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231章 大驾光临
    次日天明。

    张禹和一众弟子们吃了早饭,便一同前往皇家度假庄园。

    到了地方,虽说不是高朋满座,人也到了一半以上。

    张禹这一到,又是好多人主动跟他打招呼,客气寒暄。

    快到他们所在的桌子时,正好经过帕丽斯那边的桌子,此刻这张桌子旁,正好坐着帕丽斯一个人。

    张禹瞥眼瞧去,帕丽斯显得十分淡定,仿佛和张禹就没有半点关系。她没有主动跟张禹打招呼,张禹自然也不能主动和她说话。

    很快,张禹来到自己的位置上就坐,开始静静地等待。

    没过一会,后面响起了脚步声,料想是又有宾客到来,张禹并没有在意。但是,周边却有人用外语小声地嘀咕起来,“杜鲁夫。”“他怎么来了。”“在因扎吉输了之后,他好像就没来过。”......

    桌子是围桌的,张禹面朝前方,倒是坐在对面的张清风说道:“师父,那个杜鲁夫又来了。”

    闻听此言,张禹转过头去,果不其然,就见杜鲁夫一个人从后面走到帕丽斯的桌子旁坐下。

    很明显,帕丽斯露出诧异之色,马上打起招呼,“学长,你怎么突然来了。”

    她所说的是意大利语,张禹即便耳力再好,可也听不懂。

    杜鲁夫同样是用意大利语说道:“今天是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的决赛,真没想到,张禹这小子竟然这么强。”

    “他能赢了因扎吉,破了老师的法器,实力确实不容小觑。”帕丽斯说道。

    张禹也赢了杜鲁夫,但是帕丽斯没有提。

    杜鲁夫微微点头,说道:“今天的决赛,你看谁会赢。”

    “这个实在不好说......张禹的实力,我们见识过了......同样那个罗肯维尔,也绝不是等闲之辈,他是英吉利国家大主教查尔斯的人......关于这场较量,应该已经做足了充分的准备......”帕丽斯理性地说道。

    “这倒也是,胜负确实难料。不过这一场,我很希望张禹能赢。”杜鲁夫说道。

    “那是为什么?”帕丽斯问道。

    可以说,她最担心的就是张禹赢,因为这会给张禹带来麻烦。其中关键,她也清楚,现在这么问,跟明知故问也没什么区别。

    “这里是欧洲,英吉利皇室主办的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国教也派了人参加,并且到了最后的决赛,如果输了,必然有损颜面。如果张禹赢了就走,倒也没有什么,可他还要在英吉利传道......这样一来,英吉利国教岂能跟他善罢甘休......看着吧,以后他的麻烦少不了......”杜鲁夫微笑着说道。

    帕丽斯明白这个,但她还是马上做出一幅恍然大悟的表情来,说道:“没错、没错......他只要敢赢,日后必然是要倒霉的......对了学长,你这次回到罗马,老师是怎么说的,因扎吉现在怎么样......”

    “呵呵......”杜鲁夫不由得得意地一笑,说道:“因扎吉毁了七运珠,少不得被老师痛骂一番,以后想要翻身,简直是做梦。就凭他还想跟我斗......”

    “因扎吉本来就是自不量力......”帕丽斯立刻用讨好的语气说道。

    “不过这个张禹,确实也是一个大麻烦......老师接连被他毁了两件法器不说,想要开拓东方市场的布局,一时间也无法继续下去......唉......”说到最后,杜鲁夫不由得叹息一声。

    他的叹息,可不是因为这个。

    刚刚他只说了因扎吉被老师皮萨诺训斥,却没有说他自己。他和因扎吉回到罗马之后,两个人都被训斥一番,没讨到半点好处。唯一的幸事是,好在他还是大弟子,因扎吉抢班夺权的希望也没了。

    帕丽斯点了点头,说道:“张禹三番两次坏了老师的大事,老师难道就没打算好好的收拾他。”

    “老师暂时还没有说......会有什么举动......但我料想,应该会有动作......只是,如果让老师亲自出手的话,那就已经说明......我们真的不是那小子的对手了......”杜鲁夫说到这里,不禁咬了咬牙。

    “张禹!着实可恶!”帕丽斯故意咬牙说道。

    “先不去想这个,先看看这小子今天的决赛,到底是赢是输!”杜鲁夫说着,转头朝张禹所在的方向看去。

    张禹之前还转头看向他,可因为听不懂二人的对话,现在已经转回头去,目视前方。

    渐渐,又有嘉宾和赞助商们陆续到来,有那经过张禹这边的嘉宾,还主动和张禹打招呼,甚至不是路过的,也绕到张禹这边。张禹少不得起身招呼,多少还有点应接不暇的意思。

    红人!

