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223章 你怎么知道
    卡卡按照张禹的意思给警方打电话,张禹站在公园那里,看着聚在地上的一群孩子,不禁摇了摇头。

    “嗯?”突然间,他产生了一股被人窥视的感觉。

    张禹随即回头,可那种感觉跟着不见了。

    “怎么回事......”张禹在心中嘀咕一句,旋即闭上眼睛,用心眼查看,却再也没有那种感觉了,周边就他们这些人,也没有其他人的存在。

    这功夫,卡卡打完了电话,说道:“已经搞定。”

    赵华说道:“师公,师叔打完电话了,咱们现在做什么?”

    张禹寻思了一下,说道:“你现在马上和布莱顿、卡卡、青梅子坐车走。”

    “我们走,去哪啊......”赵华不解地说道。

    “回家。”张禹直接说道。

    “那您呢?”青梅子见张禹这么说,马上担心地说道。

    “我不会有事的,你们回去等我就好。”张禹说道。

    “那、那好吧......”青梅子点了点头,对于张禹的实力,他要比赵华等人还要清楚。

    赵华也只能点头,说道:“师公,您一定要注意安全。”

    “放心好了。”张禹微微一笑,朝他们摆了摆手。

    赵华跟布莱顿也翻译了一下,布莱顿和卡卡也都十分的担心,张禹让他们不必担心,赶紧走就好。

    他们一起上了依维柯,张禹三个神父和那个司机,跟着慢慢地朝四人走了过去。

    四人见他走过来,不禁有点害怕,下意识地向后倒退。

    张禹淡淡地说道:“不许退,我要想杀了你们,简直是易如反掌,后退就有用么。”

    “没用、没用......”高瘦神父停了下来,老实地用国语说道。

    另外三个见他停下,也都停下脚步。

    张禹走到四个人的面前,他先是来的那两个神父面前,伸手摸向二人的脑袋。

    这两个人一阵紧张,用英语怯怯地说道:“干什么?”“你做什么?”

    二人已经被张禹先前那一招给震慑住了,身上现在还疼,没死就不错了。

    “告诉他俩,不要害怕,我不会杀人的。”张禹直截了当地说道。

    高瘦神父进行翻译,但是二人依旧紧张,可是被张禹摸了几下头之后,二人便一阵迷糊,身子很快一软,瘫倒在地。

    “你对他俩做了什么?”高瘦神父紧张地说道。

    “我只是让他们俩先睡一会。把他俩丢到车箱里。”张禹说道。

    “好......好......”高瘦神父结结巴巴地答应。

    他蹲下身子,先是查看同伴的心跳,发现人没死,才算松了口气。他很快想明白是怎么回事,张禹现在是一个人,他们这边是四个,张禹应该是不敢跟他们四个人坐在一起。

    高瘦神父和司机将两个神父抬进集装箱,箱门关上,张禹说道:“上车,你们两个坐前面,我坐后面。”

    高瘦神父转达张禹的意思,司机更加不敢有什么异议,三人上了车,张禹表示,直接去富库德山。

    车子驶离公园,朝隧道那里开去,进入隧道,很快就看到先前留在那里的轮胎。

    刚刚他们走的匆忙,新的轮胎按上去之后,卸下来的轮胎就扔在那里。

    张禹说道:“轮胎别留在这里,给拿上来吧。”

    高瘦神父让司机停车,然后他下车将地上的轮胎拿了起来。

    张禹只是随便朝车下看去,一看到轮胎,他不由得愣了一下,“咦?”

    原来,他看到在轮胎之上,有一个小拇手指大小的洞。

    张禹打开车门,说道:“把轮胎给我看看。”

    高瘦神父很是乖觉地将轮胎拿了过来,举起来给张禹过目。

    张禹仔细打量起破开的洞,片刻后说道:“你问问司机,轮胎是怎么破的?”

