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230章 不打不成交
    “当时来说是这个样子,可是你的实力,已经今非昔比。我这一夜,就将双子座星相阵法的要诀传授给你,时间短了点,能不能领悟,全靠你自己了。”查尔斯语重心长地说道。

    “是,老师!弟子一定不辱使命!”罗肯维尔郑重地说道。

    车子一路出发,前往国脚教堂。

    再说张禹这一边,张禹正端详着威尔摩尔,现在的威尔摩尔,脸上还有一股超然之色,那样的自然平静。

    能看的出来,这是顿悟后的一种超脱。甚至可以说,在罗妮原谅他之后,他心中的包袱,终于全部丢下。这是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更是一种解脱的感觉。

    琳娜修女和杰森神父都站在威尔摩尔的身边,看的出来,二人都有些激动。琳娜和威尔摩尔的关系就不用说了,杰森也是威尔摩尔的心腹干将。现在威尔摩尔有了红衣大主教的修为,日后在天主教的地位必然更高,他杰森也肯定会水涨船高。

    这时,威尔摩尔看向张禹,诚挚地说道:“张道长,谢谢你!”

    “大主教先生,不必客气,一切也都是因为你自己的感悟。”张禹客气地说道。

    “不能这么说,若不是你一言点醒我,怕是我现在都无法摆脱心中的阴影,得到灵魂的净化。”威尔摩尔又是诚挚地说道:“张道长,你东方有一句话,叫作大恩不言谢,日后不管你遇到什么麻烦,也不管我威尔摩尔能不能做得到,一定都会全力以赴。”

    “那我在此就先谢过大主教了。”张禹笑着说道。

    二人又说了几句,他俩也可以说是不打不成交。威尔摩尔这个人,本质还是不错的,当年为了第一个功劳,也就是钱,出卖了自己,帮着吉尔做了恶事。不过在那之后,威尔摩尔也确实成为了一个合格的神父。要不然的话,也不可能干的大主教的位置。在天主教会,想要当大主教,实力肯定是一方面。但是,在步步提升的过程中,可不仅仅是靠实力的,还要得到天主教徒们的认可,必须要有着良好的品行。否则的话,是得不到晋级的,也不可能得到更高层次的功法。

    威尔摩尔从最底层的执事做起,一步一个脚印,帮助很多信徒排忧解难,才能爬到今天这个地位。

    杜德克见二人说的起劲,突然咳嗽一声。

    二人赶紧停下话茬,看向杜德克,杜德克说道:“时间已经不早,咱们也该下山离开了。另外,张禹明天还要准备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的决赛,必须好好休息。”

    “红衣大主教先生,决赛已经在今晚上演,我想罗肯维尔明天应该也没有颜面再和我对决了吧。”张禹说道。

    “哈哈......”杜德克摇头大笑起来,“正常来说,罗肯维尔必然豁不上这个脸皮。可你不要忘了,这里是英吉利,我们已经和查尔斯闹翻,他怎么可能容许你一个东方人拿到最后的冠军。所以,明天的较量,即便罗肯维尔不想,也一定会参加。不但如此,据我对查尔斯的了解,他绝对会不惜一切代价,帮助罗肯维尔赢了你。也算是讨回今晚的场子。”

    “有道理......”张禹点了点头。

    “现在这么晚,给你准备的时间也不多了,能做的就是好好休息。咱们先下山,威尔摩尔你让人张道长回自己的住处。有什么事,等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之后,咱们再继续聊。”杜德克说道。

    “好。”张禹点头。

    当下,威尔摩尔让琳娜修女送张禹回去休息,他们一共开来两辆车,都在半山腰的暗处。琳娜修女请张禹、苑小小过去坐车,下山离开。

    山上的杜德克则是表示,要和威尔摩尔一起坐大货车回去。

    其实这也是有原因的,大货车会不会被监控给拍下车,亦或是查尔斯不死心,在半路截下大货车,这都是风险。

    而杜德克和威尔摩尔如果跟在车上,绝对会规避这些风险。一来查尔斯不敢截,二来是见到警方,也有说法。就说孩子是他们救的,然后报的警,之所以不露面,是做好事不留名。就不信,警方还敢在没有人赃并获的情况下,把天主教的高层给强行逮捕。

