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228章 忏悔
    杜德克说的是轻描淡写,就好像是在谈笑风生,浑然不当个事。对面的查尔斯看在眼里,恨的是牙关紧咬。

    查尔斯有心发作,只是杜德克的实力在那里摆着,真的动手,也讨不到便宜。

    但是,查尔斯也不能就这么被吓退,他慢吞吞地说道:“罗肯维尔是我的学生,这个东方小子,好像跟你没什么关系吧。你我两家虽然有点误会,却也不至于闹成这样。只要红衣大主教你让开,咱们一切好说......”

    这摆明是在和杜德克谈条件,以他国教大主教的身份,在英吉利这里,绝对是高过杜德克的。奈何实力方面,两个人势均力敌,查尔斯实在是没有把握赢了杜德克。一旦输了,后果更加不堪设想。

    杜德克微微一笑,没有回答查尔斯的问题,而是转身朝张禹那边走去。

    此刻的张禹,已经在苑小小的搀扶下,缓缓地站了起来。

    众人的目光,也随着杜德克来到张禹的身上。

    张禹虽然吐血,精神头看起来还可以,没有说被打的要死要活。

    这可是大主教查尔斯的一记重击,张禹能够顶住,由此也能看出他的实力。

    其实正常情况下,张禹确实是打不过查尔斯。可也不至于一招就被打飞出去。只是先前和杜德克动手的时候,消耗了张禹不少真气,加上妙妙散的药劲过了,这才被一招打的飞出去。

    杜德克来到张禹面前,打量了张禹两眼,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很好、很好......”

    “多谢红衣大主教先生夸奖......”张禹的脸上挤出笑容,说道:“其实不需要我出手,一切都已经在你的计算之中......哪怕不是我碰巧赶上,想来你也能把他们给留下......”

    张禹这话,说的是天马行空,令人摸不清头脑。

    不过,站在他对面的杜德克,却能听的明白。

    因为张禹在公园里放下那些孩子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到有人窥视,但是那种窥视的感觉一闪即逝。跟着重新回到隧道,看到那个破掉的轮胎时,张禹直接就能确定,这个轮胎不是正常扎破的,而是被人给故意打破的。

    结合到暗中窥视的那个人,张禹几乎可以确定,有高手在这里盯着。

    在来到山上之后,查尔斯率人出现,硬说孩子在车里。很显然,查尔斯肯定不是那个暗中窥测的高手,否则的话,哪能干出这种蠢事。

    这样一来,答案呼之欲出,暗中窥测的高手,应该是帮天主教的。

    对方打破轮胎,目的就是阻拦货车将孩子送到山上,只是恰巧被他张禹赶上。于是这人干脆静观其变。

    杜德克的出现,加上他的实力,张禹完全能够认定,杜德克就是那个暗中窥测的人。

    果然,杜德克露出会心的微笑,说道:“其实让我处置,或许没有你这样来得好......还能让我明白其中的道理......我应该感谢你才对......”

    “不敢当。”张禹轻轻点头。

    他没有说任何让杜德克报答的话,也没有说,希望杜德克救他的话,因为这种话,不需要说。如果对方想救他,自然会救,如果不想,说了也白费。

    杜德克对于张禹的表现,似乎很是满意,说道:“你们东方有一句话,叫作不是猛龙不过江,张道长确实是猛龙过江......对了,我们天主教前些日子在英吉利的几个城市买了几块地皮,用来修建天主教堂......我决定,将其中的三块地皮送给张道长,用来修建道观......”

    好家伙,一出手就是三块地皮,这是张禹实在没有想到的。

    但转念一想,罗马教廷家大业大,三块地皮对于人家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而且,杜德克既然这么说了,今天晚上肯定会保住他。

    “多谢红衣大主教厚赐,张禹就却之不恭了。”张禹倒是不客气,直接这般说道。

    “嗯。”杜德克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看向查尔斯,微笑着说道:“查尔斯大主教,张禹是我的朋友,我们的话,想来你也听到了......我是不会让你伤害到我的朋友的......”

