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225章 落空
    “威尔摩尔,这你就说错了......你说你身上中了我的暗算,可是......现在身上有吗?”查尔斯笑呵呵地说道。

    “现在没有,明天也会发作!”威尔摩尔瞪着眼睛说道。

    “实话跟你说吧,在你今天发作之后,明天就不会发作了......也就是说,今天是最后一天发作的日子......”查尔斯得意地说道。

    “你!”威尔摩尔本来还以为,即便自己被抓了,也不可能是查尔斯把他关起来,那样的话,事情就大了。查尔斯顶多是利用警方的力量,光明正大的给他定罪。

    这样一来,自己明天身上的溃烂发作,就有各种理由要求取保候审。再不济,也可以见到罗马教廷的人,自己摆明是被算计,证据确凿,这笔帐肯定是要算到查尔斯的头上。

    可是,如果没有证据,自己的身上没有溃烂,琳娜修女的身上也没事,那谁能相信。在铁证如山之下,威尔摩尔绝对是百口莫辩。

    “好了,还是省省力气,我现在没有功夫再跟你们做口舌之争......”查尔斯又看向张禹,冷冷地说道:“东方人,你真的是很厉害,目光如炬,头脑灵活......可是当你明白这一切的时候,终究已经晚了......你自己都说了,我有你的徒弟作为证人,就说你和威尔摩尔合谋,绑架小孩......届时,纵使你有伶牙俐齿,也只能和陪审团说了,看他们会不会相信你......”

    说完这话,查尔斯的脸上露出得意的神情。

    “这倒也是......”张禹说着,故意向后退了两步。

    “怎么还想跑么,有你徒弟作证,你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再者说,你刚刚侃侃而谈的时候,不是很意气风发么......”查尔斯一脸傲色地说道。

    瞧那意思,仿佛已经吃定张禹了。

    张禹故意尴尬一笑,说道:“大主教,我可没说要跑......”

    “不跑不就......”查尔斯抬起手来,轻轻向前一挥,说道:“去把车打开!”

    说完这话,他缓缓地朝威尔摩尔走去。

    走在他身边的罗肯维尔和苑小小则是慢慢地走向张禹,看罗肯维尔的意思,似乎也是担心张禹跑了。

    在查尔斯的身后,有十个白衣人一股脑地朝集装箱货车那里跑去。

    “你们敢!”威尔摩尔大怒,厉喝一声。

    “威尔摩尔,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否则的话,可别怪我出手......”查尔斯沉声说道。

    “混蛋!”威尔摩尔咬了咬牙,但他知道,自己的实力确实不如对方,如果真的动手,绝对讨不到好果子。

    他不敢乱动,杰森和琳娜修女就更加不敢乱动了。

    很快,十个白衣人就跑到大货车的车后,将车门打开。

    紧接着,惊呼之声便响了起来,“啊......”“没有!”“怎么只有两个人!”......

    听到这话的惊叫声,查尔斯立刻叫道:“出什么事了?”

    “大主教,这里面没有小孩,只有两个天主教的神父!”车后的一个白袍人叫道。

    威尔摩尔一听这话,瞬间精神大振,直接就朝大货车后面跑去。见他往那边跑,琳娜修女和杰森也都跑了过去。

    查尔斯带着其他的人,也都朝那边赶去,这边只剩下张禹和罗肯维尔。

    威尔摩尔转眼来到朝后,他往集装箱内一瞧,见没有小孩,有的只是两个穿着黑色长袍的神父,不由得大喜过望,一时间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竟然得意地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没有......没有......”

    查尔斯也带人冲了过来,往车内看了一眼,查尔斯也懵了。

    他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明明已经到了收割的时候,怎么证据却没了。

    “哈哈哈哈......查尔斯......你机关算尽,到头来怎么样......证据呢......证据呢......没有证据的话,就算你本事再大,又能将我怎么样......你要知道,我怎么说也是天主教英吉利大区的大主教......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威尔摩尔根本无法压制内心的狂喜,紧张了那么久,终于能够彻底的释放出来了。

    “怎么会这样?”查尔斯扭头看向威尔摩尔。

    威尔摩尔耸了耸肩膀,摊开双手,拿出一幅无辜的表情来,“不知道啊,可能是天主保佑吧......”

