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226章 其心可诛
    “你……”

    罗肯维尔的一双眼珠子狠狠地瞪着张禹,瞧那意思,就跟要吃人没有什么区别。

    张禹倒是显得从容自若,一副无所谓地看着罗肯维尔,嘴里只是淡淡地说道:“该是谁的,就是谁的。罗肯维尔,你也不要太过分……”

    二人再次对峙,那道红影在受创之后,快速整理,很快形成人的形状,不过依旧是红色的影子。红影一下子飘了过来,站在罗肯维尔的身边,一个女人的声音,跟着响起,“东方人,我知道你是高手,但你也应该清楚,我虽然上了你徒弟的身,却一直没有伤害她,否则的话,你认为她还能活到现在吗?你说罗肯维尔先生过分,那威尔摩尔他们对我做过的事情,你也不是不知道,难道他们就不过分吗?他们简直是禽兽不如!”

    张禹完全能够感觉到,在红影的身上,弥漫着一股浓郁的怨气。张禹正色地说道:“你若是伤了我的弟子,怕是你早就不可能站在这里跟我说话了!听你的口气,看来我判断的没错,你就是艾伦小姐嘴里的罗尼姐姐了!”

    “没错!我就是罗尼!”红影用凄厉的声音叫道。

    查尔斯、威尔摩尔、杜德克、吉尔等人,听到这边的声音,已经凑了过来。

    此刻他们一听到红影自称是罗尼,威尔摩尔和吉尔的身子,都不由得颤了一下。威尔摩尔的脸上阴晴不定,一看就是做了亏心事的样子,吉尔的脸上,则是带着惧色。

    “罗尼,从艾伦小姐对你的描述,你不仅长得漂亮,而且还是一个诗情画意,很有才华的女人。但这件事,其实已经很明显,你不过是查尔斯大主教的一枚棋子,他若真想为你报仇,杀掉威尔摩尔,简直易如反掌……”张禹说到这里,故意转头看向查尔斯和威尔摩尔等人。

    通过刚刚杜德克没有出现之前,查尔斯和威尔摩尔的反应来看,张禹完全可以确定,威尔摩尔绝对不是查尔斯的对手。要不然的话,威尔摩尔也不可能被查尔斯出手暗算。

    张禹又接着说道:“可查尔斯根本没有这么做,他的目的只是想利用这件事,将英吉利的天主教连根拔去,就连我张禹也被牵连其中。我的徒弟苑小小是无辜的,我也谢谢你对她手下留情……但是,谁都知道,这其中的关键是牵扯到九十九条人命……威尔摩尔故然是胆大妄为,可布局之人,更是其心可诛!”

    这里能够听懂国语的人不多,只有寥寥几人。可能够听懂的,都是有身份的人物。

    罗肯维尔当即伸手指向张禹,已经顾不得涵养,他怒声叫道:“你说什么?”

    “这个局牵扯到九十九条人命。正常来说,你们的目的肯定是想让车子先到,威尔摩尔给这些孩子放血,然后我接踵而至。在这一刻,你们便行出手,来一个人脏俱在,至于这九十九个孩子的死活,压根就不在你们的考虑之中!这不是其心可诛,又是什么!”张禹毫不示弱地说道。

    他跟着又看向红影,真挚地说道:“罗尼姐姐,你的仇已经报了大半,六个人中,其中四人已死。主谋之人便是吉尔,我看他脸色苍白,早已病入膏肓,非人力所能救。加上他已经失去价值,估计命不久矣。威尔摩尔的这场因果,也自有天数,所以我希望你现在能够放下仇恨,就此超脱去吧。贫道也愿助你一臂之力!”

    “我……”张禹的一番话,让红影明显愣了一下,她似乎是下意识地转头看向吉尔和威尔摩尔。

    “啪啪啪……”

    这时,一个清脆的掌声响了起来。

    众人不由得转头看去,只见鼓掌之人,正是红衣大主教杜德克。

    跟着,杜德克缓缓地说道:“张道长所言极是……天主一向奉行的是拯救世人,九十九条人命,如此罪孽,实在是骇人听闻。威尔摩尔确实有过,教廷自有处置,可布局此事的人,实有不该啊……”

    他这么说,已经很给查尔斯留面子了,就差直接说,你干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简直是禽兽不如。

