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224章 机关算尽
    “你......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罗肯维尔惊诧地看着张禹,就像是看到鬼一样,他实在不敢相信,张禹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很简单啊......”张禹淡淡地笑道:“昨天回家的时候,就是那条大狼狗,一个劲的冲苑小小叫唤。这是一种极为反常的表现,我表面上没说什么,其实已经上了心。晚上我给他们讲课,苑小小连最简单的把脉都搞不明白,肯定是有问题,她在我的弟子中,可是很优秀的一个,怎么可能不懂。于是,我就给她把了脉,结果发现,在她的魂魄中,多了点东西,显然是被魂魄附体。我原本打算直接给击出来,但最近家里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所以我就想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今天白天,你在和空弈较量的时候,因为空弈的实力太强,逼迫你使用了一些超常规的手段,这一招正好也是对付张银玲的手段......就是让人的身上溃烂,好似中了尼古拉斯家族的法术......”

    说到这里,张禹转头看向威尔摩尔,笑着说道:“大主教,你那边应该也有人中了这种手段,身上发生溃烂吧......”

    “你......”威尔摩尔闻言,怔了一下,他也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什么可隐瞒的,他点了点头,说道:“确实有人的身上发生溃烂,我以为是中了尼古拉斯家族的诅咒......”

    “大主教既然承认,那我的猜测就没有错了......”张禹又看向罗肯维尔,接着说道:“我一直都在怀疑,是什么样的西方高手能够在不破阵的情况下,直接进出我的别墅......吸血鬼,破阵的本事或许有,但是进出自如,我还是不信的......昨天在确定苑小小有问题之后,加上现在在这里碰上你们,我终于明白,那个所谓吸血鬼其实就是罗肯维尔你......是被附体的苑小小告诉你,如何进出别墅,你才能如此从容的走出来......就连今天晚上,苑小小也不是被你给劫走的,而是她自己走的......”

    “啪啪啪......”在张禹说完这番话之后,查尔斯不由得轻轻地鼓起掌来,“有趣,真的是太有趣了......实在想不到,你竟然能够如此洞若观火......”

    “也不能这么说,只不过是我的运气好而已。”张禹微微一笑,说道:“大主教先生,如果我猜的不错,在莱沙镇毁掉天主教堂的人,应该就是你们的人,搞不好,八成也是罗肯维尔先生吧......”

    “你......呵呵......”罗肯维尔冷冷地一笑,说道:“这都让你看出来了......”

    “开始我也猜不出是谁,可我心里清楚,做这种事情的人,绝对不会是我的朋友。在英吉利,我还没有这样高手段的朋友,对方这么做,无外乎是挑拨离间。想让我和威尔摩尔大主教拼个你死我活......”张禹故意看向威尔摩尔,“大主教,我早就说过,莱沙镇天主教堂的事情,和我没有关系......”

    “哈哈哈哈......”威尔摩尔咧嘴一笑,爽快地说道:“张道长,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莫说这事是有人挑拨离间,就算真是你做的,我天主教也不会和张道长为难。”

    “多谢大主教......”张禹也是一笑,又看向查尔斯,说道:“你们的这个局,布置的实在高深,简直是一箭双雕。就拿我新买下来的这栋庄园来说吧......真是太巧了,知道我想在英吉利传道,艾伦小姐马上就提出来,有一个庄园要拍卖,还带我去了拍卖行......于是,我毫无怀疑的买下这栋别墅......到了别墅之后,当晚艾伦小姐就先去地下室,然后去了旁边的别墅,同样也把我给引了过去......一切就好像是碰巧似得,天主教的神父来到这里,跟着威尔摩尔大主教也来到了这里......我们两个人见面,少不得要大打一场,没有分出生死,应该也在查尔斯先生的预料之中......”

    张禹顿了顿,又接着说道:“吉尔庄园都已经抵押给皇家赌场了,罗肯维尔先生肯定对这里轻车熟路,在我和威尔摩尔交手的时候进来耍点手段,自然也不困难。你在那些假人的身上耍了手段,令张银玲中招,我相信同样中招的人,不止她一个......”