    “混蛋!”查尔斯气的,已经直喘粗气。

    自己好不容易摆下这个局,不单单能够一把钉死查尔斯,就连天主教也好不了。干出这种事情,跟xie教有什么区别,直接给取缔,谁也说不出来半个不字。另外,张禹的什么道教,也不用在英吉利传播了,直接去监狱里渡过余生就完事了。

    可是现在,竟然一切都没了。机关算计,换谁能够受到了出现这样一个结局。

    张禹在那边和罗肯维尔、苑小小对峙,听到车后的声音,张禹微微一笑,朝罗肯维尔说道:“到底出什么事了,要不然,咱们也过去瞧瞧。”

    他的话轻描淡写,跟着转身就朝货车走去。

    罗肯维尔和苑小小也都无比的好奇,一起走了过来。

    三人来到货车之后,张禹自然心中有数,但他还是故意说道:“哎呀,里面只有两个......像是神父啊......也没有孩子啊......搞错了吧......”

    罗肯维尔的张大着嘴巴,整个人和查尔斯差不多,已经懵的不能再懵了。

    “老师......这、这......”他看向查尔斯,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查尔斯没有理会罗肯维尔,一步跳上车箱,他一把拉住一个昏迷的神父,嘴里叫道:“给我起来!给我起来!人哪去了?”

    见查尔斯这般,威尔摩尔可不干了,一个箭步抢了上去,抬手抓向查尔斯的手腕,嘴里说道:“查尔森大主教,这是我的人,你什么意思?是不是太不将我放在眼里了!”

    接着,他朝车下喊去,“琳娜修女,立刻打电话回教堂,招呼人手过来!就说查尔斯大主教要留我做客,让他们再通知一声罗马教廷!”

    琳娜马上掏出电话,可她身边不远处的一个白袍神父立刻抢到她的身前,一把抓住了琳娜的手脖子。

    “等等!”那神父冷声说道。

    “你想干什么?”琳娜修女也不示弱,现在峰回路转,威尔摩尔都敢去跟查尔斯叫板了,她怕什么。

    车箱内的查尔斯松开昏迷的神父,看了眼威尔摩尔,冷冷地说道:“松开!”

    威尔摩尔松开查尔斯的手腕,也是冷冷地说道:“你的人,是不是有点过份了。”

    “松开她!”查尔斯看向车下那个神父。

    神父松开琳娜修女的手腕,没有出声。

    “威尔摩尔,九十九个孩子就这么没了,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个解释?”查尔斯淡淡地说道。

    “什么九十九个孩子,我压根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你可不要诬赖人啊。”威尔摩尔直接耍赖。

    这个时候,要是承认,岂不是成了傻子。

    “你不承认不要紧,你现在走也可以。但是这辆车上的人,一个也不许走,必须等我调查清楚之后才能走。”查尔斯沉声说道。

    “开什么玩笑......他们可是我天主教的人,你凭什么把他们给留下......”威尔摩尔傲慢地说道。

    自己没了把柄,怎么可能还怕查尔斯。他可不信,查尔斯真敢动手杀了他。

    “你要知道,凭你的实力,想要阻拦我带走他们,根本不可能。所以,我希望你识相点。”查尔斯早已经恼羞成怒,自己煞费苦心的布局,要是就这么收手,自己就成笑话了。他绝对不甘心,情急之下,干脆摆明立场,要是不让他查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宁可动手。

    果然,威尔摩尔的士气在这一瞬间,立刻弱了几分。他自知不敌,要是动手的话,查尔斯是不能杀他,可自己的颜面也丢光了。

    这一刻,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能硬着头皮说道:“你这分明是以大欺小了!”

    “我就以大欺小,那又怎样?”既然已经撕破脸皮,查尔斯可不客气了。

    车下查尔斯手下的那些人,听了查尔斯的话之后,一个个虎视眈眈起来,罗肯维尔精神大振,再次死死地盯住张禹。

    仿佛一切,仍然还在他们的掌控之中。

    树林突然变得一片寂静,没有人再双方,双方只是互相看着对方。特别是杰森和琳娜修女,脸上都露出怯色。

    蓦地里,不远处的树后面,猛然响起一个人的声音,“查尔斯大主教,你这是不是有点欺我天主教无人啊......”

