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219章 朵思道26号
    第二天交流会决赛的规则,艾伦小姐已经宣布,在这个时候宣布规则,也算是合情合理。毕竟罗肯维尔是新教的人,查尔斯又是大主教,张禹和罗肯维尔较量,查尔斯不避嫌也就罢了,总不能到了比赛的时候,才宣布规则吧。

    随着规则的宣布,今天的交流会也来到尾声。有礼仪小姐来到各桌,引领众人朝庄园外走去。

    张禹带着弟子朝外面走去,小尼姑空弈一行走在他们的前面。张禹没有出声,一直跟到停车场那里。空弈她们乘坐的是一辆大巴车,能够将所有人都给装下。

    她们十分的简单,到了停车场之后,就直接上大巴。张禹在这个时候,故意跟弟子们说道:“昨天还和空弈小师太说好,要一起进决赛的,结果她还输了。这样,你们先上车,我到她那边安慰一下。”

    “安慰她干什么......”张银玲立刻撇嘴说道:“先前她得瑟的欢实,自以为天下无敌了,现在输了吧......”

    说完这话,她自顾自地朝他们的车走去。其他的弟子们,当然不敢这么说,跟着张银玲一起上车。

    张禹直接来到空弈的大巴车前,跨步而入,开车的司机是一个老外,本来打算关门了,看到张禹上来,不由得愣了一下。

    车内的小尼姑们,全都认识张禹,她们也不禁愣了一下,不明白张禹怎么突然跟来了。

    小尼姑空弈坐在第二排,其实也是最前面。她见张禹上车,立刻说道:“阿弥陀佛,不知张道长为何驾临鄙车。”

    张禹平和地说道:“实在想不到,小师太竟然输给了罗肯维尔......”

    说着,张禹走到空弈的旁边。

    空弈是一个人坐着,靠内还有一个位置,她主动往内一窜,将自己的位置留给张禹。

    待张禹坐下,空弈才道:“胜败乃兵家常事,师父说过,欧洲高手如云,输了也不奇怪。”

    这小尼姑倒是淡定,似乎对这场失利,浑然不当个事。

    张禹微微一笑,说道:“小师太果然豁达。”

    “多谢夸奖。”空弈也是微微一笑。

    “对了,小师太的银盘,可曾带在身边。”张禹说道。

    “嗯?”空弈愣了一下,跟着回头朝身后的一个尼姑说道:“将银盘拿过来给张道长瞧瞧。”

    后面的尼姑立刻将银盘递了过来,张禹接过一瞧,银盘上除了银色之外,再没有其他颜色。可是,在自己的印象里,亲眼看到银盘上有六个红点。

    张禹忍不住说道:“小师太之前在银盘脱手落地之时,可曾看到,银盘上有何不同?”

    “有何不同......”空弈回忆了一下,摇头说道:“没有啊。”

    “没有......”张禹跟着追问道:“有没有看到六个红点?”

    “红点......没有......”空弈摇了摇头。

    张禹微微皱眉,略一琢磨,想起一件事。那就是,空弈的银盘脱手之时,空弈看的不是掉落的银盘,而是自己的手。

    于是,张禹又问道:“小师太双手抓着银盘,怎么会突然掉落呢?”

    “当时我感觉到双掌掌心吃痛,这种疼痛,令我的手无法抓住银盘,所以就掉了......”空弈无奈地摇了摇头。

    跟着,她似乎猜出来,张禹可能还想看她的手,索性伸出双手,掌心朝上。

    空弈的双掌白皙,略微有一点点的粉色,这和女孩子正常的手掌,没有任何区别。

    张禹看在眼里,只能摇头,因为这一切,和自己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空弈见他这般,淡淡地说道:“你是发现什么了?”

    “说不上来。”张禹说道。

    “那能告诉我吗?”空弈问道。

    “暂时还是先不说了吧......谢谢......”张禹说着,站了起来。

    空弈轻轻点头,“不送。”

    张禹直接下车,空弈顺着车窗,看着张禹离去的背影,又是轻轻摇了摇头。

    张禹来到自己车上,车子发动,离开皇家庄园。

    一路还是和往常一样,买了一些吃的,然后回家里吃。一进门,就看到阿狗趴在门内,很是乖觉的守门。狗狗见张禹回来,不住地摇尾巴,上前讨好。张禹摸了摸狗头,带它一起进到餐厅,大伙一起吃饭。

    吃饱之后,大伙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张禹则是带着阿狗上楼。张银玲马上跟了上去,一起进到张禹的房间。

    见她跑来,张禹说道:“你怎么又来了?不是好了吗?”