    查尔斯的身子都有点轻微哆嗦,自己机关算计,痛失好局也就算了,现在竟然成为他人嘲讽的对象。

    看起来,只有张禹和杜德克说了两句,可查尔斯何等身份,英吉利国教大主教,在英吉利国教是没有教皇的,查尔斯就是最大的。如此身份,被人奚落、教训,却又辩驳不过,怎不叫人愤慨。

    但他还要自重身份,不敢乱说乱动。

    罗肯维尔明显看出老师的神情不对,知道老师正在强压怒火。

    今晚这件事,集装箱里面的孩子为什么没了,罗肯维尔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很是从局面上看,威尔摩尔显然是不知情的,倒是张禹,知道的更加清楚,处处看破玄机。罗肯维尔隐隐能够意识到,问题极有可能就是出现在张禹的身上。

    查尔斯都已经不出声要走了,摆明在红衣大主教杜德克的面前,只能无奈收场。罗肯维尔哪能看不出老师的不甘心,而他自己,又岂能甘心。

    罗肯维尔不敢去找杜德克和威尔摩尔的晦气,一时间,他将所有的怒火,都转移到张禹的身上。

    他当即怒视张禹,厉声说道:“张禹!你可真是大言不惭,什么都敢说啊!小子,我看你今天晚上是不想离开这里了!”

    “哈哈哈哈……”听了这话,张禹不由得大笑起来,“罗肯维尔,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说,还想强行将我留下!”

    “也不是强行把你留下,明天就是东西方星象风水交流会的最后一场,你我之间的决赛。我看也不用等到明天一决胜负了,咱们今晚就在这里一决胜负!”罗肯维尔恨恨地说道。

    “要在这里一决胜负……看你的意思,也容不得我说半个不字了……”张禹淡淡地笑道。

    “你清楚就好……”罗肯维尔说着,转头看向杜德克和威尔摩尔,还算客气地说道:“红衣大主教先生,威尔摩尔大主教,这里已经没有你们的事情了,不如就此下山,回去休息。”

    威尔摩尔没有回答,直接看向身边的杜德克。

    杜德克微微摇头,说道:“我早就听说东西方星象风水交流会在英吉利皇家度假庄园召开,只是无暇前去观摩。原来明天就是决赛了,二位正是又是决赛的对手,如此机会,今晚若是错过,岂不是会终身遗憾……”

    这话已经摆明立场,自己是不会走的。

    罗肯维尔自然是不惧张禹,他是担心杜德克帮忙,才希望杜德克能够先走。结果可好,人家杜德克不想走,这样一来,让他多少有点为难。

    他看向查尔斯,想征求一下查尔斯的意见。

    查尔斯早就在气头上,他心中明白,徒弟这是要提自己出这口气,能出气的目标,也就只有没有后台的张禹。

    而且他的想法和罗肯维尔一样,从中搞鬼的人,八成就是张禹。

    他迅速的分析了一下罗肯维尔和张禹的实力,正常情况下,他认为张禹的实力应该和罗肯维尔差不多,毕竟通过这几天东西方星象风水交流会上的表现,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可是,张禹接连两天的消耗,绝对不少,特别是眼下,脸上还有些发红。

    到底是因为什么红的,查尔斯不清楚,但以他的眼光,不难确定,这是一种不正常的红。

    此时此刻,两个人交手的话,罗肯维尔肯定是占便宜的。

    张禹答应和罗肯维尔一战,杜德克也没有组织,只是拿出看热闹的态度。也就是说,罗肯维尔即便将张禹打伤、打死,杜德克也是不便出手的。再者说,自己虽然不愿意正面和杜德克碰撞,但也分什么事情。如果自己的徒弟在和张禹动手的时候,杜德克敢出手偏帮,那自己也不介意出手。

    分析之后,查尔斯轻轻点头,说道:“红衣大主教既然想要留下,那是再好不过,罗肯维尔,你还不快多谢红衣大主教的指点。”

    “是。”罗肯维尔立刻朝杜德克施礼,“劳烦红衣大主教指点一二。”