    高瘦神父说道:“刚刚我们也检查了,应该是被什么东西给扎破的。”

    “扎破的......什么东西能把轮胎扎成这样......扎破轮胎的东西又在哪......”张禹说道。

    “我们着急,也没去看。估计......是扎进去了吧......”高瘦神父说道。

    “会是这样么......”张禹露出不信之色。

    他手掌一翻,黑色剪刀出现在掌中。他用剪刀只是一划,“刷”地一下,就给轮胎豁开大半。

    “好像什么也没有吧......”张禹淡淡地说道。

    “好像真没有东西......那......可能是......东西掉了......”高瘦神父不明所以地说道。

    “算了。把轮胎放上来,咱们继续出发。”张禹说道。

    说完,他只是一拉,将破开的轮胎给拉了上来。高瘦神父不明白张禹到底是什么意思,关上张禹那里的车门,然后到副驾驶就坐,让司机继续开车。

    富库德山。

    是一座废弃的矿山,早年盛产银矿,可惜鸦片战争之前就被挖掘一空。英吉利的资源其实不多,要不然大航海时代也不可能到处掠夺。

    山上现在有着不少树木,而且还不是很高,尚留有能够通车的山道。

    在一片树木稀少的地方,那里竖着九个十字架,十字架围成一个圈,在圈内正盘膝坐着四个人。

    坐在中间的人,身上穿着一套紫色的长袍,正是大主教威尔摩尔。在威尔摩尔的左边,坐着的琳娜修女,在他的右边,坐着的是杰森神父。在威尔摩尔的对面,则是坐着吉尔。

    现在已经是后半夜,山上冷风徐徐,加上诡异的气氛,若是普通人在此,一定会毛骨悚然。

    “杰森,克拉克他们怎么还没到。”威尔摩尔看向杰森神父。

    “刚刚给他们打电话问过了,说是在过隧道的时候,车胎扎了,正在换备用的轮胎。应该很快就能到。”杰森说道。

    “换个轮胎,也不至于这么久的时间吧。”威尔摩尔有些不悦地说道。

    “那我现在再给克拉克打个电话,问问什么时候到。”杰森连忙说道。

    “嗯......”威尔摩尔点了点头。

    可不等杰森掏出手机呢,山道那边就响起了大货车的声音。

    这里的夜晚十分安静,大货车上山的声音,何等之大。

    未几,他们就看到一个大货车开了过来,在周边的十字架外停下。

    不用威尔摩尔出声,杰森就直接站了起来,“大主教,人送来了,我这就让......”

    他本想说‘我这就让人把车上的孩子们都给卸下来’,可不等他的话说完,就听前面响起了一个青年男人的声音,“威尔摩尔大主教,别来无恙!”

    听到这个声音,杰森不由得一愣,但他不懂国语,也不知道来人说的是什么。

    威尔摩尔一听到这个声音,“腾”地一下站了起来,说道:“张道长,别来无恙!”

    “多谢大主教还记得我......”

    一点没错,说话之人正是张禹。

    张禹并不是从大货车上下来,而是从下面走上来的。

    “你怎么会来这?”威尔摩尔有点警惕地说道。

    “说实话,这可真够巧得了。我是来这里找人的,实在没有想到,竟然会碰到大主教。”张禹微笑着说道。

    他一边说一边走,很快来到十字架的外侧。

    吉尔和琳娜修女也都站了起来,二人都没有出声,先打量了张禹,后又看向威尔摩尔。

    “找人?找什么人啊?”威尔摩尔好奇地问道。

    “吸血鬼!”张禹毫不隐瞒地说道。

    “你也找吸血鬼......”威尔摩尔忍不住这般说道。

    “哦?”张禹好奇地说道:“难不成,大主教也在找吸血鬼?”

    威尔摩尔马上发现自己失言,他迟疑了一下,说道:“其实也没什么。”

    张禹扫了眼威尔摩尔身边的人,除了杰森他们认识之外,其他的两个,他都认识。

    “既然没什么,大主教这么晚,跑到这里做什么?”张禹笑呵呵地问道。

    “我......”威尔摩尔突然大笑起来,说道:“我是来这里修炼的......”

    “难得大主教有这样的雅兴,大晚上的到这里修炼......那我这是不是打扰了......”张禹打着哈哈说道。

    “我现在已经修炼完了,正好也没什么事,道长到此来找吸血鬼,可真是有趣,需不需要我助道长一臂之力。”威尔摩尔真切地说道。

    “如果咱们两个人都在这里,我想吸血鬼肯定不敢出现。我看要不然这样,大主教先行离开,让我一个人在这里等着。”张禹说道。

    “这个......”威尔摩尔略一沉吟,点头说道:“那好吧,我这边就不打扰张道长办事了。”

    说完,他一挥手,“咱们走。”

    威尔摩尔也不停留,径直朝货车那边走去。琳娜修女三人见他走,也都跟上,可没等威尔摩尔走上几步,不远处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这个人是用英语说道:“威尔摩尔大主教,你既然来了,又何必走呢!”