    “你......”这一刻,查尔斯的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

    查尔斯的肺都差点气炸了,他生气的不仅仅是杜德克保护张禹,而是杜德克送给张禹三块地来修建道观。

    为什么气这个?

    道理很简单,因为道教在英吉利还不算什么,哪怕张禹的本事再大,想要在英吉利大张旗鼓的传道,也不是一下子就吃得开。可是现在,天主教送给张禹三块地,这也就意味着,天主教承认了道教。

    这还只是表面上的意思,暗中的意思更是不言而喻。你国教的大主教不是想要把我们英吉利的天主教赶尽杀绝么,那好呀,老子现在不仅好好的,还要帮张禹把道教也给弄起来,看你查尔斯能怎么样!

    气死你个王八犊子,好好的日子不过,非得给老子没事找事!而且还下死手!

    天主教那是记仇的,特别是这样的大事,你查尔斯说掀过去就想给掀过去,白日做梦吧。这里若不是英吉利的地盘,看老子不把你给灭了。事迹败露就想谈条件,还打算把帮过我天主教的人干掉,你把我们罗马教廷当成什么了。

    查尔斯心中有气,又不能如何,他的脸色已经通红,咬着牙,慢慢地压制心中的火气。

    过了一会,查尔斯说道:“这不过是小辈的一场较量,我出手教训一下张禹,也不过是不想看到东方小辈太过张扬,以为我欧洲无人。好了,咱们就此别过,红衣大主教若是还要在英吉利住上几天,不妨来我教堂小酌几杯。”

    他的这番话,说的还算漂亮,特别是把“东方”和“欧洲”两个字眼咬的特别狠。这也是在告诉杜德克,张禹是东方人,咱们都是欧洲人,谁远谁近,你得分清楚。

    说完这话,他转过身子,地上躺着的罗肯维尔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查尔斯拿起罗肯维尔胸口上放着的十字架,将罗肯维尔扶了起来,然后让人搀着罗肯维尔,一起朝山下走去。

    吉尔看了看威尔摩尔,哪敢留在这里,忙跟着查尔斯离开。

    倒是那团红色人影,还默默地立在原地,看起来似乎十分的迷茫。

    一切的真相,罗妮姐姐已经清楚。没有人真心为她报仇,有的只是利用。威尔摩尔还好好的活着,自己没有能力报仇,查尔斯也不会再替她报仇。自己就是一个幽灵,一个无所适从的幽灵。

    看到红影没有跟着查尔斯走,威尔摩尔的手缓缓地抬了起来。

    瞧那意思,这是想直接让罗妮魂飞魄散,从此消失。

    张禹也看到了罗妮,跟着也发现了威尔摩尔的举动,他立刻叫道:“大主教,等等!”

    威尔摩尔见张禹这般说,马上转头看向张禹,“有事吗?”

    查尔斯等人走在前面,突然听到张禹说话,也不禁停下脚步,转过身子,想要看看,又出了什么事。

    “威尔摩尔大主教,你当年用邪术杀死了老吉尔,以及参与伤害了罗妮姐姐。你虽然不是罪魁祸首,却也是帮凶......我们东方有一句话,叫作一之谓甚岂可再乎......你伤害她一次,已经是不对了,怎能再来一次......难道说,对于这个污点,你的心中就没有一点愧疚么......”张禹还算平和地说道。

    罗妮听了这话,下意识地看向威尔摩尔,刚刚威尔摩尔的举动,她也看到了。只是她没有想到,张禹会阻止威尔摩尔,还会这么说。

    “我......”威尔摩尔一时哑然,还有点尴尬,因这个问题,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看到威尔摩尔的模样,张禹就知道威尔摩尔的心思。

    张禹诚挚地说道:“这件事,一直是你心中的污点,你有着圣洁的光环,不希望身上有半点污点。要不然的话,当初在出了事之后,你也不会第一时间让人来吉尔庄园的地下室寻找尸体。人做了亏心事,总会不踏实的。此时此刻,罗妮姐姐就在这里,你们两个应该做一个了断。有些事情,向真主忏悔,向真主祷告,就和我们道教像三清祖师爷祷告一样。但是这些,并不能完全的洗清罪恶,只有受害者真正的原谅你,你的心灵才会得到净化,才会得到真正的解脱。你是天主教的大主教,我相信你一定也明白这个道理。”

    “呵呵呵呵......”威尔摩尔听了这番话,不由得一阵苦笑,他苦涩地说道:“没错......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披着神圣的光环,只有这件事,一直缠绕在我的心中......我多次忏悔,却也无法真正的摆脱......”