    “谁知道是不是真好了,难道非得等到出了问题,再匆匆忙的找你么。”小丫头嘟着嘴,走到床边坐下。

    “行行行,那就观察一会。我这边还要研究一下,明天的决赛......二十分钟布阵,时间实在仓促,必须提前准备......”张禹说道。

    “你准备你的,我等我的。”张银玲大咧咧地说道。

    张禹带着阿狗,来到窗边坐下,狗狗老老实实地坐在他的腿边,像是在欣赏风景。张禹从怀里拿出金钱剑,散开之后,铺在桌子上,几个铜钱一堆,慢慢地摆弄。

    二十分钟布局成功,着实不容易,越厉害的阵法,布局的时间就越长。张禹可以肯定自己的对手绝对早就知道题目了,估计阵法都准备了很久。明天的交手,人家是守株待兔,自己不准备点厉害的阵法,怎么可能最后胜出。

    他开始不停地研究,张银玲一个人坐在床上,枯坐了一会,还是忍不住转头看向张禹。见张禹一个人闷头研究阵法,小丫头撅了撅嘴,轻轻地哼了一声,“哼......”

    张禹听到了她的声音,但却没有理会她,张银玲讨了个没趣,又将头扭了回来,不去理会张禹了。

    时间慢慢的过去,张银玲就这么做的,作为一个活泼的小丫头,哪里受得了。

    张银玲突然跺了跺脚,张禹没有丝毫反应,倒是大狼狗,马上扭过脑袋,看向张银玲。张银玲又故意看向张禹,见只有阿狗回头,不禁朝阿狗扮了个鬼脸。

    阿狗看到她扮的鬼脸,竟然直接转回头去,不鸟她了。

    这把小丫头气的够呛,又没法发脾气,心中竟然忍不住说道:“怎么还不发作......”

    好家伙,连小丫头自己都想不到,为什么会冒出这样的念头。

    但她还是很快反应过来,在心中又道:“我是贱皮子啊......是身上烂了舒服,还是让他看的舒服啊......不过,这家伙确实也有本事,一般来说,这个时间段应该已经发作了,今天现在都没有发作,难道说真的好了......”

    她胡思乱想,时不时地看了看,时间过的很慢,即便是再慢,也又过去一个小时。

    身上的问题还没有发作,小丫头料想,今天晚上肯定是不能发作了。

    于是,她从床上跳了起来,连看都不看张禹,就直接朝门口走去。

    走出房门,她重重地一摔门,“哐!”

    听到如此关门声,张禹终于回头,轻轻皱了皱眉。他接着,又开始研究阵法。

    小丫头在房间内的一举一动,张禹就算是不去看她,也都能够听的清清楚楚。张禹已经能够确定,小丫头这是没什么事。料想身上的问题,确实是解决了。

    想到这里,张禹不自觉地又想到了帕丽斯。他看了眼手表,现在是晚上八点钟,昨天帕丽斯没来,今天白天又没看到,人到底怎么样了?

    “也许回意大利了吧......”张禹还是往好的地方想。

    “铃铃铃......”不曾想,就在这一刻,他怀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掏出来一瞧,可真是瞧了,说曹操曹操到,正是帕丽斯的电话号码。

    张禹立刻接听,说道:“喂,你好。”

    “张禹......我......救我......”电话里响起帕丽斯虚弱地声音。

    “出什么事了?”张禹心头一紧,立刻问道。

    “因扎吉要杀我......我、我......我在朵思道26号......”

    “噗通......”

