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229章 救赎
    “刷!”

    《圣经》的周边泛着白光,突然间,这些白光凝聚成一把白色光剑,猛地坠下,朝威尔摩尔的头顶刺去。

    “他来真的......”罗妮看到这一幕,完全怔住了,她万没想到,威尔摩尔真的会选择去死。

    不仅仅是她,在场的其他人也都懵了。

    红衣大主教杜德克不由得昂起头来,闭上眼睛。因为他心中清楚,光剑落下,必死无疑。

    这是死的忏悔,是天主教中高级神职人员的一种自我了断的方式。用这种方式,向神谢罪。

    罗妮的事情,是威尔摩尔心中的一个刺,难以磨掉。但是,他最大的罪状不是这个,而是绑架孩童,险些令英吉利的天主教毁于一旦。

    对于神来说,对于天主教来说,这才是最大的罪过。

    “他!”查尔斯也忍不住发出惊诧之声。

    罗肯维尔等人,几乎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们都知道,威尔摩尔这是在自杀啊。

    威尔摩尔是什么人?

    英吉利天主教的大主教,这在天主教中,据对属于一方诸侯。若说财富,威尔摩尔绝对不会缺少,若说实力,虽然不是顶尖人物,但也绝对是高手。

    这样的人物,就这样选择自杀,着实令人不敢想象。

    光剑顷刻间落到威尔摩尔的顶门,也就在这一刹那,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就见那光剑,在即将刺入威尔摩尔顶门的时候,竟然节节寸断,跟着化作温润的光滑,将威尔摩尔给包裹起来。

    “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光剑为什么会断掉?”“出什么事了?”“这......”......

    现场观看的众人,一下子全都傻住了,他们目瞪口呆,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幕。

    就连查尔斯和罗肯维尔也都愣住了,因为这种事情,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叫人闻所未闻。

    死的忏悔!

    大家用的都是《圣经》,国教也是从天主教演化出来的,所以这一招,查尔斯与罗肯维尔也会。当然,他们不会选择用来自杀。

    突兀的变故,怎不叫人错愕!

    刚刚已经闭上眼睛的杜德克,听到众人惊呼声,不由得睁开眼睛。

    看到这一幕,也杜德克也傻了,他忍不住失声叫道:“偶买噶,这是怎么回事?”

    “刷!”

    渐渐,威尔摩尔身上的白光,发生了变化。原本的白色光华,变成了金光。紧接着,这些金光慢慢地升腾起来,悬浮到威尔摩尔的头顶,化作一个金光十字架。

    “金光十字架!”“他突破了!”“这是怎么搞的?他竟然突破了!”“他、他......他的十字架变成金光十字架了......”“我的天啊......”......

    顷刻间,众人更加惊诧莫名!

    刚刚威尔摩尔选择自杀,已经惊住了所有人。现在可好,威尔摩尔在自杀之后,不但每次,反而还有所突破。

    谁都知道,这一次的突破意味着什么!

    这是达到了红衣大主教的境界,同样也是查尔斯的境界。

    “顿悟!他是顿悟了!”张禹看在眼里,也忍不住错愕地说道。

    “没错!顿悟!”杜德克也反应过来,惊叹地说道:“威尔摩尔顿悟了......他看破生死......做到了另外一种顿悟......”

    “救赎!救赎的顿悟......”查尔斯的声音都在颤抖。

    “老师,什么叫救赎的顿悟......”在查尔斯身边的罗肯维尔不解地问道。

    “不管是什么样的恶人,只要愿意信奉神,真心忏悔自己的罪行,愿意洗心革面的话,神都会原谅他,搭救他,赐予他福音,让他得以飞升天堂。这是一种救赎,一种大无畏的精神......这种顿悟,世间难得有几人能够做到......但是,威尔摩尔做到了......实在叫人不敢相信......”查尔斯难以置信地说道。

    “还能这样......”罗肯维尔张大了嘴巴。

    没错!