    威尔摩尔去招呼大货车上的人,高瘦神父和司机一直没下车,那是按照张禹的意思,老老实实地坐在驾驶室里,根本不敢出来。

    原因也很简单,九十九个孩子都给放了,下车怎么交代,就看张禹如何跟威尔摩尔说了。

    因为车的窗户先前关着,二人也听不出到底发生了什么,后来因为众人都来到车旁,这两个家伙也把车窗给摇开了,但根本没有听到张禹讲述的阴谋过往,只是能看出,威尔摩尔好像很高兴。。

    威尔摩尔来到车门处,示意二人下车,这两个家伙一下车,高瘦神父就小心翼翼地说道:“大主教......我们......”

    “做的很好。”威尔摩尔只是点了点头,又去后面的车厢,把两个被张禹弄昏的神父给弄醒。

    这两个神父更是什么也不知道,诚惶诚恐的,一个说道:“大主教,有一个东方人把那些东方人都给放了,我们打不过他......他太厉害了......”

    “事情办的不错,好了......不用担心,都下来吧。”威尔摩尔直接微笑着说道。

    看到威尔摩尔露出笑容,二人吓得够呛,还误以为威尔摩尔是说反话呢。

    威尔摩尔也没有多言,他从车箱内跳下来,让杰森将另外一辆车给开来,杰森拉着三个神父下车。威尔摩尔和杜德克坐上大货车的后排,只留司机一个人开车。

    这司机也是威尔摩尔信得过的人,要不然的话,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安排他坐。

    大货车缓慢的下山,威尔摩尔看向杜德克,真诚地说道:“对不起,是我对不起教会,差点令天主教蒙羞。我有罪,还请大主教发落。”

    “你知道就好,好在这一次,没有让查尔斯得逞,要不然的话,英吉利天主教就彻底毁在你的手里,连罗马教廷也都会成为耻辱!”杜德克语气森严地说道。

    “我知道错了,任凭红衣大主教处置,不敢有半句怨言!”威尔摩尔又是郑重地说道。

    “处置你的事,容后再说,等我回到罗马,汇报教皇之后,由教皇决断。”杜德克仍是严肃地说道。

    “愿凭教皇处置!”威尔摩尔低头说道。

    “你啊......就是被心魔所扰,正如张禹所言,因为有心结解不开,才会中了查尔斯的圈套。之前我不知真相,本想此事结束之后,就直接将你押回教廷。但是现在看,也不能完全怪你......回到教廷之后,我会把这里的一切,原原本本的汇报给教皇......我相信,教皇一定会做出公正的决断......”杜德克的语气,变得温和下来。

    “多谢红衣大主教!”威尔摩尔感激地说道。

    杜德克微微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片刻之后,威尔摩尔好奇地说道:“不知红衣大主教为何会来到这里?”

    “还不是因为布雷德瓦的事情,教皇这次命我赶到伦敦,查看一下,你给布雷德瓦报仇的进展如何,顺便看看,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的结果,以及那个张禹的实力......”杜德克慢条斯理地说道:“结果我意外的发现,你好像并没有为布雷德瓦报仇的实质措施,另外还发现,你竟然暗中派人绑架孩童......这件事,引起了我的注意,所以我想看看,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后来我现在,你的人将那些孩子汇聚到一起,今天晚上送到富库德山......我不知道,你的具体目的是什么,但我知道,这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当然,那时我并不知道这是查尔斯的阴谋,可我决定阻止你,因为这种事情,绝不是我们天主教所为,一旦被发现,肯定会令天主教蒙尘......我打爆了货车轮胎,正琢磨着,该如何处置的时候,正巧张禹来了......他出手救了这些孩子,也让我省了一番手脚......我在暗中听到张禹和你的手下说,要来富库德山,你好像也在,索性我就赶了过来,一看究竟......”