    乍听到这个声音,威尔摩尔立时转过身来,嘴里叫道:“who?”

    “大主教果然贵人事忙,竟然都听不出我的声音了......”伴随着这个人的声音,从不远处的林子里,响起了较为杂乱的脚步声。

    听声音,人好像还不少呢。

    转眼间,张禹和威尔摩尔就看到有二十多个身穿白色长袍的人走了出来。在这些人的中间,则是走着一个身穿金色袍服的长者,在众人的簇拥下,显得是威风凛凛。

    张禹一眼就认出此人,不正是英吉利国教大主教查尔斯么。而在查尔斯的身边,还有张禹明天决赛的对手罗肯维尔。更为要紧的是,在罗肯维尔的身边,还跟着一个少女,这个少女一身道袍,不是苑小小又是何人。

    “小小,你怎么在这?”张禹冲口叫道。

    苑小小并没有出声,也不知是被人裹挟,不能出声,还是其他。

    倒是查尔斯此刻用国语说道:“威尔摩尔,你后面的集装箱里面,装的是什么?”

    他是朝威尔摩尔说话,却用的国语,显然也是故意说给张禹听的。

    威尔摩尔心头一颤,连忙说道:“没什么东西。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查尔斯,大晚上的,你到这里做什么?”

    “全国各地都有孩童失踪的案子,我身为国教大主教,理应四下查查。既然这么巧,咱们在这里碰到,可不可以简单的让我检查一下......”查尔斯淡笑着说道。

    “凭什么?”威尔摩尔立时瞪起了眼珠子。

    “你说凭什么?”查尔斯傲慢地说道。

    听到二人的对话,摆明是剑拔弩张。张禹微微一笑,说道:“二位大主教,能不能听我说两句。”

    “你想说什么?”查尔斯看向张禹。

    “我只想说,今天晚上好像是出了什么事......如果我猜的不错,意思大体上是威尔摩尔下令让人绑架了很多小孩,而他的目的,是想用这些小孩的鲜血来献祭,寻找到吸血鬼的所在,将其消灭......但是,残忍的用这么多小孩的鲜血来献祭,那可是大的罪行,更是犯法的,绝不能逃过法律的追究......甚至,连天主教也需要承担责任......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张禹笑呵呵地说道。

    听了他的话,查尔斯和威尔摩尔都是一凛,万没想到,张禹竟然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

    因为张禹说的一点也没错,威尔摩尔那日在跟吉尔找到以前老吉尔的那本日记之后,亲眼看到上面写的明白,罗妮是尼古拉斯家族的公主。加上威尔摩尔和琳娜修女身上的症状,完全可以确定,他们是中了尼古拉斯家族的法术。

    张禹都能够知道,如何找到尼古拉斯家族吸血鬼的办法,更不要说是威尔摩尔了。威尔摩尔今天晚上出现在此,就是为了献祭,以便寻找到尼古拉斯家族的吸血鬼。

    但是,威尔摩尔实在没有想到,张禹不但知道这个,甚至还知道,这件事一旦被发现,后果又是什么。

    “哈哈哈哈......”查尔森突然笑了起来,看向张禹说道:“有趣、有趣......真是没有想到,这个都能被你发现......”

    “我发现的还有很多呢,那个所谓的吸血鬼,其实就是罗肯维尔,就连我的徒弟苑小小,现在在她的身体里,还住着一个阴灵,用你们西方的话说,应该是幽灵......你们知道威尔摩尔今天晚上要到这里献祭,然后又被我给引到这里,目的无非是想要将我和威尔摩尔一网打尽......虽然我是无辜的,但有我的徒弟苑小小作证,说我和威尔摩尔合伙干出这样的事儿,怕是我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毕竟这里是英吉利,你们的地盘......”张禹面带微笑,慢条斯理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