    现在张禹隐然成为了这场交流会的主角。杜鲁夫看在眼里,不禁都有些眼热。

    这当口,后面突然响起了一连串热烈的声音。

    “威尔摩尔大主教,你好!”“威尔摩尔大主教,这位是......红衣大主教......”“你好!”“你好!”“威尔摩尔大主教,红衣大主教......”......

    杜鲁夫和帕丽斯听到这些声音,忍不住回身看去,就见一个身穿紫袍的中年人和一个身穿红色长袍的长者在众星捧月下,缓缓地朝这边走来。

    二人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但凡所经过的桌位,桌子旁的人都会起来主动打招呼。哪怕是一些位置稍微远一点的人,也赶了过来招呼示意。

    没错,这两个人正是天主教大主教威尔摩尔和罗马教廷的红衣大主教杜德克。

    在二人的身后,还跟着约瑟执事、琳娜修女、杰森神父等一干天主教的人。

    之前的交流会,都是由约瑟执事参加,但是威尔摩尔压根就没来。可是今天的决赛,不单单威尔摩尔突然驾到,就连罗马教廷的红衣大主教都亲自到场,着实叫人意想不到。

    要知道,不管是哪里的教会,亦或是什么东正教、国教啥的,他们都是没有教皇的。有教皇的,只有罗马教廷。

    这在欧洲,是一种传统,很多教会,甚至是因为抗击罗马教廷而产生。但不管怎么样,天主教都是耶稣基督亲自创立的,有着不可磨灭的影响力。莫说是教皇了,哪怕是红衣大主教,也令人仰望。

    “学长,今天吹的哪门子风,怎么连罗马教廷的红衣大主教杜德克也来了。”帕丽斯有些纳闷地说道。

    他们的老巢就是在意大利,皮萨诺跟罗马教廷的关系也不错,所以教廷中的一些高层,帕丽斯和杜鲁夫都是见过的。

    等杜德克和威尔摩尔快要走过来的时候,帕丽斯和杜鲁夫一起站了起来,二人没见过威尔摩尔,只是先跟杜德克打招呼,“红衣大主教先生。”“红衣大主教,您怎么来了。”

    “是杜鲁夫和帕丽斯啊......你们俩也在,真是巧......我给你们两个介绍,这位是威尔摩尔,天主教英吉利教区的大主教......”杜德克微笑着说道:“威尔摩尔,这两位是大星相师皮萨诺先生得意弟子,他是杜鲁夫,她是帕丽斯......”

    “原来是威尔摩尔大主教,失敬失敬。”......

    “欢迎二位来到英吉利......”

    两下又行客气起来,意思了几句,杜德克表示要到前面就坐。

    他们一行人朝前面走去,杜鲁夫和帕丽斯坐回椅子上,继续看着。还是那样,杜德克和威尔摩尔所过之处,仍然是人陆续站起来打招呼。

    可以说,在欧洲这里,不论是哪个派别的,都要给罗马教廷一些面子。

    威尔摩尔一行在路过普陀庵的座位时,空弈等一众尼姑,并没有站起来打招呼。横竖也不认识,又不是一个国家的,空弈也没有兴趣逢迎。威尔摩尔他们,更加不会主动和陌生人打招呼,经过空弈这一桌,前面就是张禹那一桌了。

    来到桌旁,张禹本来还琢磨,要不要众目睽睽之下主动和对方打招呼。可不等他出声,威尔摩尔就先行打起招呼,“张道长,早。”

    “大主教早。”见对方主动开口,张禹不能继续坐着了,赶紧站起来还礼。

    他跟着又看向杜德克,说道:“红衣大主教先生你好,怎么今天有兴致到此。”

    “张道长你好,这不是听说,今天是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的最后一场么。道长你还要参加,所以我们就过来看看,一睹道长的风采。”杜德克笑呵呵地说道。

