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227章 就等你这一招
    “圣心!”“这就使用圣心了!”“偶买嘎!”“罗肯维尔竟然能够使用圣心!”“是啊,以前都没有发现啊!”……

    一旁围观的新教神父们,看到罗肯维尔使用圣心,不禁都发出惊呼之声。

    圣心是一种绝对实力的体现,拥有这个实力,几乎算是踏入大星相师的门槛了。

    他们震惊的是这个,同样震惊的还有查尔斯、杜德克和威尔摩尔三人。

    查尔斯和杜德克是万没想到,张禹一出手,就差点将罗肯维尔身上的护身圣光给震散了。而威尔摩尔震惊的是,张禹竟然没有将罗肯维尔的护身圣光给震散。

    两个人交手的时候,自己的护身圣光可是被这一招给震散的,自己甚至还受了伤。经过这个对比,他隐隐地意识到,罗肯维尔的实力,似乎还在他之上。

    “刷!”

    蓦地里,在罗肯维尔的身后,猛地浮现出蓝色的火焰。

    “蓝色的火焰!”“圣心怎么会这样?”“买嘎的!”“上帝……这……”“what?”“我没看错吧!”……

    惊诧之声再次响起,这一次的惊诧声,绝对盖过了上一次。

    “冰火圣心!”威尔摩尔的嘴巴,一下子张得老大,他更加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自己使用的是烈火圣心,而在烈火圣心之上的,便是冰火圣心。也就是说,罗肯维尔的实力,已然明明白白的在他之上。

    罗肯维尔在心中忍不住说道:“怪不得他敢和张禹单挑,原来他的实力,已经超过了我……怎么可能……他是怎么做到的……”

    在查尔斯的脸上,不自觉地露出得意之色,他瞥眼看向杜德克和威尔摩尔,像是在说,看到没有,我徒弟的修为如何啊?

    “呼!”

    那团蓝色的火焰在形成之后,一股脑地朝张禹扑去。

    在场的所有人都能感觉到,周边的气温陡降,那蓝色的火焰上面,散发出来的根本不是热气,而是寒气。

    若是张禹冷不丁遇到这个,必然会手忙脚乱,好在上一次在和威尔摩尔动手的时候,威尔摩尔就用过这一招,只是火焰不同罢了。

    张禹毫不怠慢,掐住一张蓝色火符,就手打了出去。

    “噗!”

    火符化作蓝色的火球,迎上蓝色的火焰,刹那间,掀起无数绚丽的蓝色火花。

    和上次一样,那些火花势道不衰,又朝张禹砸了过来。

    “喝!”

    张禹大喝一声,刚刚又掐住的狂风符跟着点燃。一股狂风影响火花。

    “呼!”

    这里可不是在地下室中,地面特别的干净,而是遍地沙石。狂风刮起,瞬间飞沙走石。

    还真别说,斗法也是分天时地利人和的,若是在干净的地方,张禹肯定吃亏,狂风符无法发挥最大的威力。可是在这种地方,狂风符所散发的威力,就要大上几分。

    狂风掀起的漫天尘沙,让人已经看不清事物,张禹的身子猛地向旁边一窜,左手掏出玉虚绳朝罗肯维尔席卷而去。

    “刷!”

    玉虚绳直接来到罗肯维尔的身前,朝罗肯维尔缠去。可是只一缠绕,罗肯维尔身上那微弱的白光立刻发出反弹之力。

    “噗!”

    白光消散,那玉虚绳也跟着朝空中抛飞出去。张禹无暇顾及玉虚绳,他心中清楚,这是自己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自己若是不把握住,战机一瞬即逝。

    所以,张禹翻手亮出五张明黄色的火符,“噗噗噗噗噗”火符一股脑地化作火球,朝罗肯维尔打去。

    “狗屎!”

    罗肯维尔大叫一声,他实在想不到张禹的速度如此之快,根本不给他再凝聚圣光的机会。要知道,圣光在第一次凝聚的时候,相对比较容易,所以速度能够快一些,可是想到第二次凝聚,就不那么容易了,消耗的法力也会更大。

    罗肯维尔根本来不及凝聚圣光,哪怕是圣心所凝聚的蓝色火焰,也没有完全凝聚成型。罗肯维尔也顾不得完全凝聚,伸手向前一指,背后未成形的蓝色火焰就朝火球扑去。

    “轰!”