    闻听此言,在场的众人都是一愣,赶紧转头看去,查尔斯也忙眺望过去,嘴里喝道:“谁?”

    “咱们也算是老相识了......”

    伴随着这个声音,只见一棵树后面,转过来一个身穿红袍的长者。

    这个长者能有将近六十岁,身上的红色长袍极为鲜艳,但是一看款式就能看出来,跟教堂神父穿的差不多,只是更加名贵。

    长者胸前,挂着一条十字架,手里拿着一个短手杖,在手掌上面,还有一个红色的水晶球。

    他走路的速度不快,那满是沧桑的脸上,挂着淡淡地微笑。

    “杜德克大主教!”车上的查尔斯一眼就认出来人,忍不住激动地叫了出来。

    “红衣大主教......杜德克......”查尔斯在看到来人的时候,气势上,不由得也弱了一分。

    如果是单凭法力,查尔斯并不惧怕一个红衣大主教,可红衣大主教杜德克的出现,意味着罗马教廷已经知道了这件事。

    阴谋可以在威尔摩尔的面前变成阳谋,在罗马教廷的面前却是不行的。

    杜德克慢慢地朝车箱这边走来,琳娜修女和杰森一见来人是红衣大主教,瞬间来了精神。

    二人立刻见礼,“参见红衣大主教。”“参见红衣大主教。”

    杜德克微微点头,跟着目光直视车厢内的查尔斯,慢吞吞地说道:“事情是不是可以结束了。”

    “呵呵......”查尔斯硬挤出笑容,说道:“红衣大主教驾临英吉利,怎么也不提前打个招呼,我好亲自去迎接啊......”

    “哪敢劳烦查尔斯大主教......”杜德克微笑着说道。

    “今天晚上,属实有些倦了,那我就走了,不再这里陪同红衣大主教了......”查尔斯即便不甘心,但也无奈地从车上跳了下来。

    为今之计,也只能这般收场。

    “正好我也有事情要和威尔摩尔聊聊,就不用大主教了。”杜德克颔首微笑。

    实力!

    这就是实力的体现!

    只需三言两语,就可以让查尔斯偃旗息鼓,不敢继续生事。

    查尔斯的那些手下们,一个个低着头,他们的士气已经跌到谷底。

    罗肯维尔的脸上,露出失望之色,忙活了一顿,结果是白折腾。

    而苑小小的脸上,则是充满了愤恨和不甘心。她的一双眸子,已然变得血红,看起来想要吃人一样。

    苑小小和罗肯维尔距离张禹比较近,这时候的张禹,已经偷偷捏出来一张驱邪符。

    眼瞧着罗肯维尔的注意力都在查尔斯的身上,他的身子突然朝苑小小抢去,一步来到苑小小的身前,跟着抬手将手里的驱邪符拍在苑小小的脑袋上。

    “啊......”

    苑小小猛地惨叫一声,紧接着就见,一条红影从苑小小的身上抛飞出去。

    而张禹则是一把揽住苑小小的身子,将人抢到身边,旋即向后跃,跳出去三四米远。

    苑小小是被阴灵附体,这就和当初温琼被管狐上身是一个道理。当时张禹的修为不够,也担心管狐有所察觉,一下子跳楼什么的,所以才用了特殊手段,然后将管狐从温琼的身体里给打出去。

    可是现在苑小小身上的阴灵不同,这阴灵的注意力都在查尔斯那边,压根没有留意张禹,再加上张禹现在的实力,出手将其打出来,那还不是易如反掌。

    红色气流被张禹一下子打出老远,发出来的一声惨叫,则是吸引了在场的所有人。众人一起看过来,罗肯维尔距离张禹最近,他最先发现问题,赶紧先扭头看了眼红影,见红影没有散掉,马上又看向张禹,怒声叫道:“你这什么意思?”

    张禹冷冷说道:“你说什么意思?这身体是我徒弟的,我当然要给取回来。难道说,你们还打算占用一辈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