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220章 中计
    床上的这个女人,脚上穿着黑色的长靴,长靴之上是黑色的丝袜,腰间是一条黑色的皮质短裤,往上是一件黑色的外套。她的一只手压在肚子下面,一只手拿着手机。金色的秀发,比较散乱,一看这个衣着和体态,绝对是帕丽斯无疑。

    张禹端详了两眼,并没有感觉到帕丽斯的呼吸,看样子,应该是之前打过电话,很有可能是昏了过去。

    “帕丽斯!”张禹立刻招呼一声,并没有听到帕丽斯的回答。

    “帕丽斯......”见帕丽斯不出声,张禹走到床边,伸手抓住帕丽斯的手腕,只一触及,张禹就发现不对。

    帕丽斯的手腕尚温,但是却没有半点脉搏,那手腕看似肌肤,却又不同于人的皮肤。

    “什么情况?”张禹为之一愣,猛地一掀帕丽斯的身体。

    紧接着他就看到,帕丽斯的身体倒是没什么,可是那张脸,竟然没有五官。确切的说,就像是服装店里的模特一样。

    “中计了!”张禹的心中立时冒出这样一个念头。

    与此同时,张禹突然嗅到,“帕丽斯”身体上,传出一股味道。

    这股味道,他好像在哪里闻过。很快,他就感觉到脚下有点发软,身上燥热难当,身子乏力,就连身子骨都有些酥麻。

    张禹急忙屏住呼吸,转身就朝门口跑去。刚刚进来的时候,房门没有关,可当他来到卫生间外的过道时,意外的发现,房门竟然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只是一堵墙。

    “原来是个困阵加幻阵!”张禹马上给出答案。

    进来的时候,虽然能够感觉到阵法的气息,可是阵法并没有完全催动。料想肯定是在自己触碰假帕丽斯的身体时,才令阵法催动。

    张禹心中暗叫不好,自己实在是有点着急了,估计帕丽斯现在已经落入因扎吉的手中,这个阵法就是人家给他设计的。

    他的第一个念头,就是破阵离开这里。张禹直接闭上眼睛,用心眼去感受这里的一切,他很快发现,在棚顶之上,悬浮着一个巨大的螃蟹,

    螃蟹的身上,有着一个又一个的白色光点,这些白色光点,似乎点点相连,这才形成巨大的螃蟹的影子。

    张禹对西方阵法已经有了一些领悟,明白这应该是巨蟹座。螃蟹十分坚硬,此刻的自己,就如同被困在螃蟹壳里。

    “不就是一个巨蟹座的阵法么......”张禹淡淡一笑,“想要破你,简直是易如反掌......”

    如此阵法,张禹怎会放在眼里,他睁开眼睛,又打量起顶篷的情况。在顶篷这里,挂着一个吸顶吊灯,周围还有射灯,这些灯光连在一起,便是那只大螃蟹。也就是说,阵眼就在某一个灯上。

    当然,张禹明白,有些阵法,阵眼可不是随便让你试的。一旦试错了,很有可能会促发阵法中更大的威力。因为有一些阵法,不是说一下子就能引发出最强的威力,需要有人来触动,方能发作。

    所以,张禹不敢随便乱世,在确定头顶所有的灯光所在之处,他闭上眼睛,再次观察起那些光点,寻找哪一个是阵眼。

    可就在这时,他突然听到“咔”地一声轻响,这让张禹为之一愣,连忙睁眼眼睛,朝声响的位置看去。金钱剑护在胸前,左手的玉虚绳蓄势待发。

    只一瞧,就见一个女人出现在卫生间面前的走道上。

    这个女人,身上穿着一件薄薄的黑纱,黑纱之内,黑色的文胸和黑色的小裤裤依稀可见。在她的腿上,穿着黑色的渔网丝袜,脚上都没有穿鞋。她那一头金色的秀发,洒在肩头,肌肤白皙,朱红的樱唇叫人垂涎,不是帕丽斯,又是何人。

    “帕丽斯......”张禹疑惑地说道。

    “啵......”帕丽斯没有出声,只是上下嘴唇一动,给张禹来了个飞吻。

    紧接着,她的手在旁边的墙壁开关上一碰,房间内原本明亮的光线,一下子变得暗淡,如此一来,这般衣着的帕丽斯显得更是朦胧、性感、诱惑。

    “嘟嘟嘟......呜呜呜......”紧接着,幽幽的音乐上响了起来。

    音乐声十分的美妙,就好似电影中出现暧昧桥段时,所出现的伴奏。

    谢丽尔慢慢地朝张禹走去,她的身段婀娜,脸上带着迷人的笑容。

    “你是什么人?”张禹厉声说道。

    话音一落,手里的玉虚绳直接飞了出去。

    “噗通!”