    五个火球撞上蓝色火焰,掀起铺天盖地的火花,在狂风的渲染下,显得是无比美艳夺目。

    “死去吧!”

    伸出的右掌,突然间迸发出红色的雾气,这股雾气,跟白日里罗肯维尔在和空奕斗法时,突然散发出的几乎是一模一样。唯一的区别只是在于,这股雾气要比白天的时候,浓郁更多。在雾气之中,夹杂着血腥味,这也是白日里不曾有的。

    红色的雾气穿过火花,如同幽灵,如同巨网,罩向张禹。

    张禹知道,这就是罗肯维尔的绝招,也就是伤了张银铃、帕丽斯等人,害死好些人的那一招。

    此时此刻,周边观战的众人,早已眼花缭乱。

    如此交锋,对于很多人来说,怕是一辈子也难得见上一次。不少人都是张大着嘴巴,却又连大气都不敢喘。

    原本国教的那些人,在看到罗肯维尔能够使用冰火圣心的时候,已经认定罗肯维尔必胜无疑。可他们不知道,罗肯维尔的冰火圣心只不过是刚刚能够凝聚,还不到火候。在他们看到蓝色火焰被张禹的蓝色火球打散时,当场就傻了。

    就连查尔斯也有些发懵,他实在想象不到,张禹的实力竟然会这么强悍。红衣大主教杜德克则是微微点头,似乎在他看来,张禹所呈现出来的实力,十分叫人满意。

    最为目瞪口呆的人威尔摩尔,因为张禹现在所表现出来的实力,绝对不仅仅是胜他一招。原本威尔摩尔以为,自己如果当时手臂不突然溃烂,或许还可以和张禹一战,胜面虽然不大,但也不见得一定就输。

    眼下他却发现,自己根本不是张禹的对手。为什么短短几天,张禹的修为会提升这么多,着实让人想象不到。他渐渐意识到,自己在和张禹动手的时候,肯定是张禹手下留情了,要不然的话,自己绝不可能还站着,必然大出洋相。

    他心中不由得一阵感激,在他看来,张禹上次是给他留了情面。

    威尔摩尔当然不会知道,张禹的厉害不是他的修为,而是他的实战经验。高高在上的人,难得遇到高手一战,可张禹在出道以来,遇到无数的高手,几次从鬼门关里进进出出。

    尤其是这两天,张禹本身就元气损耗不少,他还能够有这般发挥,可不是超常发挥,乃是因为张禹吃了袁真人给他的妙妙散,助他在短时间内提升了功力。

    要不然的话,怎么可能敌得过罗肯维尔。

    张禹站在那里,手里握着金钱剑,眼瞧着红色雾气朝自己罩来。

    他的脸上没有半点畏惧,反而是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

    “来得好!”

    张禹在心中暗叫一声,一直没有使用的金钱剑猛地射了出去,108枚铜钱跟着分散开来,将红色雾气包围。

    前玄武,后朱雀,左白虎,右青龙。

    反大四象阵,乾坤十八变!

    按照惯例,张禹通常一出手就是金钱剑,可是这一次,金钱剑一直没用。直到这一刻,他才将金钱剑打出去。

    为什么这般?

    这是张禹早就给罗肯维尔准备好的。

    还记得今天晚上,张禹一直在研究阵法,他所研究的阵法,可不单单是明天的较量要布置什么阵法,还有就是如何克制罗肯维尔的红色雾气。

    白日里,空奕小尼姑就是败在这一招之下,完全能够看出,罗肯维尔在关键时刻,一定会用处这一招。张禹想了很久,认为想要对付这一招,最好的办法就是用反大四象阵,乾坤十八变。

    此番和罗肯维尔提前动手,张禹心下清楚,罗肯维尔早晚会用出这一招来。所以,他的金钱剑迟迟没有出手,也就是等待罗肯维尔用这一招。

    108枚铜钱在将红色雾气包裹之后,立刻反向转动起来,红色雾气开始还在挣扎,可片刻之后,便随着铜钱的转动而转动。

    “呼!”

    猛然间,红色的雾气掉转头去,朝罗肯维尔扑去。

    “小心!”看到这一幕,查尔斯马上大声叫了起来。

    可他的提醒,哪里还来得及,突发的变故,令罗肯维尔根本无法反应,他做梦都不会想到,自己的绝招竟然会反过头来攻向自己。

    红色雾气转眼间就将罗肯维尔包裹,一声凄厉的惨叫,在血雾中响了起来,“啊……”

    结束了!

