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236章 到底是个什么阵法?
    罗肯维尔在张禹布阵的别墅中,忙的是焦头烂额,楼上楼下不停地转悠,脑瓜子都见了汗。

    张禹现在,却已经开始重新布阵,用反四象阵散发出浓郁的霉运,强烈攻击阵法中的正财运和偏财运。

    由于反四象阵的生猛,别墅中的正财运与偏财运节节败退,张禹顺势来到二楼,在二楼的两股财运退散之后,只能看到三楼还有财运涌下来,继续跟霉运交锋。

    如此一来,张禹几乎能够确定,两股财运是从楼上传下来的,而阵眼肯定也是在楼上。

    张禹并不怠慢,一方面暗自催动阵法,令反四象阵快速的旋转,跟着快步上楼,来到三楼的走廊上。

    一到三楼,张禹立时发现不对。原来,在三楼左边的走廊上,涌出来的都是正红色的财运,在右边的走廊上,涌出来的则是橘红色的财运。两股财运是到了走廊中间楼梯口的时候,才汇聚到一起,朝楼下弥漫。

    两股财运,分别从两个地方飘动过来,这多少出乎张禹的预料。因为在国内,不管你怎么摆放财神位布阵,只要是阵法,都要有阵眼。正财运也好,偏财运也罢,都会从阵眼中涌出来。

    毕竟阵法不同于供奉财神,是很有讲究的。也就是因为如此,国内以正财运、偏财运一起摆阵的很少,大多是一些不懂的人,家里供很多财神。

    张禹左右查看一番,伴随着霉运涌上来的越来越多,霉运和财运的争斗,也是越来越激烈。但是,想要在这里彻底压制住财运,清晰的看到财运到底从哪个房间里涌出来的,并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做到。

    可张禹哪有那么多时间去等待,干脆直接朝左边的走廊走去。他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将房门打开,用天眼查看里面的财运情况,当走到最把头的房间时,他很快发现,大量的正红色财运就是从这个房间的床上涌出来的。向往飘动的气流无穷无尽,投入跟霉运交锋的战场上。

    这里只有正红色的财运涌出来,并没有半点橘红色的财运。

    “怎么这里只有正财运,一点偏财运也没有……难道说,偏财运都是从那边涌出来的……不可能啊……”张禹在心中嘀咕起来。

    要知道,很多阵法是可以叠加的,比如说财运和事业运结合在一起。但不管怎么叠加,所用的阵眼都是一个,两种气运都要从这一个阵眼里出来。

    张禹心中不解,迟疑了一下,转身朝走廊的另一侧快步走去。他也不去别的房间了,直接来到右侧把头的房间,推门观察,果不其然,在这个房间的床上,有大量橘红色的气流涌出来。

    “两个阵眼……不可能吧……”张禹睁大了眼睛,脸上尽是不可思议。

    两个阵眼的阵法,他长这么大都没见过。虽说他布置的阵法是七个阵眼,但张禹明白,自己那七个阵眼都是幌子。而眼下看到的这两个阵眼,那可是明明白白的阵眼。张禹甚至有一种感觉,那就是想要破阵,必须得将两个阵眼同时破掉,否则的话,根本没用。

    想要做到这一点,一个人是不够用的,肯定要有两个人。而且两个人的实力,几乎要相当,不然的话,仍然没用。

    不过有一个前提,如果单独一个人有超强的实力,同样也能够强行破阵。

    想要叠加阵法,跟破阵的道理差不多,甚至难度更大。因为需要同时在两个阵眼上一起进行叠加,一个人想要干这活,绝对没可能。甚至有超强的实力,因为无法分身,同样也做不到阵法的叠加。这也就是叠加这个阵法的绝对困难所在。

    这一刻,张禹明白了,怪不得罗肯维尔当时的脸上那样自信,原来是准备了一个如此强悍的阵法。

    可以说,让张禹叠加这个阵法,还不如让他破阵呢。破阵他还有点机会,叠加阵法,是一点机会也没有。

    好在,张禹知道,自己摆的那个阵法,罗肯维尔还没有叠加成功。都过去这么长的时间,罗肯维尔没有成功的原因应该只有一个,那就是受到阵法的迷惑,不知道该如何动手了。

    时间!

    自己还有时间!

    张禹脑子飞快的旋转,琢磨起来,自己该怎么做,才能做到分身有术。

    大屏幕前的众人,都在看着张禹和罗肯维尔。

    张禹站在三楼右侧的卧室里不动了,罗肯维尔现在也不乱窜了,站到一楼的大客厅,头上渗出汗水,嘴里不停地喘粗气。

    他昨晚受了伤,刚刚楼上楼下不停地跑,正常人都受不了,更别说一个伤员了。

    手里拿着的曼多拉星盘还是不停地转动,简直是屁用没有。

    查尔斯看着两个人,微微皱起眉头,说道:“张禹现在,应该已经发现了双子座的两个主星位,正在琢磨,该如何进行阵法叠加。罗肯维尔这里……”

    说到此,查尔斯都不禁捏了捏拳头。

    一旁的爱德华兹说道:“大主教先生,张禹布置的阵法很有问题。你说会不会像双子座的星阵一样,也有两个主星位呢……不对……看罗肯维尔楼上楼下的转动,接连停留在七个位置……总不能……他布置的阵法……有七个主星位吧……”

    “这怎么可能……”查尔斯一脸不信地说道:“什么样的阵法,能有七个主星位……”

    “张禹会不会是以大熊座布局呢?在东方,大熊座被称之为北斗七星,是玄门道家的主要布阵之道……”爱德华兹有些不能确定地说道。

    爱德华兹是大星相师,以星象布局的话,什么不懂,充其量就是东西方的叫法不太一样,用的法门出入比较大罢了。当然,他不能确定的原因是,用北斗七星布阵的话,阵眼就是天枢星,很容易找到。

    “大熊星座的主星位只有一个,罗肯维尔就算再不济,也不可能不识得。张禹若是用这个布局,莫说是他拿着曼多拉星盘了,就算什么也不难,也能看出个大概。哪能这般迷茫……”查尔斯说这话的时候,再次皱起眉头,连他自己都看不明白,这让罗肯维尔如何能够看明白。

    这到底是个什么阵法,能够让曼多拉星盘都无法确定主星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