    “哎呦!”

    好家伙,性感的帕丽斯登时被玉虚绳捆了个结实,当双脚一被捆住的时候,她身子不稳,结结实实向地上扑去,狠狠地摔了一跤,嘴里更是忍不住叫出声来。

    “你是什么人?”张禹再次问了一遍。

    帕丽斯就摔在他的身边,他轻轻一脚,将帕丽斯趴在地上的身子给翻了过来。

    “我是帕丽斯......干什么一上来就动手......你敢不敢有点情调......”翻过来的帕丽斯,直接委屈地叫道。

    也是张禹手下留情,没有将她的脑袋,一并给捆起来。

    “你是帕丽斯......”张禹蹲下身子,隔着绳子,抓住帕丽斯的手腕。

    他也不是给帕丽斯把脉,而是先用心眼查看帕丽斯的情况。很快确定,这一来不是幻觉,二来对方确实是一个人。

    “我不是帕丽斯,还能是谁啊?”帕丽斯又是委屈地喊道。

    饶是如此,张禹也没有马上松开玉虚绳,而是说道:“你在电话里不是说,正被因扎吉追杀么。可是你穿成这样,丝毫没有半点被追杀的意思。另外,这里的阵法又是什么意思?”

    “我......我开玩笑的......”帕丽斯一副无所谓地说道。

    “你......你有没有搞错......”张禹皱眉说道:“这大晚上的,你没事闲的啊......”

    “反正我就是没事闲的,你又能把我怎么样......你要是觉得我有问题,干脆杀了我好了......”帕丽斯撇着嘴说道。

    “我可没闲心杀你!”张禹嘴上的这么说,却是伸手摸下帕丽斯的脸。

    他的手还算温柔,这只是为了看看,躺着的女人是不是帕丽斯本人。从声音上判断,就是帕丽斯,但也需要稳妥起见。

    然而,让张禹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自己的手才一抚摸帕丽斯的脸,帕丽斯的嘴里就发出轻吟,声音十分的美妙动听,“嗯......”

    “你干什么啊?”张禹已经确定,躺着的女人确实是帕丽斯,并没有丝毫问题,他又是没好气地说道。

    “我舒服......该你什么事......”帕丽斯倒是直截了当。

    “我干什么了,你就舒服......”张禹皱眉说道。

    “嗯......”帕丽斯可不管那些,跟着又是发出轻吟之声,嘴里幽幽地说道:“人家被你这么绑着......真的是好难受啊......”

    房间内的音乐声仍在继续,配上帕丽斯的声音,更是婉转悦耳。

    “你可真是要了命......”张禹一挥手,帕丽斯身上的玉虚绳直接回到他的掌中。

    张禹跟着说道:“赶紧起来,把阵法给收了!”

    帕丽斯并没有马上起来,只是缓缓地抬起手伸向张禹,嘴里清幽地说道:“刚刚摔了一跤......身子骨都好散了......你能不能拉我一把......”

    “摔一跤就起不来了,我怎么不信,你自己起来!”张禹又是故意没好气地说道。

    “我哪能和你比啊,你上来就二话不说,直接将人家给捆起来,摔得人家好疼......人家现在还没缓过来呢......你连拉我起来都不答应......还让人家撤回阵法,这是你自己来吧......”帕丽斯说话的语速很慢,声音中透着媚气,一双眸子更是目光流转,充满了迷离。

    如此的音乐,如此的声音,加上她身上穿着的性感黑纱,叫人如何受得了。

    张禹刚刚就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些燥热,身子骨有些发酥。现在可好,不禁更加的燥热,听到帕丽斯的小声音,他的身子骨又是一阵酥麻。

    刹那间,张禹猛地反应过来,就是刚刚掀开床上假人时,自己不仅仅是触动的阵法,更是掀起了藏在上面的药物。那药物不是别的,肯定是上次在龙湖山庄的别墅中吸入的那种,能够催发人qingyu的药物。