    这是一种救赎的顿悟,一种看破生死,大无畏的顿悟。

    威尔摩尔即便不选择自杀,也没人能将他如何。但是,为了恕罪,为了让罗妮原谅他,为了洗清自己的罪恶,他毅然决然地选择了死的忏悔。

    这种精神,让他在瞬间超脱自我,达到了顿悟的境界。

    可以说,如果有人想要选择这种顿悟,几乎是来十个死十个。想要做到这一点,必须是心灵无比的净化,没有任何奢求。若有别的念头,就必死无疑。

    威尔摩尔在自杀之时,只想着赎罪,根本没有其他的念头。在这种机缘巧合之下,竟然让他顿悟。

    旁人的话,琳娜修女听的一清二楚。

    她的脸上露出欣喜之色,露出激动之色。她在心中不停地祷告,“天主保佑......天主保佑......”

    “呃......呃......”这时,一个痛苦的声音响了起来。

    众人听到声音,一起看了过去。发出这个声音的,不是别人,正是吉尔。

    适才吉尔还在琢磨着,自己跟着查尔斯回去之后,日后查尔斯会不会兑现之前的承诺,帮他拿回庄园,再给他一大笔钱。

    看到威尔摩尔自杀,他的心中又是极为鄙视,认为这是一种傻13的行径。

    哪怕是威尔摩尔顿悟,他也没有觉得如何。

    可是,他忽然感觉到身上一阵痛楚,这种痛楚从何而来,连他自己都搞不清楚。

    “扑通”一声,吉尔摔倒在地,身子开始不住地打哆嗦,嘴里吐出白沫,眼睛慢慢泛白。

    也就是几秒钟,“嘎”地一声,他的双腿一蹬,整个人没有了气息。

    对于他的死,众人没有半点怜悯,只是不清楚,他为什么会突然死掉。

    没人对他动什么手脚,全是因为沉迷酒色、赌博,掏空了身体。查尔斯拿他做局,让他每天喝血,每天喝着鸡血,各种细菌令他本就虚弱的身体雪上加霜。张禹刚刚看到他的时候,从面相上就能看出来,他活不了多久了。

    如果说,查尔斯愿意救他,或许还能多活些日子。可他不过是一个棋子,在失去利用价值之后,查尔斯也不会为他消耗精力。

    也是命中该绝,他就这样死掉了。

    罗妮的虚影看向他,嘴里只是叹息一声,没有说任何话。

    自己终究是老吉尔的女儿,罗德吉尔终究是他的弟弟。即便心中再是愤恨,之前她也没有说,非要罗德吉尔死。

    众人的目光,很快又集中在威尔摩尔的身上。金光十字架形成之后,大概过了三分钟,坐在地上闭目等死的威尔摩尔终于缓缓地睁开眼睛。

    在他的眸子中,带着圣洁、慈和的光芒,看起来是那样的亲切,就和张禹差不多。

    威尔摩尔站了起来,看向红色人影,真挚地说道:“罗妮......原谅我吧......不要再身陷仇恨之中,无法自拔......”

    众人的目光,不自觉地都凝聚到罗尼的身上。

    张禹之前能够感觉到,在红色人影之上,原本充满了怨气。可是现在,怨气越来越淡,红色的虚影,渐渐化作白色的虚影。

    “你我之间的恩怨,就此一笔勾销......”罗妮淡淡地说道。

    这话才一落定,白色的虚影便慢慢地腾空而起,众人抬起头来,望着罗妮的影子,直到消失在夜空之中。

    “愿天主保佑......”威尔摩尔昂着头,虔诚地说道。

    “愿天主保佑!”“愿天主保佑!”“愿天主保佑!”杜德克、杰森、琳娜修女都跟着诚挚地说道。

    吉尔死了,罗妮得以超脱。一切的一切,在这一刻,都已经烟消云散。

    查尔斯看着得以顿悟的威尔摩尔,不由得心中苦笑,他心中清楚,在英吉利这里,多了一个能够和自己势均力敌的人物。

    即便他的心中再是痛恨,脸上也不能变现出来,查尔斯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威尔摩尔,恭喜你。”

    “多谢。”威尔摩尔平和地说道。

    “今天晚上,可真是有趣......不过现在,我已经很困倦了,要先回去了......”查尔斯淡淡地说道。

    “你早点回去休息,我就不送了。”威尔摩尔客气地说道。

    查尔斯也不再废话,转身就走。

    他的那些手下们,多少有点灰溜溜的,跟着他下山离去。

    一行人来到山下,上车之后,查尔斯和罗肯维尔坐在一辆车上,两个人坐在后排,车子发动之后没走出多远,罗肯维尔就羞愧地说道:“老师,我令您失望了。对不起!”