    张禹伸手一收,金钱剑回到掌中。他跟着召回七星刀和玉虚绳,狂风停歇,一切恢复正常。

    众人的目光,没有落在张禹的身上,而是落在倒在地上的罗肯维尔的身上。

    红色雾气已经不见,地上躺着满脸痛苦的罗肯维尔,他的面目已经扭曲,长袍中露出的双手,手上满是溃烂。

    他是被自己的绝招反噬,这一招,他一向用在别人的身上,让很多人痛苦不堪。可是现在,他自己亲身体验到了这种痛苦。

    威尔摩尔和琳娜修女看到这个,脸上都露出恨恨之色,尤其是威尔摩尔,自己会走出这一步棋,完全是因为被这一招所伤。

    “罗肯维尔!”查尔斯一个箭步抢到罗肯维尔的身边,他旋即就看到,在罗肯维尔的脖颈上已经出现溃烂,若是不及时搭救,等溃烂来到脸上,罗肯维尔是必死无疑。

    查尔斯忙将脖颈上挂着的十字架摘了下来,十字架印到罗肯维尔的胸口,他的嘴里更是振振有词的念叨起来。

    很快,一道白光将罗肯维尔包裹起来。

    罗肯维尔脖颈上的溃烂,开始以极快的速度消退。

    看到这个,查尔斯松了一口气,知道罗肯维尔没事了。

    他转身看向张禹,脸上已经布满了杀机,自己的爱徒,差点就死在张禹的手里。

    “可恶的小子!去死吧!”查尔斯厉声喝道。

    他抬起右手,掌中立时浮现出来一道金光十字架,“呼”地一下,金光十字架直取张禹。

    查尔斯已经恨透了张禹,自己这次功败垂成,十有**就是因为张禹在捣乱。加上张禹又伤了他的爱徒,若是不杀张禹,自己以后还有什么脸面做着国教大主教。

    张禹其实也在担心,查尔斯会突施冷箭,见到金光十字架打过来,他连忙射出金钱剑。

    “当啷啷……”

    金钱剑在撞上金光十字架的一刻,铜钱直接迸散开来,而那金光十字架只不过是暗淡了一半,仍然继续朝张禹射去。

    这距离实在太近,十字架的速度又好似闪电,张禹如何还能躲得开。

    “噗!”

    张禹的胸口登时中招,身子不由自主朝后面抛飞出去,一口鲜血在向后抛飞的时候,从嘴里喷洒而出。

    “师父!”

    苑小小见张禹受伤,顾不得其他,赶紧朝张禹扑了过去。

    “我杀了你!”查尔斯已经红了眼,手中中再次浮现出来一个金光十字架。

    “呼!”

    十字架直奔张禹,而苑小小已经跑到张禹的身前,看那意思,十字架只要击中苑小小,这小道姑必然香消玉殒。

    千钧一发之际,斜刺里突然冒出一道金光十字架。

    “噗!”

    这道金光十字架,正正好好的侧方向打在查尔斯的金光十字架上。两道十字架一起化为乌有。

    “谁!”查尔斯万没想到,竟然有人敢阻拦自己,忍不住怒声喝道。

    “天主保佑……”一个慢条斯理的声音在边上响起。

    跟着就见,一个身穿红袍的长者慢悠悠地走到张禹和查尔斯之间的位置。

    毫无疑问,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红衣大主教杜德克。

    可以说,这里也只有他能够和查尔斯一战。

    “杜德克,你这是什么意思?”查尔斯不满地说道:“刚刚你也看到了,张禹险些杀了罗肯维尔,我只是出手教训他罢了。这里已经没有你们天主教的事情,你为何要阻拦我?”

    “他们两个人过招,不是你死就是我忘,如果张禹挡不住罗肯维尔的那一招,死的就是张禹。查尔斯,你怎么说也是国教大主教,这么做,未免有些以大欺小吧。我看,这件事还是算了……”杜德克淡淡然地说道。

    “算了?你开什么玩笑,怎么可能就这么算了?”查尔斯咬着牙,恨恨地说道。

    他的脸上,依旧布满了杀机,仿佛不当场杀了张禹,绝不会善罢甘休。

    “那如果说,我不希望大主教伤了张禹呢?”杜德克又是平淡地说道。

    瞧那意思,似乎是保定了张禹。如果查尔斯一定要动手,他也不介意陪查尔斯玩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