    “原来如此......幸亏您及时赶到,要不然的话,我已然铸成大错......”威尔摩尔又是感激地说道。

    “查尔斯这次,实在太过份了。即便天主教和英吉利国教之间的恩怨由来已久,可查尔斯也不至于把事情做的这么绝吧。”杜德克恨恨地说道。

    “所以您才临时决定,将咱们用来建教堂的三块地皮给张禹,培植他在这边的势力,一起对抗英吉利国教。”威尔摩尔说道。

    “正是。”杜德克点头。

    “可是......教皇会答应么......要不然,我这边出资,给张禹买三块地皮如何......”威尔摩尔说道。

    他也是担心,杜德克私下给张禹三块地皮,这种事可大可小。若是惹来教皇不满,也是个麻烦,恐怕还坑了张禹。毕竟在名义上,张禹是害死布雷德瓦的凶手,还和天主教对抗过。

    杜德克哪能不明白威尔摩尔的好意,他肯定地说道:“这点你放心好了,教皇深明大义,既然我已经查出来,还是布雷德瓦的凶手是查尔斯那边的人,目的是挑拨离间,那教皇怎么可能迁怒张禹。再者说,张禹揭穿查尔斯的阴谋,也是帮了教廷一个大忙,区区三块地皮,教皇不会吝啬的。这点主,我也是做的了的。”

    “那我就放心了。”威尔摩尔点头说道。

    他们不敢直接往教堂走,绕路而行。

    张禹和苑小小坐着琳娜修女的车,一路返回庄园。

    现在都已经是后半夜三点半了,到了地方,琳娜修女跟张禹客气了一番,由衷地表示感激,双方这才分手。

    张禹和苑小小一起进到别墅,进门就发现,张银玲和其他的一干弟子们都没睡,全在等待。

    见到张禹二人回来,一下子全都应了上来。小丫头张银玲和苑小小的关系最好,上去就将苑小小给抱住了,“小小,可终于回来了,可把我给急坏了......那些坏人没有欺负你吧,张禹是不是都把他们给收拾了......”

    “多亏师父救了我......”苑小小不听这话则已,一听这话,都忍不住流下眼泪,然后感激地看着张禹。

    这几天她被罗妮的阴灵上身,虽然什么都知道,可就是有话说不出。眼瞧着旁人谁也看不出丝毫问题,都好把她给急死了。

    幸亏张禹今晚救了她,让她有一种获得新生的感觉。

    “你师父救你,那还不是应该的。是不是那个弄伤我的坏家伙干的,张禹......你既然把小小给救回来了,那一定替我出气,狠狠地修理他了吧......”张银玲跟着看向张禹。

    其他的弟子们都是莫名其妙,张银玲什么时候被人给弄伤,他们是一点也不清楚。若不是张银玲脱口而出,此刻还蒙在鼓里。

    他们不禁一阵纳闷,到底是什么人,还能弄伤张银玲。话说回来,这几天张银玲一直活蹦乱跳的,白天在会场的时候,属她精神头最足,横看竖看也不像是受了伤。

    当然,众人也想起来一件事,就是这几天张银玲在回来之后,从来没和大伙在一块玩,这点倒是挺反常。

    小丫头都这么问了,张禹只好说道:“我将那个家伙给打伤了,不过还是叫他走掉了。估计以后也不敢再来随便撒野!”

    “才打伤他啊......”张银玲撇了撇嘴,说道:“打死他才对呢!”

    “哪有那么容易......”张禹摇头一笑,接着说道:“今晚我有点累了,要上楼休息,明早还要参加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你们等到现在,想必也都困了,也上楼休息一会,天亮就出发。”

    说完,张禹就直接朝楼梯那里走去。

    弟子们不敢纠缠张禹寻问,等张禹上楼,众弟子们立刻七嘴八舌的寻问起苑小小。

    半路之上,张禹已经交代了苑小小,回来之后,不要实话实说。毕竟都是年轻人,听了这事之后,难免会对英吉利国教憎恨。尤其是张银玲,一向嫉恶如仇,让这丫头知道,天晓得会惹出什么麻烦。

    很多事情,是不便挑明的,天主教那边受了暗算,都不可能公开说出这件事。万一被小丫头说破,乱子就大了。

    是以,苑小小就胡说八道一番,说对方一个怪人,身份什么的,都不清楚。好不容易,才被她蒙混过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