    蓦地里,电话内响起了一个摔倒的声音。

    “帕丽斯、帕丽斯......”张禹感觉到不对,连忙叫了起来。

    可他接连叫了好几声,也没有得到帕丽斯的丝毫答复。

    “因扎吉要杀她......因扎吉要杀她......难道说,她向我报信的事儿,被因扎吉知道了......亦或是,是被谁发现,告诉了她的老师......都有可能......不行,我得赶紧去救她......”张禹跟着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快步朝门口走去。

    阿狗见他起来,随即跟随,将门打开,张禹看了它一眼,说道:“阿狗,在家里看门,不要跟我出去。”

    “呜......”大狼狗应了一声,老老实实向后几步,退到门内。

    张禹心中暗说,这狗可真是聪明。

    其实想想也是,若不聪明,怎么可能从庄园内一直追到停车场。

    他将房门关上,独自下楼,来到一楼的时候,楼下已经没人了。他刚要走出别墅,旋即反应过来,这个什么朵思道26号在哪,自己也不清楚。

    就算是搭出租车,自己也不会英语啊。

    他连忙给赵华打了个电话,把赵华喊了下来,让赵华跟着自己一起出门。

    在街上搭了辆的士,赵华帮张禹进行翻译,司机随即开车。

    在车上,张禹让赵华帮着问问,朵思道距离这里多远。一问才清楚,那叫一个远,朵思道是伦敦郊区,从这过去,最少也得一个多小时,而且还得是在不堵车的情况下。

    好在夜里车少,快到十点钟的时候,张禹终于来到朵思道。朵思道这里都是一栋栋的别墅,而且看院落还不小,很快找到了26号。

    院子的大铁门是关着的,从外面根本看不到里面是什么情况。

    张禹告诉赵华,自己先下车,赵华带着司机,就在边上转悠,找个不太远的地方等着就好。花多少钱不要紧。

    赵华答应,张禹下车,等车走了,张禹这才行动,一个起落,跃进了院子中。

    说句老实话,外国的月亮也不是那么圆。哪怕是英吉利,治安也就是那么回事,要不然的话,新闻怎么会经常爆料,不是这个球星家里被偷,就是那个歌星的家里遭到洗劫。

    朵思道26号这栋别墅院落,可谓是很大,比张禹在吉祥别墅区的院子都大。

    院子里有一个大型的露天游泳池,周边还有相当大的绿化面积。

    张禹当然是无心欣赏,快步来到别墅门口。别墅的门是开着的,里面漆黑一片。不但如此,通过玻璃窗,也能看到,三层高的别墅,没有一个房间是开灯的。

    他没敢马上进去,而是侧耳倾听,别墅里面,同样没有半点动静。

    “难道说,帕丽斯已经出事了......一个多小时......可别真的出什么事......”在张禹的眼中,帕丽斯已经从敌人变成他的朋友。只要是朋友,张禹都十分的关心,不希望自己的朋友受到任何的伤害。尤其是,因为他受到伤害。

    迟疑了一下,张禹认为,如果帕丽斯遇到什么危险,肯定是因为他。

    张禹慢慢地走进别墅,别墅内静悄悄的,静的有些骇人。

    他没有开灯,来到一楼的大客厅,里面没有任何打斗过的痕迹。他闭上眼睛,用心眼去感受,可惜却没有任何发现。

    以张禹现在的实力,只要用心眼感受,除非是那种极为强悍的高手,否则的话,但凡有些呼吸,都会被他的心眼察觉。

    “一楼没有人。”张禹慢慢地朝二楼走去。

    二楼的每一个房间,房门都是关着的,张禹没经过一个房间,都会用心眼感受。当他来到左边第二个的房间时,突然感觉到,房间内不对。

    在这个房间内,摆明是有一个阵法,有阵法的气息,从其中渗出。

    “帕丽斯......”张禹轻轻地招呼一声。

    里面没有任何声音。

    “怎么回事?”张禹在心中嘀咕一句,他在琢磨,这个阵法是谁布置的。

    如果说是因扎吉布置的,可能性应该不大。如果是帕丽斯布置的,肯定是用来抵御强敌的。

    张禹认为,第二种可能性,应该稍微高一点。

    他慢慢地拉动把手,跟着将门给拉开,与此同时,他向后跳了一步,也是担心,房间内有什么杀机。

    房间内很黑,进门是一块小走道,旁边是卫生间,再往里面看,也就能看到一个梳妆台,再什么也没有了。

    房间内的阵法气息,十分的清晰,但是无法确定,到底是什么阵法。

    琢磨片刻,张禹右手亮出金钱剑,右手拽出玉虚绳,他向前走了两步,进门后摸到灯的开关,将灯打开。

    “咔!”

    房间内变得光亮,可在这个位置,还是看不到里面的情况。张禹慢慢向前,当走过卫生间的时间,跟着就看到房间的床上,趴着一个女人。