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243章 超乎想像的实力
    一行人来到左侧把头的房间,推门进去之后,仍然能够感觉到阵法的气息。不过在这里,充斥着正财运、偏财运和事业运三种气息。

    罗肯维尔的反应最快,因为原先的阵法是他布置的,他直接叫道:“不对、不对啊……我的主星位怎么不见了……”

    一点没错,他所布置的阵法,原本的主星位已经在这里消失不见。

    这里本来应该有正财运从床上冒出来,可根本没有,这里的三股气运,其实都是从走廊那边流淌过来的。

    在场不乏高手,已经有人和罗肯维尔一样,发现了这个问题。众人听到他这么说,一起看向他,但罗肯维尔则是转头看向张禹,严肃地说道:“张禹,你把我的阵法给破了,现在这个阵法,是你自己布置的!”

    这话一出口,其他的人一股脑地又都看向张禹。想要听听张禹怎么说。

    张禹耸了耸肩膀,不屑地说道:“罗肯维尔,你好不好意思啊……如果你的阵法被我破掉,这里起码要有破阵的痕迹,你发现破阵的痕迹了么……”

    “我、我……”罗肯维尔哑然,但他随即硬着头皮说道:“我虽然没有发现阵法被破掉的痕迹,可我阵法中的主星位不见了,你总得有一个说法吧!再者说,以你的实力,破掉阵法之后,想要做到不留痕迹,应该也不难!”

    众人纷纷点头,认为罗肯维尔说的也有道理。真的是这样,以张禹的实力,破掉对手的阵法,想要做到不留痕迹,似乎也不是什么难事。

    毕竟,大家伙早就看出来,罗肯维尔布置的阵法,阵眼就是在这里。现在没有了,若说不是被破掉的,实在找不到其他的什么合适的解释。

    倒是爱德华兹和杜德克,仿佛若有所想,但二人也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思考。

    “我本来以为,以你的修为,应该能够看出来是怎么回事,真是没想到,竟然还能说出如此幼稚的话来。阵法叠加之后,阵眼的位置发生变化,又有什么问题吗?”张禹这次十分傲慢地说道。

    “阵眼的位置发生变化……”“主星位发生变化……”“这……”“还能这样……”“不可能吧……”……

    刹那间,现场的不少人都愣住了,有的更是瞠目结舌,仿佛是不敢相信张禹说的话。

    因为,在进行阵法叠加的时候,都是要在原先阵眼的基础上进行叠加。原先的阵眼在什么地方,叠加之后,阵眼还是在什么地方。最多是阵法在叠加之后,会出现两个阵眼,原先的阵眼不会取消,甚至在破阵的时候,只需要破掉一个阵眼,另外的那个阵眼,也会不攻自破。所以,叠加的阵法,往往很有讲究,学问也特别的大。

    当然,在阵法叠加之后,原先的阵眼不见,也不是没有可能,只是很多人根本做不到。

    车信由美看了看床,又看了看房门外,心中嘀咕起来,“张禹肯定是用什么阵法进行匹配的……他是怎么做到的……要是能够亲眼看到就好了……”

    小尼姑空弈也在东张西望,脸上带着思索之色,“我佛家在阵法叠加上面,有着特使的办法,可也没说能够将阵眼转移……这里面,到底有什么法子……”

    杜鲁夫同样也在琢磨,这家伙不愧是大星相师皮萨诺的大弟子,他心中冷笑,暗自嘀咕,“罗肯维尔还是查尔斯的弟子呢,主星位在阵法叠加后,即便转移了,也不奇怪。大星相师想要做到这一点,绝对是可以的……只是张禹竟然也能做到这一点,就有些让人意外了……”

    没错!

    爱德华兹和杜德克两个人,自然也知道阵法叠加之后,阵眼是有可能改变的道理。但这种事情,只存在于绝顶的阵法高手,一般的星相师根本做不到。

    而且在业界,因为很多人都做不到,又没有真正的高手没事展现这个,所以业内普遍认为,阵法叠加之后,阵眼发生改变,那是不可能的。

    这两个人之前的思虑就是这个,张禹如果能够做到这一点,那得是什么样的实力。可以说,完全可以比肩大星相师了,甚至还是高明的大星相师。

    星相阵法对于查尔斯和威尔摩尔来说,属于相对的弱项。威尔摩尔并不认为阵法叠加之后,主星位能够转移,但张禹敢这么说,他认为一定是能够的。

    查尔斯还是要比威尔摩尔老练一些的,但是主星位转移的事情,连他自己也做不到。所以,这种事,他从来没跟自己的学生们说过。说了的话,要不要展示,自己堂堂大主教都不会,展示个毛线。

    眼下他只是静观其变,一切都只是让罗肯维尔见机行事。

    罗肯维尔看到认可自己,他跟着说道:“张禹,你自己也不是没听到,现场可是有不少人认为你是胡说八道!你说你不是先破了我的阵法,后来又重新布置了一个阵法,你有什么证据!”

    “威尔摩尔大主教,他说很多人认为我是胡说八道,这怎么说?”张禹没有直接回答罗肯维尔的话,而是看向威尔摩尔。

    毕竟众人的议论,张禹几乎都听不懂。眼下赵华也不在,只能靠威尔摩尔了。

    罗肯维尔用国语说道:“在场的不少嘉宾都认为,在理论上,这种事情是行不通的。”

    “原来是这样……”张禹微微点头,随即理直气壮地说道:“罗肯维尔,你说我破了你的阵法,那你又有什么证据?如果说,我真要破了你的阵法,你刚刚在隔壁应该就能感觉到,那个时候怎么不说呢?”

    这句话可是正中要害,罗肯维尔距离别墅这么近,如果说刚刚张禹把他的阵法给破了,他早就应该发现,怎么可能这个时候才说。

    “我刚刚因为一直在考虑如何加持你的阵法,可能是太投入了,所以才忽略了这个。不过现在,我敢肯定,你就是破了我的阵法,重新布置了一个阵法……”罗肯维尔也是豁上去了。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真没想到,现在耍赖都这么光明正大的了……”张禹盯着罗肯维尔,丝毫不留情面地说道。

    “你说什么?”罗肯维尔立时怒声说道。

    眼瞧着这两位已经是剑拔弩张,突然有一个女人用英语说道:“二位说的都有道理,我看不如这样,罗肯维尔先生再重新布置一个刚刚的阵法,张禹道长当着大伙的面,重新叠加一次。是非公道,瞒不过大伙的眼睛,不知二位觉得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