    他又下意识地扫了威尔摩尔和琳娜修女一眼,然后才道:“我们两边都有人中招,中招的人身上溃烂,必然要想办法医治......罗肯维尔一定是担心我想不通其中的就里,干脆更加深层的提醒我,夜里故意纵火,让我找到一颗石头心脏,上面做了些手脚,看起来十分坚硬,难以毁掉......再现身吓唬张银玲,让我以为,真的有吸血鬼的存在......很显然,到了这个地步,我肯定不能再无动于衷,一定会想办法救张银玲,找出吸血鬼......原本你们以为,我应该去找威尔摩尔,可我并没有去......是以,今天晚上你们干脆利用苑小小将我引到这里来,这想必也是你们做的两手准备......”

    查尔斯和罗肯维尔早已经是面面相觑。

    张禹再次看向威尔摩尔,说道:“大主教,能说说你那边的情况吗?”

    “呵呵......”威尔摩尔的脸色早已经沉了下来,他冷笑一声,看着查尔斯说道:“查尔斯大主教,咱们一向是井水不犯河水,真是想不到,你竟然会在我身上暗中做手脚。我承认你的实力绝对不亚于红衣大主教,可你这么做,是不是有些过份......”

    他的矛头直指查尔斯,因为他心里清楚,自己身上的溃烂,不是那天在地下室里造成的。再者说,以罗肯维尔的实力,也绝不可能伤到他。

    威尔摩尔完全能够确定,这是查尔斯亲自下的手。

    “呵......”查尔斯不以为然地轻笑一声,说道:“就算是我做的,那又怎样,你要知道,你绑架了九十九个小孩子。罪证确凿之下,你一定会死的极为难看......”

    “你......”威尔摩尔差点没炸了,按他的脾气,如果对面的人不是查尔斯,估计他早就动手了。可在查尔斯面前,他实在不敢造次。他知道,自己不是查尔斯的对手。

    张禹倒是不以为然,虽然先前没有想到,以威尔摩尔的修为也会出现这种问题,可是威尔摩尔都说跟查尔斯有关了,那肯定也是身体出现溃烂。想想也是,如果威尔摩尔的身上没有毛病,他也不可能搞出这么大的阵仗。

    张禹淡淡地说道:“威尔摩尔,你怎么会和吉尔在一起?对了,我想起一件事,有一天我发现了一具尸体,这具尸体全身溃烂,他的名字好像是叫卡梅隆......你和卡梅隆、吉尔,以及另外三个全身溃烂而死的人,是朋友吧......”

    “你连这个都知道......”威尔摩尔愣了一下,接着略一迟疑,说道:“我当时身上也出现溃烂,后来见到了卡梅隆,他的身上跟我一样,另外还有我的三个朋友......所以才派人去的吉尔家,接下来发生的一切,你我都知道。在那之后,我派人寻找吉尔,终于将他找到,并且从他那里得到一本他父亲留下的日记,得知他的姐姐罗妮是尼古拉斯家族的公主......为了消灭尼古拉斯家族的吸血鬼,我也不得已这么做......”

    “这我就明白了......威尔摩尔,你又上当了......这个局,主要还是为你布置的,你已经完完全全的进入他们的圈套里......”张禹淡笑着说道。

    “这话怎么说?”威尔摩尔问道。

    其实现在,他已经心知肚明,这若不是一个圈套,今天晚上查尔斯怎么可能带着这么多人出现在这里。

    “要说,就得从很早之前说起了......”张禹慢条斯理地说道:“应该是十五年前的万圣节......”