    张禹同桌的张银玲和一众弟子们,适才就已经看到威尔摩尔这些人了。任谁都看得出来,威尔摩尔和杜德克的地位很高,却没想到,这两位竟然主动和张禹打招呼。看起来,似乎颇有交情。

    张银玲见过张禹和威尔摩尔交过手,弟子们也都听小丫头说过,他们多少有些不明白,对方为什么如此客气,该不会是笑里藏刀吧。

    而坐在后面看着的杜鲁夫和帕丽斯就有些意外了。二人实在想不通,杜德克和威尔摩尔怎么还会认识张禹。要紧的还是威尔摩尔主动和张禹打招呼,而且都不需要彼此进行介绍,谈笑风生的,看起来真的挺熟。纳闷的也不仅仅是他俩,在场的其他嘉宾也都在纳闷。旁人都是主动和杜德克、威尔摩尔打招呼,张禹的牌面可真够大的,竟然是大主教威尔摩尔主动和他打招呼。

    “学长,杜德克先生怎么会认识张禹?”帕丽斯好奇地说道。

    “我哪知道......张禹这小子,还真够怪的......先看看再说,认识也不见得,真就有什么交情......”杜鲁夫说道。

    “这倒是。”帕丽斯点了点头。

    虽然如此,但是帕丽斯还在暗自嘀咕,张禹果然是与众不同,他应该没去过意大利,单是在英吉利,是怎么认识的杜德克呢?

    帕丽斯并没有猜测张禹和杜德克之间有什么交情,这种事,根本不需要猜。毕竟这个世上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弟子,有的只是永远的利益。

    杜德克、威尔摩尔与张禹聊了一会,这才向前面走去。二人今天的到场,明显给交流会增添了一抹色彩,令交流会生辉许多。

    又过一会,嘉宾和赞助商们已经全部到齐。

    待时间一到,大主教查尔森、大星相师爱德华兹和古德逊公爵一行来到主席台上。艾伦小姐走在最后,等她上台的时候,台下变得寂静无声。

    谁都知道,今天的较量,不单单最后一场,还是东西方星相风水的终极碰撞。当然,张禹和罗肯维尔肯定算不上是东西方星相风水的最强者,但二人却是分别代表着东西方星相风水。

    二人的实力,通过先前的一场场交流,也都展现出来。张禹风光无限,罗肯维尔略显低调,不过这个低调的人,却在关键时刻赢了小尼姑空弈,展现出强悍的实力。

    鹿死谁手,一切就在今天。

    艾伦小姐拿着麦克风,先是扫了一眼台下众人,然后说道:“听闻今天来了两位重磅级的嘉宾,一位是天主教罗马教廷的红衣大主教杜德克先生,一位是布朗普顿圣堂的大主教威尔摩尔先生。二位的到来,令皇家度假庄园蓬荜生辉,我在此对二位表示由衷的欢迎。”

    说完这话,她还鼓了鼓掌。

    紧接着,台上便是掌声雷动,另外还有皇家庄园的工作人员也都跟着鼓掌。

    来了这么两位大人物,自然早就有人汇报。即便皇室对天主教并不感冒,可是人家来了,面子上就要过得去。

    坐在公证席位那里的查尔斯轻轻皱眉,心中暗说,这两个家伙怎么还突然跑来了,难道说,是要给张禹助阵?

    见查尔斯皱眉,一旁的爱德华兹低声说道:“大主教,这到底是吹的哪阵子风,怎么还把杜德克给吹来了......对了,上次你不是说,张禹根本不可能来参加这场较量么......人这不是来了......”

    查尔斯不由得一阵子羞愧,心中暗说,你这家伙,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呢。

    当然,这种丢人的事儿,查尔斯也能明说,只是淡笑着说道:“也没什么......今天的较量,我相信罗肯维尔一定能赢......”

    “这一战,不仅仅关乎到交流会的最终胜负,同样也关系到面子。既然你说,罗肯维尔一定能赢,那我相信,他应该一定能赢。”爱德华兹正色地说道。

    查尔斯既然敢这么说,那是因为,昨天晚上回到教堂之后,他已经将双子座星相风水局的精髓传授给了罗肯维尔。罗肯维尔也不是盖的,真就给学会了。加上查尔斯又将曼多拉星盘借给罗肯维尔,等下用来寻找张禹阵法中的阵眼,所以查尔斯自信,罗肯维尔想输都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