    “好说、好说……”杜德克微微点头。

    当下,查尔斯轻轻挥手,示意周边的人后退,给张禹和罗肯维尔腾出一个动手的地方。

    张禹现在还搂着苑小小,他探视了一下苑小小的鼻息,一切正常。紧接着,他伸手掐住苑小小的人中,没过片刻,苑小小“呃”地一声,慢慢睁开眼帘。

    “小小……你醒了……”张禹平和地说道。

    “师父……”苑小小听到张禹的声音,立时反应过来,一瞬间,她的泪水夺眶而出。

    自己被阴灵附体,身体完全被对方控制,但是自己的意识还在,知道都发生了什么,只是苦于无法表达。

    “别哭了,现在已经没事了。你先到一边休息……”张禹指了指琳娜修女,说道:“去那里就好……大主教,麻烦你了……”

    “张道长客气了。”威尔摩尔马上说道。

    不管怎么说,今天晚上自己能够化险为夷,全靠张禹。要不然的话,让查尔斯抓一个人赃并获,自己不但要搭上性命,甚至自己还会成为天主教的罪人。所以,他对张禹还是很感激的。

    苑小小已经看出有点不对,因为其他人都在旁边,只有张禹和罗肯维尔在对峙。刚刚昏迷的之后发生的事儿,她不清楚,隐约也能猜出,要有什么大师。

    她小心地说道:“师父,一定要小心,关键时刻,不要管我……”

    “你既然拜入我门下,师父就不会把你丢下!”张禹正色地说道。

    他拍了拍苑小小的肩膀,又温和地说道:“过去吧。”

    “嗯。”苑小小点了点头,这才走到琳娜修女身边站定,然后紧张地看着张禹和罗肯维尔。

    罗肯维尔早就死盯着张禹,恨不得一出手就把张禹给打死。只是众目睽睽之下,总得有个风度。

    见苑小小走到一边,他才说道:“张禹,你准备好了吗?”

    说话的时候,他慢慢地从怀里掏出《圣经》,托在左掌掌心。

    张禹心中明白,罗肯维尔的实力绝对不在威尔摩尔之下,这将是一场硬仗。

    他左掌一翻,亮出金钱剑,右手干脆亮出七星刀。这种较量,容不得半点大意,一出手就必须全部实力。

    “我准备好了。”张禹的脸上,露出自信地微笑。

    查尔斯、杜德克、威尔摩尔等人,眼睛都一眨不眨地看着张禹和罗肯维尔。

    旁人对于这两个人之间的胜负,难以确定,倒是威尔摩尔对张禹颇有信心。毕竟两个人是直面碰撞过,自己其实还输了一招。

    大家都是在英吉利混的,罗肯维尔的斤两,威尔摩尔还是比较清楚的。在他看来,罗肯维尔的实力应该在自己之下,所以一定不是张禹的对手。他甚至都纳闷,罗肯维尔哪里来的信心,敢和张禹一决胜负。这分明就是自取其辱,自己坐山观虎斗,站在一边热闹,真是惬意。

    “那就来吧!”罗肯维尔看起来似乎不想占张禹的便宜,直接傲慢地说道。

    “好!”见罗肯维尔这么说,张禹也不客气,左手一扬,七星刀立时脱手而出。

    “咻!”

    刀锋闪烁,一道化为七道,好似流行闪电。

    这一招,旁人没见过,威尔摩尔可是见过的。一看到这个,他的脸上就露出喜色,因为自己就是被这一招射伤的。

    “刷!”

    站在张禹对面的罗肯维尔似乎也看出这一招的厉害,在他的身上,瞬间冒出一道白光,白光好似光柱一般,将他的身子团团围住。

    说时迟那时快,光柱刚将罗肯维尔给罩住,七星刀就到了。

    “呃!”

    罗肯维尔直接闷哼一声,罩在他身边的光柱,在这一刹那暗淡大半。不过,射到光柱上的七道寒光,却已经消失不见,一把小刀向后抛飞出去。

    “混蛋!”

    罗肯维尔的丹田为之震荡,实在是没想到,张禹一出手就如此凶悍。他怒喝一声,紧跟着嘴里振振有词的念叨起来。

    伴随着他的念叨,在他的胸口之处,慢慢浮现出一颗红心。

    没错!这就是圣心,张禹和威尔摩尔交手的时候,威尔摩尔曾经就用过这一招。

    其实不管是天主教、基督教,抑或是什么东正教、国教,他们信奉的都是一样的,只是略有分歧而已。是以,在法术上,基本上也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