    闻听此言,威尔摩尔的身子不由得一颤,神情都不禁变得紧张起来。

    张禹只管继续慢慢地说道:“在万圣节之前,罗德吉尔的父亲老吉尔曾经放出话去,要把自己的家产都交给女儿罗妮......这一下,罗德吉尔可有些着急了,他不想家产落入姐姐的手里,于是便冒出了一个歹毒的主意,杀掉自己的父亲......可按照继承法,即便老吉尔死了,在没有遗嘱的情况下,罗妮还是第一顺位继承人,将会获得大半的家产......罗德吉尔当然不希望这种事情发生,所以他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让人用邪术,也就是一幅画,害死了老吉尔。同样是在万圣节的晚上,罗德吉尔又和他的几个朋友,一起jian杀了他的姐姐。地点就是在酒会别墅化妆间的下面,也就是咱们动手的地方......在杀掉罗妮之后,他们又将罗妮的尸体藏入石壁之中,外面还刻上了圣母玛丽莎的画像......”

    张禹说话的时候,目光不住地四下扫视,查看着每一个人的表情。

    很快,他就发现,苑小小的表情不对,身子都在颤抖,就连眸子中,也散发出想要吃人的光芒。

    而威尔摩尔的身子,也在不住地颤抖,他的脸上透出紧张之色,就好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

    “威尔摩尔......那天晚上,你派人来到地下室,想来你的目的,无非是在寻找那具尸体......可是尸体,却已经不见了......甚至连骨头渣都没见到......”张禹看着威尔摩尔说道。

    “你、你可不要胡说......这种没有影子的事儿,我都没听说,你一个东方人,怎么可能知道......”威尔摩尔赶紧说道。

    但是他的语气中,多少带着惊慌。

    “有没有影子,这就要问罗德吉尔了......吉尔先生不会中文,有谁愿意翻译一下给他听......”张禹淡淡地说道。

    “我给他翻译吧......”这时,苑小小突然开口说道。

    她紧接着,就用流利的英语给罗德吉尔翻译起来。

    等这番话落定,罗德吉尔倒是一幅无所谓的样子,仿佛根本不当回事。

    见他不说话,张禹又行说道:“其实罗妮根本就不是什么尼古拉斯家族的吸血鬼,她就是一个被老吉尔收养的女孩。但是她的命运,却跟老吉尔相连。罗德吉尔在老吉尔死后,渐渐的输光家产。有一天,他应该是在老吉尔的书房中寻找值钱的东西,结果一不小心,发现了老吉尔留下的一本日记。日记上说的明白,老吉尔压根就没打算将家产传给罗妮,只是想要罗德好好做人罢了。看到日记,罗德后悔起来,他认为自己不应该伙同外人害死父亲和姐姐。可是一切已经晚了......在他输光一切,走投无路之下,我想他应该是一不小心遇到了查尔斯大主教,并将这件事告诉了查尔斯......查尔斯索性布局,这个局的目的,我想不是单纯的针对威尔摩尔,因为威尔摩尔的实力在查尔斯的面前不算什么......其中的真正意图是要打击天主教......就和想要干掉我,阻止我传道是一个道理......”

    张禹通过在吉尔家里的发现,以及看到老吉尔的日记,他已经完全能够确定,老吉尔和罗妮姐姐的真正死因。通过这些,进而判断出来,这根本就是查尔斯利用罗德吉尔布置的一个局。

    听了这番话,威尔摩尔的眼珠子已经瞪了起来,他转头看向吉尔,怒声用英语说道:“是这样吗?”

    吉尔听不明白张禹刚刚说的话,不解地问道:“what?”

    威尔摩尔干脆用英语转述的那番话,吉尔听了之后,冷冷地一笑,说道:“若不是拜你们所赐,我会有今天么......没错,是我将这些告诉了查尔斯大主教,并且奉命行事......”

    他说完这话,缓缓地朝查尔斯那边走去。

    “你!”威尔摩尔见状,上下牙齿不禁狠狠地咬在一处,他伸手指向吉尔,瞧那意思,恨不得这就出手干掉吉尔。

    查尔森向前走了两步,笑呵呵地说道:“威尔摩尔,做错了事情,就要勇于承担......”

    “哼!”威尔摩尔重重地哼了一声,他的双拳已经死死地握住,跟着说道:“查尔斯,你以为靠这个就能弄死我么……起码那些孩子,现在还没有被伤害,而我现在中了你的暗算,却是明明白白……没错,我确实不是你的对手,可你对罗马教廷,难道就没有一点忌惮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