    张禹没敢去扶帕丽斯,连忙朝卫生间那边走去,躲开帕丽斯,并且用真气去压制自己吸入的药物。

    “怎么一点也不怜香惜玉啊......”帕丽斯柔弱的声音响了起来。

    张禹跟着听到,帕丽斯从地上爬起来的声音,以及向他走过来的轻微脚步声。

    转眼间,帕丽斯就来到张禹的身后,她的一双胳膊,从后面缓缓地将张禹给环住。那绵软的娇躯,从后紧贴住张禹的背脊,踮起脚尖,下巴搭在张禹的肩膀上。

    “你又要做什么?还不赶紧撤去阵法。”张禹在这一刻,不禁有点紧张。

    “你着急什么......”帕丽斯用绵软的声音说道:“这里有幽美的音乐......难道你就不能绅士一点......陪我跳一支舞......”

    “我不会。”张禹很是干脆。

    “就算不会,也不要煞风景......”帕丽斯说着,身子一转,绕到了张禹身前。

    她的右手,很是自然地拉住张禹的左手,她的左手,将张禹的右手拉到她的腰间,跟着放到张禹的右肩膀上。

    “跟着我的步点走......”帕丽斯柔媚一笑,向前跨了半步。

    张禹只是下意识地退了一步,帕丽斯时不时的向前移动脚步,时不时地向后移动脚步。张禹不会跳舞,唯有跟着她的步点走。

    渐渐,张禹发现,眼前的那个女人更加的漂亮了,在舞步来回移动的情况下,自己根本无法用真气来压制心中的火热。这个女人,太迷人了,朱红的嘴唇,流动而又迷离的目光,这让张禹都有点不敢面对她。

    可是,张禹的视线只是稍微向下,又能看到那袭薄薄的黑纱。黑纱之内就是那白皙的肌肤,帕丽斯的文胸好像不大,令其中的一对仿佛就要夺眶而出。

    这一刻,张禹不由得干咽了一口口水。

    帕丽斯的俏脸,慢慢变红,她的嘴角上翘,那动人的微笑,仿佛勾魂夺魄。张禹的反应,当然是逃不过她的眼睛。

    她没有说话,仿佛是担心,自己的声音影响到现在的氛围。她十分享受这种感觉,已经完全陶醉。她能感觉到,张禹放在她腰上的手,是那样的火热。

    只是,张禹除了这个举动之外,再没有其他的举动。这一点,让她十分的佩服,若是旁的男人,在这种情况下,恐怕那只手已经不知道放到什么地方了。

    帕丽斯的右手轻轻地松开左手,顺着张禹的手臂,滑到张禹的肩膀上,慢慢绕过脖颈,从后面勾住张禹的脖子。

    “舞也跳的差不多了,你是不是可以撤掉阵法了......”张禹口干舌燥地说道。

    “不要说话......”帕丽斯软绵绵地来了一句,身子轻轻一扭,她的后背冲着床边。

    她又继续移动脚步,嘴里又轻声说道:“把另一只手也放到我的腰上......”

    她的声音,好似充满了魔力,张禹的右手,现在也不知道该往哪里放,听了她的话,只好放到她的腰上。

    帕丽斯和张禹随着隐约,向前走了几步,接着又向后走来。几步来到床边,她好像是一不留神,在脚后跟碰到床边之时,身子不由得向后一仰,直接摔到床上。

    张禹的后勃颈被她勾着,因为身上火烫,现在都有些迷失。张禹不由自主地跟着帕丽斯一起倒下,正好是扑在帕丽斯的身上。

    两个人脸贴的很近,帕丽斯的嘴里,发出轻微的喘息。感受到她的喘息,张禹同样也忍不住发出一声浊重的呼吸,“呼......”

    帕丽斯的一双妙目望着张禹,她放在张禹脖颈后的手,轻轻用力,朱红的樱唇轻轻撅起,眼帘慢慢地合上。

    此时此刻,怕是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拒绝这种火热,更何况是之前吸入药物的张禹。

    四片的火热对在一起,刹那间,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美妙而又清幽的音乐仍在继续,在音乐声的催动下,两个人就好像着魔一般,特别是帕丽斯,嘴里发出声音,与音乐声交织在一起,已然成为这世上最微妙的乐章。两个人是那样的忘我,是那样的缠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