    相互并不干涉的气流发生矛盾,显然不是正常的现象。

    最为重要的还不是这个,而是张禹并不敢太过催动阵法,怕在争斗的过程中太过激烈,万一收不住手,再把阵法给破了,那就麻烦了。

    毕竟刚刚罗肯维尔口口声声的说,张禹是破了他的阵法,然后又布置了一个阵法。自己千万别一不小心着了罗肯维尔的道儿。也许对方就等着他催动阵法,发生更为激烈的争斗呢。

    气运的争斗继续进行,彼此难免有所消褪,但是消褪之后,很快就会用新的气运气流诞生。

    “咦?”

    蓦地里,在阴阳二气和两股财运彼此消褪,后续气流向上补充的一瞬间,张禹猛地看到,在两股财运气流中,有一条白色细丝。

    这条细丝实在是太细了,躲在红色和和橘红色的气流中,哪怕是天眼也难以发现。张禹不过是在电光火石的一瞬间看到这个,紧接着,白色细丝就又被财运气流给深深的包裹住。

    “这个白色细丝气流是哪来的......上次叠加阵法的时候,我可没看到过......上次那个阵法之中,绝对没有这个......看来问题......一定是出现在这里......”张禹瞬间就意识到问题的所在,他跟着琢磨起来,这条白色细丝到底是做什么的,自己该如何解决。

    思量了能有三分钟,张禹也没有想出问题的所在。这期间,他的眼睛一直盯着气流之间的争斗,先后又两次隐约看到那白色的细丝。

    “不行,我必须得找到,这细丝气流是从哪里来的......”张禹清楚,想要解决问题,就必须找到问题的始末,也就是源头。

    如果不知道源头,自己纵使本事再大,也无法解决。盲目的蛮干,搞不好还会出现什么问题。

    周边的众人,都在盯着张禹,不少人已经发现不对劲。不要小瞧这些嘉宾,他们都是这一行的行家里手。

    这些人没有出声,有那相熟的,也不过是互相看看,用眼神交流一下。

    阵法的叠加,乃是一种融合。气运之间发生排斥,那就说明阵法无法进行叠加。

    小尼姑空弈自然是看在眼里,她在心中嘀咕起来,“刚刚张禹肯定是成功叠加了罗肯维尔的阵法,不过这一次,罗肯维尔在布阵的时候,必然是做了手脚。看来这一次,张禹的麻烦来了......也好,可以看看,张禹在遇到这种麻烦时候,应该怎么做......”

    “如果是我呢......”刹那间,空弈的心里冒出来一个念头,她琢磨了能有一分钟,轻轻点了点头,“张禹有点瞻前顾后了,像是生怕一不留神破了罗肯维尔的阵法......可在这个时候,必须勇往直前,如果是我的话,一定会催动阵法,不惜一切将这里的财运都给压制回去......我敢肯定,这个阵法不可能轻易就被破掉......当局者迷啊......”

    车信由美此刻和小尼姑空弈是一般心思,她也认定,以张禹的这个阵法,叠加罗肯维尔之前的阵法,绝对没问题。眼下变成这样,是罗肯维尔刚刚做了手脚,同样她也在想,换成自己的话,要用什么办法解决。

    “一切的问题,都是出现在隐藏于财运之中的那条白色气流上面......不管怎么样,都要看到那白色气流是从哪里来的......强攻吧......只有这样,才能看清问题的所在......”车信由美的想法,跟空弈的想法完全一致。

    甚至在二人的心中,除了这个方法之外,好像也没有其他的办法。当然,这个方法或许有一点危险,强攻之余,有可能把阵法破掉,不这么做的话,似乎并没有别的办法。

    其实不仅仅是她们两个人,包括威尔摩尔、杜德克和杜鲁夫等几名高手在内,他们的想法都是这个。必须要进攻,只有这样才能拨开云雾见青天。

    查尔斯的脸上,这时候已然没了笑容,一幅平静自然。

    但他的心底,却充满了得意,“张禹,你出手吧......只要你一出手,阵法就会破掉,到那个时候,看你还怎么说......不过我想,你应该也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其实,这么做的话,对你来说,或许还是一件好事......不要继续撑着了,越是这么撑着,你就会越倒霉......”

    爱德华兹看了眼查尔斯,他仿佛看穿了查尔斯的心思,脸上闪出一丝微笑,如同心照不宣。

    众人都盯着张禹,不少人的目光中,露出了期待。他们的心中,都有对阵法的猜测,也想看看,张禹的做法和他们的猜测是否相同。

    猛然间,张禹头顶铜钱的转动速度快了起来。紧跟着,两股极为浓郁的气流涌现出来。

    在这之前,虽然阴阳之气和财运也在争斗,相互抵消,但是阴阳气流主要是以守为主,不敢冒然进攻。现在阴阳二气猛烈的涌出,很多人直接就能确定,张禹这是动手了。

    “就是这样!”空弈看到这个,竟然下意识地攥住拳头,好似自己在破阵一般。

    “本该如此,张禹就算当局者迷,现在也想清楚了。”车信由美也点了点头。

    在场的还有不少人微微点头,好像张禹的做法,正好印证了他们的猜测。

    随着阴阳二气的涌出,正红色的财运气流与橘红色的财运气流立刻开始节节败退。

    财运气流的退散,使得隐藏在其中的白色细丝清楚的浮现出来。

    这些白色细丝,并不是从走廊两侧的房间内出来的,而是从楼下漂浮上来的。因为,在走廊两侧的地方,并没有白色细丝的纯在。

    在他们看清楚白色细丝真实的出现位置之时,两股财运气流则是以极快的速度败退,涌出来的阴阳之气,仿佛脱缰野马,转眼间便将财运气流吞噬,并且直逼走廊两侧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