    说到此,他看向罗妮所站的方向,膝盖竟然不自觉地一曲,双膝跪在地上。他的双手放在脸部左右两侧,大概有一掌远的距离,然后缓缓地说道:“罗妮,对不起,当年是我不对......在那之后,我一直十分的后悔,可即便后悔,也无法挽回......今时今刻,我郑重的向你道歉、忏悔......我希望你能够原谅我,以洗刷心中的阴霾......如果你生前有什么没有完成的心愿,哪怕是刀山火海,我也一定会替你完成......”

    威尔摩尔!

    堂堂英吉利天主教堂大主教!

    何等身份?

    现在,他竟然跪下向罗妮的阴灵忏悔,由此也能看出,他是真心诚意,实实在在的悔恨。

    要知道,凭他的实力,就算是当场把罗妮打的魂飞魄散,也没人能说出什么来。

    罗妮的虚影,明显颤了颤,苦笑的声音,跟着响起,“哈哈哈哈......堂堂一个天主教竟然跪在地上,祈求我的原谅......实在是想不到......想不到啊......”

    她的声音,有些哽咽。

    威尔摩尔悔恨地说道:“有些人,做了一辈子的坏事,只做过一件好事......有些人,一辈子光辉,却只做过一件坏事......我这一辈子,虽不敢说做什么都是光明磊落,但只有这一件事,令我耿耿于怀......张禹说的很对......只有你能够原谅我,我才能真正的解脱,否则再多的忏悔,也是无用......”

    “你要解脱!你要我原谅你!好啊......那你去死......你现在死了,我就原谅你了......”罗妮这次突然恨恨地说道。

    “死......”威尔摩尔迟疑了一下,他并不想死。

    “不愿意吧......你害死了父亲,又那样的伤害我......你说不论我让你做什么,你都答应,只要我能原谅你......现在呢......哈哈哈哈......不要假惺惺的了......”罗妮有些近似疯狂地说道。

    这一刻,她已然不在乎什么魂飞魄散,只想述说自己心中的委屈。

    “是啊......”威尔摩尔喃喃地说道。

    无尽的往事,浮现在脑海中。自从那件事之后,他拿着吉尔给他的好处,上交教堂,算是立下一个大功劳,从此平步青云,节节高声,实力也是越来越强。但是,也是从那以后,他没有在和吉尔等人有任何的交集。

    因为他不想再败坏自己的名声,不想被这些人玷污。

    之所以会这样,完全是因为他的心中有一根刺,就是罗妮这根刺。

    “罢了......”威尔摩尔无力地说道:“今天晚上,我差点陷天主教于万劫不复之地,原因只是被人利用了这件事......这根刺,永远缠绕着我,使我难以解脱......此番的罪行,怕是天主也无法宽恕......”

    说到这里,威尔摩尔的左手猛地一翻,《圣经》就出现在他的掌中。紧接着,他将圣经朝天上一丢,闭上双目,嘴里念叨起来,“至仁至慈者,天地大君,统一普生,无上真主。我重罪人,为主所生。今因爱慕吾主,至切之情,超於万物,衷诚深海,以前种种罪恶。宁愿失天下万福,尽罹天下万苦,不愿稍获罪於吾至尊至善之主。以后决定,坚守生命;弃远一切陷罪之端,至死无敢复犯。敢望吾主,念圣子耶稣,既为我等罪人,甘心受难,赎我重罪。必允我祈求,全然赐赦佑改,恒守至死,获享无限真福。阿门。”

    而那被他抛起来《圣经》,已经在他的头顶展开,《圣经》之上,泛起无尽的白光。

    “大主教!不要啊......”琳娜修女看到这个,自然明白威尔摩尔要做什么,她急切的惊呼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