    “算了,张禹的实力并非等闲,最为重要的是,他对你早有准备,就好像你在使用出绝招的时候,他应该是做足了功课,要不然的话,不可能一下子就将你的反震回去,令你反噬。”查尔斯慈和地说道。

    “这……这小子实在是太过狡猾,我也在琢磨,为什么我才出绝招,就能被他给破掉……看来,他早就看穿了咱们的计划……”罗肯维尔沮丧地说道。

    “早知道,就不应该将他给加进了,要不然的话,也不会出现这么大的纰漏。不过,罗马教廷的人既然来了,咱们终究不便行事。也罢,反正国教早就和罗马教廷撕破了脸,也不差这一次。”查尔斯虽然这么话,脸上却露出恨恨之色。

    功败垂成!

    一切的一切,本来都是按照自己的计划行事,结果只差最后一步,换做是谁,心里也不会是个滋味。

    罗肯维尔低着头,他知道老师心里苦,还得强作镇定,自己就不要添乱了。

    过了片刻,查尔斯才淡淡地说道:“罗肯维尔,对于明天的决赛,你可有把握……”

    “我……”罗肯维尔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这话若是以前问他,他肯定说胜券在握。可是今晚刚刚输给张禹,张禹的实力,他也是看在眼里。他眼下丝毫不敢再说大话,否则的话,明天再输了,怎么交代。

    “我原本的布局是想在今天将威尔摩尔和张禹一网打尽,所在在交流会上,也没有精心布置。加上也想看看,这小子的真实实力,结果竟然让他走到了最后一关……”说到这里,查尔斯转头看向罗肯维尔,郑重地说道:“明天你和他的决赛,绝不能输!”

    “老师,我……没有把握……”罗肯维尔颇为无奈地说道。

    “张禹的阵法,之前我也看过,确实有过人之处,但经过今晚的一役,给他准备的时间并不多了。明天的布阵时间只有二十分钟,他就算本事再大,想要在短短时间内布置出精妙的阵法,也不太可能。东方的形象风水阵法,最重要就是阵眼,也就是我们西方的主星位所在。主要找到他的阵眼,想要将阵法强行叠加进去,就不是什么难事。明天,我会将我的法宝曼多拉星盘借给你,凭着这个星盘,很容易就能找到他阵法的阵眼所在……如果说,在找到阵眼的前提下,你都无法成功,那你也就别来见我了……”查尔斯慢条斯理地说道。

    曼多拉星盘,那可是国教在星相风水上极为重要的法宝。一听说老师要将这个宝贝借给自己,并且点出东方阵法中的主要环节,罗肯维尔立刻认真地说道:“请老师放心,弟子绝不会令您失望。”

    “嗯。”查尔斯点了点头,又慢吞吞地说道:“张禹的实力,终究不容小觑,你所布置的阵法,主星位自然也不能轻易被他发现,否则的话,他也一定能够完成阵法的叠加。”

    “我是狮子座的,要不然这样,我布置一个狮子座本命阵法……这样一来,我敢保证,张禹绝对不可能完成叠加……”罗肯维尔咬着牙说道。

    “你这是想死啊……”查尔斯直接说道:“本命阵法,一向是危险重重,乃是布局的大忌。我知道你一心要赢,但也不能把小命搭上。这个张禹狡猾的狠,万一他使出杀手,破了你的阵,亦或是玩出什么其他手段,都极有可能要了你的性命。”

    “可除了本命阵法,我……真的想不出来……能在短时间内布置出来什么好的阵法难住张禹……”罗肯维尔低头说道。

    “这样吧……等下回去,你也不要休息了,我教你布置双子座的阵法……双子座的阵法,通常有两个主星位,并且气运各异,令对手难以琢磨……只要你学会这个,明天的较量就必胜无疑!”查尔斯正色看着罗肯维尔。

    “老师,双子座的阵法一向是星相阵法中最难的……您当年不是说话,除了本命是双子座的之外,其他的人想要学成,几乎没有可能么……”罗肯维尔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